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07

小說稗類--看張大春突圍

Image
我半生的志業(以及可見的一生的作業)都是小說,看人不把它當成個東西,自然有抗辯不可忍。--張大春

看張大春的《小說稗類》,領教張大春博覽群書、貫會古今的學識,更見其雄辯滔滔的文采,大有辯才無礙的縱橫態勢。談小說,上打古人訛傳輕蔑,下打時人庸俗淺見,左打西方經典立論,右打東方文學官僚。全書讀下來,彷彿看見武功高強的黃飛鴻一邊奮力踩過白蓮教那批盲目無知、有勇無謀的信徒頭上,拆人家的祭壇,毀人家的信仰,一邊左右棍打混淆視聽的滿清惡官,恨不能一掃文學史上多年沉疴的宗教式迷信與積非成是的謬論。

老的時候......

Image
照片中左邊那位老太太和右邊穿藍色衣服的老先生,每天早晨都坐在同一張桌子一起用早餐。兩年下來,一樣的時間,一樣的地點,一樣的早餐。問我怎麼知道,因為兩年來,我都坐在他們隔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