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陽花木早逢春
抒情功能的機器人

我曾因對網路一些人事的極度失望而把自己關起來...
我常笑說,這個網站是我的冷宮,我把自己打入冷宮。
『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淺醉閒眠。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這兩句詞,幾乎是我這兩年來的心境和寫照。
但最近..因為這些新朋友...又開始嗅到"健康"的味道 ...我喜歡"陽光"的感覺,我怕陰沈,怕詭譎難明;的氣象..

幸好..斑駁的生命猶有一面向陽的牆..
窗外的陽光,正慢慢向我這冷宮透進一絲絲暖和...
花..以向陽的姿態挺立...

Comments

  1. 連續看到兩篇舊文,都是心情低落的花花,跟現在差好多。感覺上花花一直是向陽、開朗、沒什麼事情能挫折的。

    ReplyDelete
  2. 其實...「花花」是一個機器人,體內安裝不同程式,主程式是向陽、開朗、沒什麼事情能挫折的,但也外掛了一些小程式,悲觀的、自溺的、偶而想不開的 。這些外掛程式時不時會自動啟動,以增加抒情效果。......^^

    (參考文章:你在跟誰聊天/潘震澤)

    ReplyDelete
  3. 啊﹗沒想到這樣的話題﹐‘會聊天的機器人’﹐居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如今電腦程式透過機械化的操作﹐已能輕易擊敗棋王﹐搜尋各式資料﹐比世界上任何人要快。但是它能否像人腦一樣有意識地思考呢﹖

    應該是在二十二年前 (1989)﹐IBM 公司內部網路的討論室﹐有兩個辯論的主題就是針對如人腦一般會思考的機器人。一個題目是這樣的機器人可行性﹐另個題目是這樣的機器人該不該做。

    雖然和自己本身的工作沒有關聯﹐因為個人的興趣﹐我全程參與當時的大辯論﹐前後時間大約超過一年之久。當時參與辯論的大部份是公司裡的科學家﹐工程師﹐和人工智慧的程式設計師。

    絕大部份參與辯論的人相信科技日新月益﹐做出這樣的機器人是遲早的事。持不同意見的人﹐則大多基於宗教的理念﹐相信上帝特別給了人類靈魂。

    當時只有我一個人﹐既不相信人有體外靈魂﹐卻依然認為做出真正有思考意識的機器人是不可能的事﹐受雙方兩路人馬的圍攻夾擊。

    我不覺得那場辯論改變了任何人的想法﹐不過時間最後終將證明誰對誰錯。幾百年以後的人們﹐回頭再細讀那些辯論文字﹐定會覺得有趣。

    呵呵﹗花花有抒情效果的外掛程式。

    ReplyDelete
  4. "斑駁的生命猶有一面向陽的牆"
    原來寫在2010年烏鎮的句子,是從這裡化來啊
    http://teajack.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html
    "枯死的藤蔓猶頑抗地縛住斑駁的舊牆"
    我才不及花,乃後七年之久!

    "其實花花是一個機器人"
    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有這樣的疑惑!

    ReplyDelete
  5. Jack,你倒是說說,為什麼會有這種疑惑?...我到底那兒”機器”了??

    讀你那句
    "枯死的藤蔓猶頑抗地縛住斑駁的舊牆"
    就懷疑你是從我這兒偷渡的...^^

    ReplyDelete
  6. 原來光年兄辯起論來「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看來談殉情那篇,是手下留了情。...^^

    flower 這個ID在過去幾年,數度被懷疑是機器人,甚至有朋友以為,flower只是一個代稱,背後有數人在遙控。您看連我學弟到現在還有這種疑惑..我也沒明白到底為什麼。

    要作出完全能思考的機器人是不容易,但只要作到七、八成,甚至五、六成,恐怕就足以以假亂真,有得熱鬧了。潘老師文中舉出的例子,居然有心理學家受騙,與虛擬的女子通信通了四個月...哈哈,這實在有趣,不知道這能不能要求賠償,畢竟感情受欺...

    ReplyDelete
  7. 妳還真有創意,機器人,虧妳想得出來!

    ReplyDelete
  8. 花花如果真是機器人,要賠償的可多了!

    ReplyDelete
  9. Hee Hee!其實靈感來自於文字迷大哥的那句:「沒有什麼事情能挫折」,除了機器人,還有誰能夠「沒有什麼事情能挫折」?

    別啦,別叫我賠償,我把程式改改就是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