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7

順手牽羊

因為與友人討論到文字抄襲的事,搜尋到朱宥勳這篇《文學抄襲的三種類型》,其中他說到:『維護自己作品的獨立性向來都是創作者驕傲來源之所在,在一篇作品刊出時,我們甚至會跟校刊編輯計較每一個空格、空行、標點的位置;因為我們相信,一篇作品的每一部分,都是「我的」,都是貫徹「我的」意志的創造物』,這話讓我想起,初識忽忽時,她在我的Na3版留言寫了一些話,事後她發覺有個標點符號沒有標對,私訊讓我幫她改了,她不好意思地說自己龜毛。我跟她說:「不會的,標點符號是文章的表情,錯了當然要改。」

所以我能明白朱宥勳說他們『會與校刊編輯計較每一個空格、空行、標點的位置』這話在說什麼。前兩天也才與朋友開玩笑說到:「未經我許可,連標點符號都不許抄襲。」

朱文主要針對文學獎,而文學獎尚且被抄襲事件淹沒,更何況網路上這些沒有什麼價值的文字?以前我說過,部落格的文章是朝生暮死,而臉書也不過就是發文當下博幾個讚而已。文學獎在嚴格審評之下尚且抄襲成風,網路上順手牽羊的事,就更不在話下了。

女主人優雅之必要

01

昨天到友人家作客,兩星期前的邀約,說好是三五個人的家常便飯,變成十五個人的飯局。來的客人有的不認識,有的見過但不相熟識,而女主人在廚房忙成一團,男主人在樓上忙手邊未完的工作,幾個客人相對,有幾分尷尬,男士們便各自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

女主人也不知是沒經驗或是太大意,兩星期前邀約,應該有充足的時間準備,結果客人來了才在和麵,以致沒有足夠時間醒麵;餃子饀也還沒調好,調到一半發現少了蔥,匆匆忙忙衝出去買。

有幫忙撖麵的,有幫忙包餃子的,但是女主人找不到盤子盛裝包好的餃子;餃子煮好了,卻找不到地方放,因為餐桌上擺滿了麵團和待下的餃子;好不容易收拾好,騰出來放菜,客人坐定了,卻沒有碗筷;我跑到廚房找碗筷,從高高的櫃子裡抱出來一落碗,找出來幾雙筷子...還沒坐下就又發現,水餃沒有沾料...

客人開動了,女主人和另一朋友還在廚房忙,送上桌的魚沒熟,又送進微波;沒烤熟的羊肉送回再烤卻又烤老了。餃子因為麵皮沒有時間醒夠,硬梆梆,我瞧見旁邊客人偷偷把饀吃掉,把皮留下。

幸好我還帶了兩道菜去,不然不知往那兒下筷子...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口茶水可喝(雖然飯桌上有紅酒),也沒有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