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0

花季如祭

Image
再無一種花類驚世如櫻,僅以一樹婉約,便騷動整個春天。

回台補遺

Image
台北西門町 西門紅樓 00
補記。

有朋友說看完【凌晨四點三十分】便苦苦等候,等候我自台灣發出的文。不料再看到新文時,已回到溫哥華。有時是這樣的,心情過於滿載,一時之間無法傾洩,再過一時,也就冷落過去了。

雨中漫記

Image
01

溫哥華細雨澌澌,天空在灰與黑之間踟躕,望去如亙古凝邃。

車行經過 ,瞥見一位穿黑衣戴黑帽的老人,孤孤立在田間,高高舉起相機對著天邊,應是想捕捉這盈滿早晨的灰與黑。我也想捕捉,捕捉老人立在田間攝影這一幕,可惜車急路狹,只得任它自肩旁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