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3

春光脈脈

Image
普魯斯特說『太陽是最富有靈感又多情的詩人』,把美撒落在最平凡簡陋的角落。

蒔花剎那

Image
鄭愁予蒔花時,捧著玉質如羊脂的古玉盆,而我卻捧著輕脆易碎的蛋殼。質地有別,但等待生命根鬚一事,則同懷殷殷之情。新芽自蛋殼中孵出來,圖表了鄭愁予詩中賦予泥土的母性,大地如母,縮影於方寸之間。而我的書房裡,人與書與土與新芽,一同呼吸,寧靜,也熱鬧。

槭樹之花

Image
秋天一樹繽爛的槭樹,在令人心醉神迷的色彩中漸漸老去;而春來時,則於世人渾然不覺中,羞怯地開著小花,無意爭寵,也不虛榮,只安靜地開滿一樹。

最愛

Image
最近楊宗緯一首【最愛】唱到人心肺腑裡去, 有人說這歌早寫二十年,就為了等到今天讓他來唱;也有人說這歌被他一唱,喚醒了靈魂,總之,是沸沸揚揚,火火紅紅。

昨晚臨睡前就播這首【最愛】給Alex聽,他聽了一遍又一遍,連聲說:「這太催淚了!」。沒想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回問他:「你想起誰了啊?」,他還來不及回答,兒子剛好進門,Alex過去牽起兒子的手,語氣十分感性地對他說:「兒子啊,我可不想等到生離死別的時候,才想起來,忘記跟你說我最愛的是你。我現在就要跟你說,我最愛你!」,兒子搞不清什麼狀況,看看我,我以微笑回答他...

好好說再見

Image
今天在傅月庵的臉書上看到他說:『去掃墓。不免想到人間事。總覺得,古早人熟得快,像我的祖父、叔公都是15、6歲就出社會,養家活口;過世時,50歲不到。或許是這樣的吧;古早人平均壽命短,50歲要走完少青中老年,因此早熟了。假設人均壽56好了,除以4,那15歲入青年,29歲中年,42歲真的也就可以感嘆:「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了。』。

再談抄襲

打開閱讀器,看到這篇文章:防止別人抄襲唯一的方法:「速度」,文中所說:『是的,有些人就是天天看其他人在做什麼,他們不斷的轉寄、轉載其他人的東西,加上自己的評語,然後或者按讚或者批評,接下來,就準備「抄」了。所以自己的「to-do list」都是看到別人所引發的想法,有的是直接抄,有的是間接抄,有的是抄到自己都不知道在抄。』,讓我不禁啞然失笑,這成了部落客的共同困擾嗎?

浪漫的晚餐

Image
昨天下午難得與幾位友人去北溫爬山,回程時經過 Five Sails , 被譽為全城最浪漫的餐廳。大家彼此詢問:「進去過沒?」,面面相覷,竟沒人進去過。忘了是誰的主意,選日子不如撞日子,就現在去吧?我一看,大家剛爬完山下來,既無正式服裝,也已略顯疲憊凌亂,「會不會不讓進去?」,友人開玩笑說:「有信用卡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