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9

悲傷,也要有資格

昨晚在MSN,一位甚少交談的朋友突然喊我,沒有寒喧或拐彎抺角,一開口便幽幽地說:「花花姐,人生真是有很多不順心的事。」,我心裡正倚老賣老地想,年輕人的不順心只是一些輕愁吧?不料,他接著說了一些家庭景況帶給他的尷尬與諸多牽絆。當下,我突然覺得自己近日的沮喪與感傷是如此微不足道,強說愁的原來是自以為成熟的我,而不是我眼中涉世未深的他。

2008 年全世界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Image
2008年全世界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第一名是:蘇黎世



01

2008年全世界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票選結果,溫哥華掉到第四名(曾經連續五年與蘇黎世並列第一),我猜是因為近年來溫哥華大興土木,又是捷運又是豪宅,到處都是進行中的工程,既影響空氣,也影響交通與市容。不過全北美,也只有溫哥華進入前十名,很高興了,只離天堂幾個路口而已!(以前名列第一時,朋友們都開玩笑:原來我們住在天堂裡!)

蹺家

01

兒子的好友M離家出走已經五天,五天裡輪流在幾個好友家過夜,白天仍然到學校上學。昨天在Mall遇見他,我笑著問他:「什麼時候回家?」,他靦覥地說:「今天。」。這孩子前不久才因在學校旅遊時,拿大麻出來給同學看,被學校勒令十天不能上學。這次翹家,因為在幾個同學家過夜,消息也不徑而走。幾位家長紛紛走告,不要讓孩子跟他走的太近。

兒子跟我說,M對我印象好,因為我沒有阻止他們往來,也沒有給他臉色。

君子之交如平安長年燈

Image
有朋友看了我的【美麗失敗者與黃蝴蝶】,指著我最後那句話:『原來,一個不經意,我可能就是「不知為什麼,一個忽飛還」的那一個...』說:「是啊是啊,妳就是這樣的人!」,好像是看到我的呈堂證供,迫不及待在一旁宣判一樣。

唉,想必又被認為是冷漠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