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7

貼心的兒子

帶兒子買外套,在男裝部層層疊疊的衣服裡,尋找色彩和尺寸。
兒子試穿時,又回頭幫Alex也找兩件。

兒子問:「Mom, 妳怎麼不看一下自己的?」
「哦,沒什麼要買。」(我真的忘了看一下女裝部,雖然就只在回頭之間)
「看看沒關係啦!」
「算了,沒什麼時間,還要你等!」
「沒關係啦,我會等妳的!」

於是挽著兒子手臂,移步過去轉了一圈,什麼也沒買,心裡卻滿滿的,足足的......。

從時間裡找答案

Image
前兩天朋友說,在網路新聞裡看到一位華人太太被先生活活打死,朋友問:神為什麼沒有救她?

我無言......

神也沒有救保羅,救彼得......心裡如是想。

網站移植?

Na3網站一直受攪擾,不是駭客入侵就是不明IP掃描,想來我的確該放棄了。

所有建立Na3的朋友們都能理解我的依依不捨,放下那些所謂功能強大的外在形式,其本質是它呈現一群學習網頁建構者的心血,其中過程、苦樂、甚至人性的幽微,就在那幾個語法、幾個表格、幾個程式裡,閃閃忽忽地被看見。那成果,遠在一頁一頁的文字之外。

女兒的捉狹

Image
兒子女兒小的時候,最嚴重的處罰便是被罰站在一個小範圍,通常我會用手隨便比劃一個圈圈,告訴他不能超過某條界線。

這招對兒子很管用,每回被罰,他總在小圈圈裡含淚飲泣,動也不敢動一下,就算大人不在,他也不敢超出界線,直到獲得允許。

秋色

Image
溫哥華的秋從來不帶肅殺,連蕭瑟的況味也甚稀薄,偶而透著一派閒情,自顧自地寂寞著。

穿耳洞

Image
女兒要過生日了,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可不可以穿耳洞?
說到穿耳洞這事,別看只是幾秒鐘,打一個小小的洞而已,它其實糾結了東西方衝突、裝載華人幾代的傳承。

在外婆的年代,女孩兒當然要穿耳洞、戴耳環,因為那是「好命」的象徵。
外婆說:「只有丫環才不穿耳洞。」所以媽媽及她的姐妹我的阿姨們年紀小小就全穿了耳洞,戴了耳環。時至今日,好不好命,與同年齡的台灣歐巴桑相較起來,似乎不分軒輊。(大家都有耳洞嘛!)

王佳芝與龐德女郎--【色‧戒】迷思

Image
朋友問我張愛玲寫作【色‧戒】時的心境會是什麼?

當李安的【色戒】以舖天蓋地之姿席捲整個華人文壇與影壇(甚至包括台灣政壇)時,這個問題的背後,似乎就是一條幽暗深邃的曲徑,不容直直見到光亮。那些顯而易見的答案一瞬間均變為透明,不被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