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補遺

台北西門町 西門紅樓
00
補記。

有朋友說看完【凌晨四點三十分】便苦苦等候,等候我自台灣發出的文。不料再看到新文時,已回到溫哥華。有時是這樣的,心情過於滿載,一時之間無法傾洩,再過一時,也就冷落過去了。

01
悄悄回了一趟淡水。淡水原是永遠的鄉愁,因為忽忽,又添了新近的悲歡。走過有河,走過與忽忽初次相擁的樓梯口,淚水便襲向蟄伏於心深處的思念與悲戚。遍尋四處,不見她的塑像。也好,若不然見著了,只怕也是一場潰堤的淚。

回程,我見到有人拿著地圖在尋貓。有人餵貓。紅色磚牆上姍姍走過一隻土黃色的貓。

02
見著了二十多年沒有見面的表哥。
人生匆促,竟拈手一數,就是個二十年。

話家常。

小學畢業時,他送我一本紅色絨布的日記本,扉頁上寫著:「要隨時把握學習美術與音樂的機會。」
中學畢業時,他在美國讀書,短暫回台停留。關於考大學選志願的事,他說:「讀文是為自己,讀商是為社會。」。他這兩句話,都在我人生的關鍵時刻,起了重大作用。

「啊?妳怎麼都記得?」
「啊?你怎麼都不記得?」
「我還陪你相過親耶!」
「你弟弟第一個孩子的名字是我取的耶!」
「可那時妳自己也還是個孩子啊!」
「是啊,還是個孩子。」

往事娓娓。

光陰如此來不可遏,去無可止,然記憶與回憶卻使看似已然蒼白的過去,頃刻暖色起來。 上一代恩怨隔斷我們,然在短暫的相處裡,我們卻有最動情的時刻。那一晚,如翻老相簿,一眼含淚,一眼帶笑。

03
高中同學成了母親的鄰居。我們在準備聯考時「相依為命」過。

下飛機當天,他帶著妻來探望母親,而我正躺在房裡。我聽到他喊著我的中文名,聽到他向女兒詢問,但我著意不起身,任著他的聲音在房外波動。那是一種淡淡的親密,存乎曾經相依,又已然疏離的友人之間。

我應該見他,但我太疲憊。
以後三星期,都不曾再見到他,雖然每天早晨都在他家樓下的早餐店買早餐。

生命裡有些人事,只存於華美的記憶中,回到現實,連擦身而過都是疲憊。

Comments

  1. 最後一段我想很貼近每一個人的生活吧
    我也曾經有這種感覺
    也會感嘆友情難再和有心無力的感覺

    ReplyDelete
  2. 也許是他出現得太早,要是隔個幾天可能就好些。所謂因緣際會,「際」是很重要的時間點。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