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9

究竟有多能獨處?

Image
Facebook究竟是怎回事還沒搞清楚,對於一再被發放的邀請,尤其是玩各種遊戲,實在完全沒興趣(聽說這是初老的象徵)。倒是前天有位朋友抱怨我的 Facebook 沒有資料,我進去放照片時,被幾個所謂的「心理測驗」給吸引了(聽說,這也是初老的象徵,年紀越大越愛算命),所以這兩天稍一得空就進去作個幾題,當作是消暑娛樂!

我最喜歡的,就是以下這個:「你究竟有多能獨處」,它的說明很貼近我的行事作風。

等妳等到我心痛

Image
01


前些日子我得臥在床上,因為怕多多壓到我(牠平日非要枕在我腿上才能睡覺的),所以那幾天沒讓牠進我們房間。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就成天趴在房門口, 那兒也不去,頗有「等妳等到我心痛」的悲涼狀。

朋友打電話來,笑著問:「聽說妳好寵妳家那隻狗?  」,雖然不知朋友所謂的「好寵」是指什麼程度,但我想,寵愛的當下是不自覺的。有了兒女我才明白女人愛子女的心情,那是愛情的延續與昇華;而有了狗兒子我才知道,人類對寵物的感情之所以那麼深,是因為情感可以放心落定,並且不渝。

02



朋友問我:「溫哥華有沒有夏天?」
有圖為證。
前幾天中午出門辦事,才一轉身,車內溫度高達攝氏40度,開動後回溫,也有36度。坐在車內,像在烤雞一樣。

溫哥華不但有夏天,熱起來也很熱,只是時間不長。太陽下山後,也就涼爽了。只是夏天,太陽要十點才下山...

在夏天的風中看穆勒咖啡館 

Image
這個夏天,我總在清晨醒來。

聽著後院樹林的鳥叫、農場上施肥的直升機螺旋槳轉動,以及身旁狗兒的打呼。

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Image
Image by 高行健

看龍應台的《目送》,最是可喜之處,便是在文章中不斷發現心有戚戚焉的生活經驗或相同的靈光乍閃,如她的自序:【你來看此花時】,篇題一入眼簾,便不禁驚喜,原來她也用了陽明先生的典(我是否能因此自作多情地以為我與龍應台有默契? )

一無所望

Image
01

「我們所關注的事物,無論那是什麼,最終都將歸於無痕」,我原把這句話放在Banner裡,朋友說:「幸好取下來了,有虛無的意味。」,我說,偶而虛無,也是一種放逐。

我們所關注的,無論是喜是悲,是愛是傷,再疼再痛,都會過去。想開了,便不會愛太多,恨太深,傷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