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09

我是如此耽於回家的路上

Image
01

早在一個多月前訂下機票,我的心便已踏上歸程。
溫哥華飛往台北的飛行時間,於我,從來不以哩程計,而以逐日裝載的歸心重量計,以逐日近鄉的情怯濃厚計。

頭未梳成不許看--關於《小團圓》的出版

Image
近來在張迷間的盛事,應該就是張愛玲最後遺作《小團圓》的正式面世。無論宋以朗與皇冠如何合理化這種「強盜」行為,我仍因他們的商業動機而感到憤怒。或許張愛玲的確想要完成這樣一本書,但以她愛惜羽毛到不肯多寫一句的性情,「頭未梳成不許看」絕對是她永遠的堅持。

十五少年時

兒子成績一直在進步,數學、英文、科學、中文幾個主科都拿到A;正值青春期,卻沒有青春期的叛逆,常常貼心到令我感動。雖然不是出色的孩子,但我很是心滿意足。

昨晚在朋友家作客,才進到人家家,兒子便打來電話,告知他正離開一起作Project的同學家,往公車站牌的路上,要我不用去接他,他自己搭公車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