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03

天長地久

愛情與婚姻並不是一開始就能天長地久,總是經過一些外力的介入,一次又一次地沈澱,抉擇,轉悠;而在光陰的荏苒裡自然而然地存在,加深,牽人心魄

情人與朋友

Image
一位戀愛中的朋友很沮喪地跟我說,她覺她愛的人都不值得她那麼傾心相對。她覺他們都太平凡了。

她說,雖然很聊得來,但並不代表他們令她豐富。

我說,令妳豐富的,那叫朋友,不叫情人。
情人touch妳的情感,朋友才touch妳的大腦。

雖然不知這樣說對不對,不過自己無意中竟說了這麼透徹的話,值得記錄一下。...^^

Image/ by flower --------------------------------------




R:flower2006.3.19
這篇原本沒有很認真要把情人和朋友分開來,主要是想厘清與週遭的人互動到某種程度時,應有的期待與態度。

我之所以那樣回答那位朋友,
是因為我知道有些女學生因為仰慕師長的學識而以為是愛情;
有些讀者因為欣賞作家的才氣而產生愛慕;
女病人因為知名醫師的垂青而以為自己中了頭獎;
這些所謂給予妳『豐富』的人士,也許能得到妳長久的欣賞,卻不該轉化為愛情。

但是至於愛情應該是個什麼樣的姿態,老實說,我也說不清。每個年齡,每個時空下,它都長得不一樣吧? 
R:winderster2006.3.19
所以我挺贊同 Hesse 所論的自我探尋與意志超我,最終提煉自己的良藥,還是自己。不過這絕對是有缺陷的。
朋友與戀人,真的無法兩全嗎?戀人相處的時間太久,越了解對方越與自我相異,最後的依存毫無意義,總是有人期望能在世界的角落找到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
情感可以奉獻大腦可以改變,心永遠是自己的。 
R:flower2006.3.19
每個人都是舉世無雙的,所以永遠找不到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所以深層探究,人都有那麼一點點兒寂寞。....^^ 
R:flower2006.3.18
小少爺...我指的touch her feeling,應該也包括touch her heart。

除了愛情,誰能讓妳無端歡喜無端憂呢?
令妳豐富的人滿足求知慾,卻滿足不了等愛的心。

又能豐富生活,又能牽動感情的人,太受歡迎,不會只屬於妳....^^ 
R:flower2006.3.18
Snoopy ...昨天有朋友跟我說,蘊釀幾年仍在心中的是感覺,不是感情;感覺經不起現實考驗,譬如對方變老了,變胖了,變禿了。所以會幻滅。 
R:winderster2006.3.17那誰touch她的心呢?

R: Snoopy2006.3.17哦! 我一直以為,
情人是既要豐富我們的生活,
又能牽動我們的情…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是鄭愁予的詩集。作網頁之初腦海裡一閃而過,就以此作網頁名稱吧。

詩人的詩本身,彷彿不如這幾個字來得令人回味,像是一幅畫擺在我們面前。

有朋友問我,寂寞的人可以作很多事呀。但有什麼事比看花更具詩意?後來有許多人以此為題,也寫了不少詩,我不敢論好壞,只是可以想像這樣幾個字,道盡文人人格裡的簡單與恬淡。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花坐著看人的寂寞...

網路夢已遠

無意中在Google搜尋裡,找到從前我所在聊天室的留言版,驚喜萬分,一直以為已經消失了。

我花了一個夜晚一個早晨的時間,把一年半的所有留言,一篇一篇地細細讀過。再也沒看過那麼精采的留言版了,再也沒有在同一時間裡遇著那麼多精采的人了。往 事一幕幕地在腦海裡播放出來:白天的聊天室,大廳裡太太小姐們談名牌談孩子談工作...夜裡的聊天室談詩詞談古今...男人們談談政治..女人們談談家 庭...那麼平常的事...卻在當時叫許多人留連忘返。

在留言版上看到許多人的詩詞文章,不論好壞,我都感受到款款的深情。或是相戀的歡欣,或是失戀的痛楚,每一則留言都打動人的肺胕。我相信每一個留言者在當時的情境裡,其情均為真。

當然也看到了後來的紊亂,男人之間爭名,女人之間爭寵,人性脆弱的一面在網路聊天室裡的短兵相接更顯得不堪一擊。

於是,它在一年多以前便消失了。其間雖然有不少人想要死灰復燃,卻始終使不上力。聊天室的精采不在個人,而在團體。沒有了當時的人,它就不是它了。即便掛上同名的招牌,也完全失去了原味。

我知道有人不喜歡回憶過往的,總覺未來才具有不可知的發展性。但我是個被"過往"醃製的人,我讀的書,始終都是前人的"過往"。別說是古人的書籍或歷史或聖經,即便是今日的新聞,出現在報紙或電視台時,它都是過往。我的每一個細胞都透著古老的酸腐味。

過往,一如去年的春天,溫煦的微風,璀爛的花朵,都只在夢中飄香...
春風喚不回..但我知道..它來過!

小車禍

在超市被一輛正在倒車的貨車攔腰撞上。腦袋裡的一切,像書架上的書,原本排得整整齊齊,一下子被撞得七零八落,散成一堆。重新撿起來,重新審視自己,重新體會自己的生命狀態。

無論我作什麼,有意或無意,我總以為有用不完的明天;我知道要珍惜當下,但每一個當下我總冀望有延續;我知道生命無常,但我總以為我會白髮蒼蒼,因吃 紅肉過多而生病死去;我知道人生苦短,但在每一個遭遇裡我卻不能踩踏得淡然自如。於是生命的態度變得很搖擺,不夠篤定又不夠瀟灑。

一次小車禍,無法使我對人生作結論,因為我不知道前面的路還有什麼遭遇等著我,我又會因而有怎樣的轉化。不過一些小插曲,總給寂寞的生命加上了別樣的雲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