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交如平安長年燈

有朋友看了我的【美麗失敗者與黃蝴蝶】,指著我最後那句話:『原來,一個不經意,我可能就是「不知為什麼,一個忽飛還」的那一個...』說:「是啊是啊,妳就是這樣的人!」,好像是看到我的呈堂證供,迫不及待在一旁宣判一樣。

唉,想必又被認為是冷漠的人吧?

風痕影寫了一篇【平安長年燈】,用平安長年燈來形容MSN上長年的友誼,我覺實在貼切不過。無論我的網齡或實際年齡,都早已過了透過網路尋找新友情的熱乎,也不太願意花太多時間在一來一往的無謂問候上。倒是越來越享受老朋友偶而傳來的離線訊息,報告一下近況,述說旅途沿路風光,或是事業的得志不得志,心情的高高低低。

網路情誼的維繫,不單仰賴一根寬頻線,也仰賴彼此對存在的信任。有些朋友也許很久沒有交談,但看他在狀態上始終掛著「忙碌」,我便能猜測除了事忙、心忙外,也是「閒人勿擾」的大聲宣告。而24小時都掛在線上,既不離開,也不離線的,我會自動解讀為那是一個等待的符號,惟恐一個錯身便失去,於是夜以繼日地等待。還有些朋友的暱稱或說明,掛著長長的字句,像是一條布幅,或是不熄燈的招牌,宣傳著自己,或自己的什麼。

我總是靜靜看著這些朋友,他們的名字就像打印在我的電腦螢幕上一樣,存在得那麼理所當然,那麼安閒適所。而我,很久不打擾他們了,我知道在我們彼此需要幫助時,我們都能找到對方,這樣就夠了。

因為君子如水,反被以為冷漠嗎?
平安長年燈不需強光,只需長點燃!如網路流傳語所言:





MSN很有廟裡面平安長年燈的感覺。
就算很久沒和朋友聊天,
三天兩頭看著他的燈亮著,
知道他也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努力生活著,那就夠了!

Comments

  1. 還有一種漏了!

    沈潛於網海深處,時而似飛魚忽現於海面,久不現身,卻以其"諾稱訊息"的背鰭隨波翻騰,或令人戰戰兢兢,或令人磨槍霍霍。

    ReplyDelete
  2. 現實生活裡的朋友亦然。
    有對我最要好的朋友,聽說她們關係漸漸冷卻,各自上了大學有自己的朋友圈,少聯絡了。同我更是鮮少,連 MSN 都不會,但這才是我認為的最要好的朋友:不管多遠、不管多久沒聯絡,知道在世界另一端有人支持你、愛你,那就夠了,友誼不會或不該,只因為一段時間或距離的隔閡而變質風化,友誼是,在三五年後的重逢,還是覺得如此互相了解,如此愛對方。

    而其餘的,不管多近,一天通多少小時的電話,還是什麼都不是,對任何對方的訊息,總是在第一秒顯得驚訝而第二秒遺忘。

    我有種感覺,覺得漸漸的,人們也不再真正信任網路的訊息流動了,有種在時代巨流裡試圖偽裝自己的敷衍。
    或者只因,我不再努力去理解、嘗試那些新玩意兒...。

    ReplyDelete
  3. 現實生活裡的朋友自然又是另一番風情,可以像一罈陳酒,無論封存多久,一打開仍醇香四溢。最有趣的是,無論隔了多少年,再相遇時時光都像倒流,定格在當初。直到現在我遇到大學好友,大家似乎自動恢復當年的說話語氣和習慣動作...然後暢笑地說:「啊!妳都沒變!」。

    網路情誼則脆弱許多,因為少了諸多表情。
    小少爺說的,的確是有些網齡的網民們的心情,不再真正信任網路訊息,對於虛的情、假的意嗅覺更敏銳,對於越來越單薄的新玩意,也是意興闌珊。

    不過在網上這許多年下來,我也的確獲得誠懇的友情,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友情都使我不再只是從前的我,值得珍惜。 

    ReplyDelete
  4. Jack,你在說我嗎? ...令人戰戰兢兢,或令人磨槍霍霍??

    你對別人的暱稱狀態有那麼大反應,可見你很在意對方情緒。

    ReplyDelete
  5. 星辰,謝謝妳總是稱讚加鼓勵,我也很enjoy妳的到訪!!

