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6
no image

「神州」憶往 /林保淳

9/26/2016 12:09:00 PM 0 comments

前幾日與保淳師道賀生辰,順道提起神州詩社的事,不料保淳師原來曾為詩社成員,與溫瑞安、黃昏星等人亦曾往來。從他的文裡,可以看到當年溫瑞安的飛揚跋扈,其恃才傲物的狂傲,日後不免招忌。 保淳師以為,當年詩社都是年輕人,或許被情治單位一恐嚇,難免說出一些入套的"口供&quo...

2016/09/23
2016/09/19
2016/09/13
2016/08/26
水上人家

水上人家

8/26/2016 09:17:00 PM 0 comments

經過一排水上人家。 若在江南,水鄉有著「雲千重,水千重,身在千重雲水中」的隔世清幽,要不也有「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的閒適...若在威尼斯,則是"人間的狂喜縱情,是義大利的化妝舞會&...

月缺月圓

月缺月圓

8/26/2016 12:40:00 AM 0 comments

2016.08.18 月缺又月圓。 人世也是這樣,總有些不如人意,但也有令人備感幸福的時刻。 這兩天走路,聽著李宗盛的歌《山丘》,回想五年級這一代,也算躬逢其盛。我們小時候還沒有藍或綠...

殉美

殉美

8/26/2016 12:34:00 AM 0 comments

2016.08.13 暮色即是一場殉美的過程。 人生很長,但緣份很短,我們與許多人擦肩而過,但所記得的,無非是那些曾經點撥過我們的人(陳芳明語)。 今天走路時聽了一段演說,陳芳明提到自己...

2016/08/12
2016/07/29
2016/07/28
2016/07/20
婦道人家

婦道人家

7/20/2016 10:35:00 AM 0 comments

出門走路,在戶外站了幾分鐘,空氣非常溫柔,天空有風, 浩繁的雲正在飄過。公園是個小小觀察站,每個人的臉上都 佈滿線索,連在公園裡散步的狗兒都透露牠們的待遇。 喜歡在花樹繁繞下聽見歡笑的人語,公園...

百子蓮

百子蓮

7/20/2016 12:15:00 AM 0 comments

丙申年夏至,家裡的第一朵百子蓮開花了。 一位甫自上海來的女士,聽聞我在溫城已二十一年,便說:妳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了。這話讓我發了一陣呆。 “如是少年都離向遠方,小城依然有節慶嗎?&q...

2016/06/27
2016/06/22
2016/06/10
no image

離別

6/10/2016 11:40:00 PM 4 comments

與朋友聊天,說我可以移民回嘉義當包租婆,事實上,因為當年移民溫哥華的種種憂鬱,我是吃了秤鉈鐵了心,不再移民了。連搬家都不想。魔羯座真的是安土重遷型的,每次的遷移都是艱難的跋山涉水。 大學畢業離開淡水

2016/06/05
二喬

二喬

6/05/2016 10:30:00 PM 7 comments

2016.05.23 《天龍八部》第十二回,段譽與王夫人論茶花那一段實在有趣,王夫人不懂茶花卻遍莊園內種滿茶花,四處重資收購佳品,始終種不好,所以自以為是地抓一些負心漢回來活埋當肥料。她以為...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