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5

樹上熟的歐衛矛

Image
前兩天看著歐衛矛鮮豔橙色的果實,的確有股衝動想放進口裡嘗一嘗,但轉念一想:鳥兒沒吃,肯定是有毒的。...

今日一查,果然歐衛矛的果實有毒,含有生物鹼、可可鹼和咖啡因,會引起肝、腎的損壞,甚至導致死亡。

貌似小巧無辜的小果實,毒性不小..



但願人..長久...

Image
回家途中,拍下月光,也拍下沿途的田野、天空、雲朵和河流。

溫柔的月光,不僅僅指出一樁樁往事,更把它們喚回來,重映一般。那些使我們快樂或痛苦的吶喊、聲音和眼淚,像在夢中重溫,有些暗淡、模糊,近在咫尺,又遠在天邊。

歐衛矛

Image
百無聊賴,把門前歐衛矛所結的一串串果實摘了一小串下來,沒有意識地順手,可能想著,好歹也能收集種子吧?

放在桌上,嗯,測試一下相機的光線...兩小時後 ...原來孕在其中的種子,竟一顆顆地脫胎而出。透露純然的生命力,此消彼長的無可如何狀態...

人,也一樣吧?在時間裡,也就老去了。

偶然投影在妳的波心

Image
偶然投影在妳的波心。

傍晚得知,友人的前夫突然逝世了,原來打算復合的,新買的屋,預備了他的房間。我沒打算為這突來的壞消息作出怎樣的傷痛表情,終究,那是不真實的面具...但,對於生命的脆弱與不確定性,仍是出於內心的感到惶恐--沒有預警地撒手而歸,真符了逝者已矣,生者何堪之難境。

人生逆旅,來去由命不由心。真有那麼一天,但願我也能雲淡風清,視作一朵雲,偶然投影,攝下那片刻的永恆,而後,肅然送行...

張愛玲逝世二十週年

Image
原來張愛玲逝世二十週年了,她二十歲的生日不知是怎麼過的,二十年的忌日卻這麼受矚目。

1995年五月,我初到溫哥華,尚在強烈的思鄉情緒中無法撤退,九月便看到張愛玲孤絕離世的消息。這消息蘊涵了又遠又近,清醒又無法言辭的淒楚,當年,竟有一股衝動,想跑到洛杉磯看她一眼--好像這樣,才使甫自台灣移居北美的舉動有了意義。

還記得懷著九個月身孕坐在地板上,細細讀這些報導,一一剪下......泫然欲泣,卻無可如何。




及時斷交

Image
有一回,偶然聽到馬雲對大學生的演講,他說,不要在不喜歡的工作中停留太久,天天罵老婆,卻不離婚,兩相耽誤。朋友也一樣吧?明明對彼此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都不以為然,為什麼還是「朋友 」?是天天挨罵的老婆不肯離婚?還是天天罵人的人怕找不到罵的對象不肯離婚?難怪前不久從外甥那兒連結到一個測驗:與朋友的關係圖,其中,竟有所謂「歹戲拖棚」者...

刪除朋友....
需要快、狠、準的勁道...!!

假日風情

Image
老先生和老太太連跳了好幾曲,真可愛啊!

(影片被壓縮了,糊糊的)

黃昏

Image
00
黃昏,日夜交疊的時刻。
走在黃昏中的人們,緩慢又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