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睡吧!- 悼忽忽


莎兒走了,帶著眾人的愛與祈福走了。

一如老原所說,打從聽到忽忽的意外,我便以一種她已離去的心情哀傷著。而我所等候的,也不過就是這最後的死訊。

收到死訊後,我反倒止了眼淚。桑塔耶納說:『我們忙著為病入膏盲的病人開處方,卻不知病人但求一死。』。以莎兒的性格,她不會容忍上天讓她沒有靈魂只有軀瞉地躺在冰冷的療養院或收容所或任何類似的空間裡,漸漸被人遺忘,成為家人的拖累。她會寧願帶著眾人的愛與祈福縮回到自身,縮回到誕生我們的種子裡,像冬眠一樣,或許在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在某個春天,悄然甦醒。也或許以另一種形式回到我們身邊,如花香。靈魂惟在生命結束時,才得到全然的解放,所以,睡吧,忽忽,我為妳這樣離去感謝我的神。 

我認識忽忽大約是在五、六年前,我認識她時,她便告訴我,她已經五、六年沒有收入了。除卻去年開始作宅配這一年以來,她將近有十年時間是沒有固定收入的。她的生活一直很清苦,物質如此,愛情也是。雖然她號稱(愛情的)百戰公主,但曾經很感傷地告訴我,她這輩子從來沒有真正遇到兩情相悅的人。總是在愛情的路上陰錯陽差,不是這廂愛多了,就是那廂愛少了。而尋常的人際關係裡,她也飽嘗人情似紙的滄涼,曾因遭遇朋友很深的傷害,黯然失落許久。

這便是我當時認識的忽忽,一個困頓、失愛、卻又一直勇往直前的女子(雖然常常撞得頭破血流),她的人生像是某種作品,提供了像我這樣一個生活在常規裡的人,另一番閱歷與觀看生命的角度。

只是我對她,一直有著說不出來的心疼。雖然她比我大上幾歲,也見多識廣,對待朋友永遠像個鐵姐妹,套用老原的話,就是包山包海型的。但我知悉她的處境,深深明白她的虛弱,甚至明白她有時過度防衛的虛張聲勢,所以除了暗暗心疼外,也常想法子要幫她。她對於我的關心,總像個小女孩似地受寵若驚,全然感受並感激著。

每當她生活有些好轉,有些新的收入或新的愛情,她就迫不及待地與我分享。中間有好多次是空歡喜的。工作、愛情屢屢開了頭卻沒下文,她總是認真地期待,又認真地失落。我不敢說在這些過程裡我是唯一陪伴她的人,但我知道,因為我遠在天邊,隔空的傾吐有時是可以不設防的。

正因陪同她走過那麼長的跌跌撞撞,對她這一兩年來漸漸有起色的生活甚感欣慰。怎料正當這一切美好才踏上起步時,竟被一場車禍衝撞成腦死,衝撞成沒有結果的殘局?或許真該扼腕與唏噓,怎樣多舛的人生?但想起潘朵拉的盒子,所有災難、不幸盡都釋出後,只留下驚惶失措的「希望」,如果,我的莎兒,今生的劫已全被釋出,那麼,所有未竟之事的「希望」,就讓它留在她的盒子裡吧。

出事當晚,她已來夢中與我告別。夢中的她,正如照片那樣瀟灑,只是添了溫柔。

除了萬般不捨,再說不出什麼,僅以周公夢蝶的詩送她一程:

所以,睡吧,一笑而得其所哉的睡吧!
有花香綴滿妳走過的崎嶇的路
妳的路,雖為自己所走
卻不為自己而有。雖然
有江河處就有妳的波濤
而一顆星的明滅同於妳的喜戚

所以,睡吧,一笑而得其所哉的睡吧! 

醒來時或劫已千變了!
不為自己而有甚至不為自己而走
天可墜日可冷月可冥
無邊的草色將不斷綠著濕著你的
更行更遠還生的笛子


忽忽的部落格:忽忽亂彈


其他友人相關文章:

關於忽忽的,並不美麗的悼文 by 袁瓊瓊
忽忽大睡 by 楊索
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時 by 輕五
故人零落不勝哀 by 輕五 (週年)
忽忽走了 by 愛亞
悼忽忽姐 by 犬馬
我的街貓朋友,忽忽 by 朱天心
98獅子會-悼忽忽 by Taipeijk
忽忽-悼文 by 天空為限
獻給忽忽 by Winderster
曾經,天使來過這兒... by 阿季
To a friend(Music) by Ally

