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8

生命的見證人--我的母親

Image
母親黃洪金蓮女士,臺灣省苗栗縣大山鄉人,生於民國20年6月24日,於民國107年10月9日安息主懷,享壽88。

1971年夏天母親於台北張醫師診所工作,認識張師母張周照子女士,在張師母身上看見不同於一般人的氣質,好奇地問:「張師母妳為什麼跟別人都不一樣?」,張師母回答:「因為我信耶穌,有主的生命,當然跟別人不一樣!」,母親恍然覺悟自己從前拜了多年的偶像,不但沒有給自己任何喜樂,且滿了愁苦。當下跟張師母說:「這個耶穌這麼好,我也要!我也要換一個生命,換一個人生!」,自此母親便開始了她將近五十年的基督徒人生,不曾間斷,不曾離開;張師母不但帶母親得救,且終其一生牧養母親,成為母親最敬重的屬靈母親。

悼孝文

Image
悼孝文
溫哥華的九月六日,我在往小排的途中,於手機訊息中得知孝文弟兄在一場車禍中喪生...震驚、心痛,不捨,各種情緒頓時湧塞胸中,鬱悶不能過去。今年六月與台北一會所聖徒訪問花蓮召會時,孝文弟兄在遊覽車下迎接我們,我下車便上前與他擁抱,二十五年沒有見到他,真心的想要擁抱他,心疼他那麼憔悴,為主盡心;在花蓮喜見他們全家,孝文並告訴我,七月將有溫哥華行,可在溫哥華再相見。七月他攜大女兒參加夏季訓練,回程來訪溫哥華,我便邀他到家中小住兩宿,參加了我們的小排聚會,供應他甫自訓練中得著的豐富。這些記憶仍在腦海中溫存著,才從溫哥華的家門口送他們上機場...不料竟是最後一面,天人永隔...

月靜

Image
友人勸我傷逝之文不宜多寫,一則他人無法理解,二則以免落入黯然舔䑛傷口的鬱悶。其實那麼多年過去了,再深的愛或恨也不免在歲月中被稀釋,即便有感,亦已無傷了。只是人生的聚或散,總有一些不思量自難忘的片斷,好比每每翻到這張照片,便會忍不住停下來,照片中的幾個人都走向世界各角落,走向歲月深處,惟獨月靜被留下,留在當年的清淺單純中...
Image
又有山火了。




雅雅

Image
我的性格算是開朗的,但在人際關係上卻一直很被動,多數都是人家找上門來,便感動了;愛情如此,友情也如此。雅雅便是主動找上我的人之一。
照片有些模糊(因為手機翻拍又截圖),但仍能看到雅雅不同時期的面貌和笑容。她是不容易笑的人,但她喜歡我,什麼事都跟我説。大一同寢室一學期後,便被分派到不同寢室,甚至不在同一棟樓裡,但一有人來告訴我:「雅雅又在鬧情緒,好幾天沒吃東西了!」,我便會放下手邊所有的事,直跑到她的住處。見著了,什麼也不問,只嚷著要她陪我去吃飯,沿路講笑話逗她笑。

小從

Image
01

生平第一次去應徵的工作,是小從介紹的。小從比我高一屆,是雲林來的姑娘,因為畢業要回家鄉,想讓我去頂替她在貿易公司的工作。她不厭其煩地教了我一些貿易的基本概念。

要去見工的前一天卻不知怎地,半夜三更突然大量嘔吐起來,因為睡在上舖,來不及下床,直接自上舖吐到地上,把下舖的人也吵醒了。折騰一夜,天亮後猶豫著要不要去應徵,但不想辜負小從的好意,還是出了門。當時很虛弱,但以為撐一撐能過去,不料公車坐到半途,實在撐不住了,只好提前幾站下車。下車後一個人坐在公車站前的座椅上,挨著垃圾桶又吐了一回...吐完了把自己打理一下,坐上下班公車繼續未完的車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