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3

向陽花木早逢春
抒情功能的機器人

我曾因對網路一些人事的極度失望而把自己關起來...
我常笑說,這個網站是我的冷宮,我把自己打入冷宮。
『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淺醉閒眠。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這兩句詞,幾乎是我這兩年來的心境和寫照。

偏見

前兩天在網路上閒逛,看到有人抨擊龍應台。抨擊的主要點,均繞著她住在德國,她是外省籍人士。看完心裡很不舒服。

我生氣有些人對知識份子的不尊重;生氣有些人對海外人士的特殊心態;生氣有些人把自身文化築成一道溝渠,而不是容納百川的江河;生氣有些人硬要把文化 定位在所謂的本土上,硬要把意識型態粗糙地分為統或獨。並且以如此狹隘的觀點來批判來定奪一個文化人的文化素質和成就,真是令人氣結。

如果沒有明天--SARS

剛剛看完新聞,看到台灣SARS的報導,心情很沈重。

好好一個人,好好一個家庭,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天人相隔。 被隔離的感覺是什麼?在那十天裡能作什麼?能想什麼?
如果知道生命只剩十天,知道最後的日子只能在一個小房間裡度過,我會作什麼?也許會要求一部有寬頻網絡的電腦吧? 好好發幾封mail給親人..給朋友..

從前該愛沒有好好愛的..寫信告訴他遺憾之情..
從前一直恨著不能平的..寫信告訴他不再有恨..
想念許久卻一直沒有聯絡的朋友..寫信告訴他長久的牽掛..
總在身邊嘮嘮叨叨被嫌煩的..寫信告訴他感激之情......

幾封信能不能還了今生所欠的所有恩情?
十天夠不夠時間跟所有朋友告別?
十天夠不夠長久再向周遭的人表關懷,表情意?
夠不夠長久處理所有該作而未作的事?

如果沒有明天.......會如何?

想念的季節

這兩天收到幾位老朋友的信..
因為有一些時日沒有聯絡了,來信問候及表達思念之情。看來想念真的是有季節性,想念的季節,大家不約而同想到”花”了。

收到老朋友的信,我總是不知如何回覆。魚雁往返本是傳達思念之情最佳途徑,但面對故友...我躊躇著..

有些過往,不願觸及,不是不思念,而是不願回首。剛從伊莉沙白皇后公園回來,今日難得的陽光。

辛夷(木蘭花)及單瓣的櫻花已落英繽紛。春日的花落,不給人衰敗的淒涼,反倒隱隱然透著化作春泥的愛意及回歸自然的飄逸。

思念正如春日的落英,不必喧鬧,不必熱淚滾滾;只是靜靜飄落,散入風中。
靜靜聽風的聲音吧,也許有故人捎來的口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