Comments

  1. 除了看照片,我從來都不記得莎兒的長相,以後也沒有機會了。

    ReplyDelete
  2. Ally, 我文裡省略了在你那裡認識忽忽的過程。記得忽忽後來告訴我,早知道就不跟你相認,害她後來都不敢在你那裡玩了。

    她有一篇寫到我的文章,裡面說到你,好像還有人跑來找你,我回頭找到再貼上來。

    ReplyDelete
  3. 當年Ally用na3架了一個音樂網站,我們成天在那裡聽他放的、寫的音樂相關的歌曲與故事。忽忽因為搜尋羅紘武而進了Ally網站,並且也留言。在留言中一來一往,便有了初步認識。(後來忽忽告訴我,在Ally版上時,除了Ally,她只想跟我說話,而我也只敢跟她說話。)。而後忽忽稱讚我的網站。而後我幫忽忽架了她第一個部落格-忽忽亂彈 ...

    原來,我們竟有這麼多歷歷在目的往事,如果料到這段友誼會是這麼短暫,會不會每一分鐘我都更用心體會呢?

    ReplyDelete
  4. Ally, 有人找你的文在這裡的留言裡

    你不記得她,她倒都記得你們每一個人呢!

    ReplyDelete
  5. 花花,
    在這停留許久才能下筆...
    今早看到報紙時才知道這噩耗,眼淚不禁流下,
    我想花花的悲痛,一定很深看不到底,
    但我還是羨慕妳和忽忽曾經擁有過的一段美好的網路情誼。

    忽忽,一路好走~

    ReplyDelete
  6. 『因此我自覺有義務把我知道我接觸的忽忽說予眾人聽,因為我不願意她像她照護的那些淡水街貓們,默默來,默默離開。』,朱天心在今天發表的悼文裡如是說。

    看了好心酸。

    若不是因為忽忽在中時部落格寫了一陣子的文,若不是她曾為街貓那樣盡心,或許,或許,她就真像朱天心所說,如街貓一樣,默默來去,怎會有今日這如潮水般的祈福與哀悼?

    人生,誰能料?

    ReplyDelete
  7. 我參與社團的時間和莎兒來指導的時間沒對上,所以那個詢問我的人是誰我也不知道。要不是妳告訴我,我還真沒看到那篇文,很久才去一次,也不會去翻舊文,可能是我躲的太久。

    知道莎兒離開後,我有點想回來了。這兩句話擺一起好像有點奇怪?希望莎兒依然灑脫寫意。

    ReplyDelete
  8. 謝謝lili,雖然我們不是那麼熟,但我一直都感受到妳的溫暖與貼心。
    妳的關心,對我也是安慰。謝謝!

    ReplyDelete
  9. Ally,我懂你說的莎兒離開,你想回來這話背後的玄機,
    我們都因莎兒的事而對生命、生活有了另一番體認...

    ReplyDelete
  10. 謝謝小少爺為忽忽及我們預備了好歌, 此時此刻,惟音樂能慰藉哀傷的心。

    ReplyDelete


  11. 忽忽沉睡那時我在MSN留了離線訊息給妳,不知妳是否看見
    如今我只想說請節哀!

    ReplyDelete
  12. 牧姐,看來是妳沒有收到我的回覆。我原是想請妳把那段話貼過來的,尤其小女孩重度昏迷,後來能騎單車那一小段。...

    我已經平復許多,謝謝牧姐!

    ReplyDelete
  13. 昨天跟小乖談到忽忽。忽忽初到中時時,便邀請小乖也去發文。她自己尚且不太得志,但一有機會她便想著要幫人。記得有一次她去中廣試音,跟Ally借了一些音樂稿,她私下跟我說,若可以的話,她想把機會讓給Ally。

    正因她自己不是那麼富足,這些體貼入微的心意便更令人感動。

    ReplyDelete
  14. 我原來擔心我寫的悼文,衝撞到忽忽讀者對她的幻想與愛載,寫信問了老原,希望她給我意見。早晨在mall等兒子下課時,看到袁姐的信,忍不住大庭廣眾就哭了出來:

    花花:

    我看了你的悼文,完全不像你所顧慮的,我覺得非常動人。
    忽忽在感情上的千瘡百孔,是她的朋友,該都會心疼,並且佩服她的勇氣的。在感情上,忽忽真的是純粹的夢想家,而且始終學不了乖,某種程度,會驚詫她的天真與簡單。
    最可貴和最可悲,都在這裡。
    ...

    作為忽忽的朋友,很難不心疼她在愛情路上的跌撞。如果說她這一生有最大的失敗,那完全是因為她對愛情這事太天真與簡單造成的...

    (希望袁姐不會在意我貼出信的部分內容)

    ReplyDelete
  15. Ally, 希望2010年可以看到你重出江湖...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