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9

設宴千里 ,終須一別--忽忽莎兒,一路好走

Image
image by flower
莎兒,我就送妳到這兒了... 再過幾小時就是台灣的新年,我不能再讓所有朋友陪著我哀傷。妳是知道的,我總是在意很多人...

我與忽忽

Image
這是莎兒在中時部落格寫給我的文,現在讀到『我倆一定是上輩子的「好友」做不過癮,這輩子再來續緣』更心痛。會不會我們根本就緣定三生,註定來生再續?

親愛的花兒

flower,我喜歡用花兒稱呼她,是我這幾年在網路上交到的知心好友,她的文章清秀淡雅,偶爾也畫畫,上面那張就是她幫我小說〈分手〉畫的粉彩插畫,我沒告訴她我要貼出來,因為她一定會害羞。

所以,睡吧!- 悼忽忽

Image
莎兒走了,帶著眾人的愛與祈福走了。

一如老原所說,打從聽到忽忽的意外,我便以一種她已離去的心情哀傷著。而我所等候的,也不過就是這最後的死訊。

收到死訊後,我反倒止了眼淚。桑塔耶納說:『我們忙著為病入膏盲的病人開處方,卻不知病人但求一死。』。以莎兒的性格,她不會容忍上天讓她沒有靈魂只有軀瞉地躺在冰冷的療養院或收容所或任何類似的空間裡,漸漸被人遺忘,成為家人的拖累。她會寧願帶著眾人的愛與祈福縮回到自身,縮回到誕生我們的種子裡,像冬眠一樣,或許在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在某個春天,悄然甦醒。也或許以另一種形式回到我們身邊,如花香。靈魂惟在生命結束時,才得到全然的解放,所以,睡吧,忽忽,我為妳這樣離去感謝我的神。 

我的朋友忽忽 昏迷不醒 請為她祈禱

Image
我們的朋友 忽忽

昨天冬至晚上被一摩托車騎士撞倒
被送去馬階醫院現場在加護病房
腦出血嚴重 昏迷指數3
醫生說即使清醒也成植物人

舊影片 新祝福-祝大家聖誕及新年快樂

這是2004年冬天作的影片,特地找出來重新獻給所有新的、舊的朋友。
祝大家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詩詞習作

把散在各篇的習作收集起來。
這輩子除了在學校交作業外,大概就這陣子寫最多詩詞了。

眾裡尋他千百度

近來家裡在忙著換沙發。話說「最近」,其實早在心裡忙好一陣了。


我家沙發是我們移民前從台灣帶過來的,雖算不上特別高級或特別有款式,但十多年下來,質感卻是一直都存在,而且從來也沒覺看膩,算是禁得起歲月考驗的。只是去年家裡多了狗兒子,牠硬是將我的寶貝沙發扯爛了一角,而且肆無忌憚地在其上來來去去,終究被牠弄得有些不成「椅型」。

題外話

現在越來越難寫文了,即便對著自己也吞吞吐吐。所以一篇文常常寫好幾遍,寫好久。張愛玲稱此為精神上的便秘,真是傳神。

詩詞

有朋友建議我專開一題寫詩詞, 一方面可以收錄在一起,便於閱讀,一方面也不會干擾其他朋友的留言,把人嚇跑。....^^

以後有興趣寫詩詞的朋友,就貼在這一題吧,如果是根據我的發文而寫的,可以在題目裡註明,我想,這樣應該會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