    ReplyDelete
  6. MSN已經是很平常的聯絡工具,只因沒有聲音和影像,只好從文字去猜測表情及心情。只是過度操弄,會讓人有辭溢於情的虛假感。

    借用在噗浪與Jack的一段對話來說明:

    teajack: 如果為一件事物定調,就會看到它的變調,如果不想接受變調,那最好是不要給它定調...暫不思考什麼是噗吧!

    flower: 我想,人的性情才能決定「物」的調,什麼樣的人噗出什麼樣的調.... :-)

    無論什麼工具,「人」才能決定它的主要情調。

    ReplyDelete
  7. 是的,事物因人而生,微型部落格、碎碎念概念,也是從人而來,也將因人而變。(我後來終於了解 Twitter 或 plurk 的意義在哪,就是碎碎念。但知道這個核心元素,更讓我惆悵幾分,不免嘆了口氣)

    其實我並不覺得 MSN 容易被操弄成虛情假意,當然每個人的 msn list 都是個案,無法從而比較。
    一方面在文字上,人們是直接透過心透過腦去跟另一顆心另一顆腦溝通,在缺乏眉目口氣與世俗制約的情況下,交談的下一步,其實是有許多可能的。況且在文字裡使用的語言,往往跟口語裡的不盡相同,妙筆生花,拙筆怎麼辦?

    但事實是,我們都需要勇氣,去刪除、無視、封鎖那些自己不喜歡、虛假不實的網路流浪漢,我們沒有必要敞開大門收留他們,沒有必要這麼大愛。

    被說偽善抑或冷漠,又如何?這還由得別人指點嗎?

    ReplyDelete
  8. 說得好,的確是需要「勇氣」才能去刪除或封鎖某些人,這事我花了十年才學會!...^^

    不過對網路流浪漢我就沒那麼優柔寡斷了,會直接送進冷凍庫。一方面沒有大愛,二方面沒有時間。

    最喜歡你最後一句話,酷到不行!哈哈!

    ReplyDelete
  9. 我思考的是:
    我們都已在這條江浪之中,無論我們刪除,封鎖,抵制,也不過都是變動的江浪中的幾波浪花。即便我們自己急流湧退了,那又何嚐不是江浪的潮起潮落而已。是以,人在江湖,並不是人沒得選擇,沒有意志,身不由己,而是,人"已在"江湖,是江湖鉗制,界定了你!

    ReplyDelete
  10. 我心裡將堅持不使用或反對網路的人,視為清末那些反對建設鐵路的人。當某種工具已成時代必須且無可取代時,個人的堅持有時只是愚蠢的力量。

    已在江湖,進退起落未必是隨波逐流。
    好比你不會因為坐上火車、捷運、或飛機,便不知自己要去那裡,對不?

    江湖或許界定了時代的範圍,卻未必鉗制個人翻騰的方向。


    (學弟,下回打字請用全型標點符號,謝謝...^^)

    ReplyDelete
  11. 花花,好久沒來你這探望,從Montreal搬來多倫多,接著又回台灣一陣子,心情浮沉..或許像你說的,有時人就是說不上來為什麼地想獨處一陣子,包括身體,包括心裡...!看到你寫的這篇文,心裡又起了想跟你擁抱的念頭..,看來我們不僅對許多事物都有共鳴,就連對友情的期許與看待..都那麼相似..:)

    ReplyDelete
  12. Lin, 都好嗎? 前些時有在妳版上看到妳去紐約及搬到多倫多的消息,看妳後續沒有更新,想必因環境轉換而忙裡忙外著?十月中也許會到多倫多去玩,想踩著滿地楓枼裡,體驗一下走在明信片裡的滋味...^^

    ReplyDelete
  13. 花花,我最近心緒很亂,常想靜下來寫些什麼,思路卻總斷斷續續,搬到多倫多又回台灣一個多月,最近有可能會搬往溫哥華,說來話長..或許等我自己安定下來了,再多跟你聯繫..近來的紛亂真是萬語千言...望你一切都好..take care!

    ReplyDelete
  14. 你十月中會來多倫多嗎? 那時我不知道還在不在這裡....總想見見你..但我可能十月份又會很忙..因為如無意外的話..我可能十一月中後會搬到溫哥華了..這段時間好多瑣碎雜事..也不敢說要跟你相約..怕到時我自己一團亂..或許到溫哥華時再約你見見面..

    ReplyDelete
  15. 十月中的事有變化,原本想趁感恩節假期到東岸走走,偏巧這兒有個婚禮一定得參加,時間正卡在假期的中間,所以是走不開了。

    妳真要搬來溫哥華?十一月中以後可能很冷了,不過應該會比多倫多好些。歡迎妳來啊,來了我請妳飲茶!...^^

    ReplyDelete
  16. 不知道現在花花MSN上的朋友還在聯絡嗎?^_^

    ReplyDelete
  17. 星辰,在網上這麼多年,朋友一直都是同一批:網站上的,MSN的,短暫停留過的噗浪,和現在的臉書.所以現在雖然沒有開MSN,沒有上噗浪,但大家也還在臉書,都看得到對方的近況。...^^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