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07

生活哲學

Image
有人說,年過35還言必稱馬克思的,是不懂生活的人。
看了不禁汗顏,自己老犯這毛病啊。
就像有人一談起品味,就拿著「名牌」招搖,只識得形式,未體會其內涵;言必稱「馬克思」、「張愛玲」等等,不正像吊個書袋的書呆子,書本裡的思想脈絡只留在腦中,回到生活裡卻仍舊糊塗嗎?


無盡的閱讀

看到余秋雨的這段小文:

在書籍稀少,又缺乏流通機制、借閱機制和購銷機制的時代,很多書生為了讀一本書常常在雪天步行幾十公里去輕叩某個據說藏有該書的家庭的門,而開門的結果很 可能是婉拒。不要責怪那個藏書人家,他們完全無法驗證來人的身份。極少數的書生找到了某個認識藏書人家的長者,帶著一封書信前去,有可能捧回一部分,但借 閱的時間又限制得很死,書生一到家就立即鋪紙抄寫,廢寢忘食,終於抄成,然後又立即啟程去還書,因幾天的無眠而腳步蹣跚,常常摔倒在雪地上,甚至捧著那部分書活活凍死。


誰比較值錢

Image
一位男性朋友在一起吃飯的場合,當著幾位女性朋友面前說:『男人越老越值錢,女人老了不值錢。』,很久沒聽到這種渾話了,乍聽之下,有些錯愕。細想才發覺,這種觀念和想法似乎普遍存在很多"男人"的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