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







溫哥華的秋從來不帶肅殺,連蕭瑟的況味也甚稀薄,偶而透著一派閒情,自顧自地寂寞著。

沙爾•波德萊爾(Charles Baudelaire)在《巴黎的憂鬱》裡有一篇短文,寫道有一天無意間
走到一個景色極佳的地方,『心靈產生奇特的感覺,思想也同這景色一樣飄飛了起來;此時此 刻,肉麻的愛情,低級的仇恨,一切庸俗的情感,就像我腳下山谷中的雲霧一樣,離我遠遠地 飄開了.....我甚至開始覺得,報紙上所說的人生美好的話不再那麼可笑了。』

美好的景色的確令人忘憂,雖然絕美的景往往令人泫然欲泣,但溫哥華的美不夠絕,恰恰足夠 拂去心中的塵埃,卻不碰觸人的靈魂深處。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