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09

Michael Jackson結束了他的危險之旅

Image
You are not alone/Michael Jackson

送兒子上樂理課的途中,聽到電台DJ說:『聽說Michael Jackson病逝,希望是假的,因為我還在等他下個月的演唱會。』

但沒一會兒,就聽到電台的新聞廣播正式宣布Michael Jackson的死訊,震驚,唏噓。

我立刻撥了電話告訴正在上課的Alex,Michael曾經是他的偶像。他在電話裡先是吃驚,後卻哈哈大笑:「他每天早上起來照鏡子都要被自己嚇一跳,不得心臟病才怪!」

沒多久兒子也傳來簡訊,問我知不知Michael Jackson死了? 原來M一得知消息,也立即傳了簡訊給正在上課的他。

在時間的流裡,在人來人往的潮汐裡,那些曾經陪伴成長的音樂與人事物,在記憶中越來越鮮明,他不一定與我們有怎樣的接觸或聯繫,但卻是我們過往人生中,悠悠伴著的背景音樂。背景音樂戛然而止,悵然若失。

一直都覺Michael Jackson是個悲劇人物,我常想像他死命要與與生俱來的五官對抗的那種深層自卑與孤獨,那是多麼啃蝕靈魂而又無可救藥的痛苦。皮相原如草上的花,終須凋謝,無論紅黃粉白,但它一旦被視為生命綻放的唯一形式,卻又因其短暫而更催逼靈魂。


Danger /Michael Jackson

遲到的禮物

Image
中午家裡的門鈴突然作響,正奇怪這時間怎會有人來,Alex拿了一小紙袋上來:「咦,妳的郵件。」,我當場高興地叫了起來,還沒拆開便已猜到是小儀代Lili寄來的禮物。這禮物我整整等了兩個月了。

三月回台,Lili托小儀送我一個小禮物,可惜我沒來得及與小儀她們碰面便已回溫哥華,於是小儀便郵寄過來。沒想到一等等了兩個月。

這其間我一直沒收到任何通知或電話,不敢告訴Lili,只好請小儀去追踪。我拿著小儀給我的追踪碼到郵局詢問,先是說沒有這郵件,後說還沒到,我不死心,自己回家上網查,竟然已經被退回台灣了。


我猶豫著要不要請小儀再寄一次, 心裡很過意不去,但又不願 Lili的心意被辜負,只好厚著臉皮請再麻煩小儀。

就這樣這個「小禮物」短短兩個月坐了兩趟飛機,總算送到我懷裡。

Lili 的手工好細緻,我學過裁縫,懂得看手藝,看得出來Lili 一針一線都不馬虎,是個心細又心穩的人。


既然拍了照,「順便」將一茗學弟送的手機袋也拍上來。這手機袋可能是在風景區買的?想必是原住民的手工藝品。若是一般商品,十字繡加上手工,要花不少錢。

我是在媽媽家收到這個袋子的,看到時也很喜歡,但想不出來要穿什麼衣服搭配。我跟我媽說,為了這個袋子,我得去買套衣服。


P.S/ 漸漸覺得有些時候,「物質」的存在是必要的,那怕是一張照片,一顆石頭,一張紙,一本書,一個袋子,一枚戒指,在年代久遠或某些不確定的時刻,它是溫暖與關心的旗幟,是定心丸,是安慰劑。

今天晚上的心事很少

味道/辛曉琪
詞: 姚謙
曲: 黃國倫

今天晚上的星星很少
不知道它們跑哪去了
赤裸裸的天空 星星多寂寥
我以為傷心 可以很少
我以為我能 過得很好
誰知道一想你 思念苦無藥 無處可逃
想念你的笑 想念你的外套
想念你白色襪子 和你身上的味道
我想念你的吻 和手指淡淡煙草味道
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

今天晚上的心事很少
不知道這樣算好不好
赤裸裸的寂寞 朝著心頭繞

未語的近日

Image
by Henri Matisse
01

朋友告訴我,她決定選擇一條難走的感情道路,因為想探測完全放下自我去愛一遍究竟會有什麼結果。她說:我想,妳能懂。

或許,我不懂。我不懂為什麼要將餘生用來作愛情的祭品,我以為人到中年,對生命各種面相的探索,已不必然要經過愛情。人世的純淨或班駁,不應早在一路的跌宕中看分明了嗎?

或許,我真的懂。女人的愛情一生都在尋找出口,無論是投諸事業、家庭或子女,溯本清源,它都是愛情的轉化與移情。即使是對動物的寵愛,亦有著愛情無怨無悔的延伸與發散。只是,無論它如何潛伏在各種形態裡,最終,它仍須著落在人身上...。

02

看龍應台的《目送》,除了被文章感動,也被龍應台這個「女人」感動。我喜歡她的知性與感性,喜歡她的篤定與內觀,喜歡她的不熱絡也不易破碎....

中年女子該有怎樣的姿容與人生態度?
在人際裡操弄?在愛情裡流離?或只是簡單不彎曲,不斷地叩問與安撫自己的人生?

03

我說, 我也要開始過「墮落」的日子,每天喝茶、跳舞、唱卡拉OK。
Alex 說,妳這是在自廢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