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1

當矮騾妹遇見落翅仔/忽忽
附江湖史及60's rock & roll

Image
話說前些日子在電視新聞裡看到陳啟禮出殯,我居然樂不可支;那是因為無意中看到幾個許久不見的朋友,自然他們已不復當年矮騾子的模樣,我還是邊聽著記者的旁 白才認出誰是誰來,也才知道如今他們已各擁山頭,都是大哥級的人物。

有筆有書有肝膽--談輕五

Image
這是我高中時期畫的天龍八部喬峰勇闖少林寺救阿珠,用的是寫意畫風,全部渲染一氣呵成。 以荷蘭水彩紙,荷蘭水彩與各號紅豆筆完成也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 輕五

倩女幽魂

Image
花事可以聊到《聊齋》,這也不容易,呵呵,胡亂寫首不成調的詩,以茲紀念與小倩的重逢...^^

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

Image
01

有個小女孩十歲時就暗戀比她大十歲的一個男孩。這男孩溫文儒雅,我們叫他『詩人』。
男孩正值青春年華,有他自己的戀愛。

圖片顯示換裝--Shadowbox

前文說到Blogger的連結會自動跳到外頁,當然包括圖片的連結。為了讓圖片連結留在原來的頁面,之前安裝了LightBox

Blogger連結另開新頁

Blogger的用戶多多少少都有這種困擾,就是大部分的連結均無法另開新頁,而是會直接跳到外面去。這在逛網時並不會造成不便,但如果是在文章附註的說明裡,常常跳出去就迷路了,回過頭來又得重新找文。

黃昏美得搖搖欲墜

Image
昨天下午我家後面小河上的黃昏景色。恍若一幅擬古的風景畫。
在Facebook上大家一片讚賞,皆以為溫哥華時時皆有此「美色」。

花事--女人與花的情事
附蘇格拉底之死與聊齋小倩

Image
00 日子在有情無情間來去。
春夏相交之際,不見季節的面容,只在習習微微的風與滿窗的陽光中,深感其氣息。帶著暖意卻不炙熱的溫度,讓人從四面八方重新獲得一種凝聚與復甦的清醒。

披著羊皮的狼

Image
11/10/2007

袁瓊瓊的部落格聽到這首【披著羊皮的狼】,第一次聽到刀郎,煞是好聽。只是歌詞最後那句:「我相信真情是最高的榮譽」實在太...「赤化」了。...^^



動人的情話是抄的

Image
10/17/2008

看到自己的文章在未被告知且未註明出處的情況下被使用,實在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生氣。尤其是被拿來當作情深款款的情話獻予情人,更不好出面指正或責備。畢竟人家也是有用功才會看到我的文,而且也花了心思摘錄轉貼,只為了討情人歡喜又不是拿來沽名釣譽,若是跑去踢館,實在太沒人情味了。

仰光街頭奇景/無言

Image
這是無言兄寄給我他在仰光看到的奇景,呵呵...幾個人就站在車外頭,滿街這麼走著。

以下是無言兄出國的趣事及近況,關心的朋友們可以看看。

一種節日,百樣心情

Image
‎01
中午在朋友開的餐廳吃飯,餐廳料理口味中上,但服務與用心都算上乘。

原是溫馨的母親節午餐,不料鄰桌也是一家四口的台灣人,卻充滿了火藥味。

花已成泥,尋回心裡的月光

Image
跟大家報告一下,《網路偷渡知多少》那篇文章,我把它收起來了。

那篇文章無意中成了一個進行式的記錄,其中過程或有犯錯、或有憤怒、或有委屈,但終究事過情遷,犯錯的可以修補,憤怒委屈的已被安慰,該明白的,我們應該都明白了。花已成泥,已是一個可以忘記的事態。原先記下這些,無非也是為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