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2

經年

Image
Image by 晴陽
00

時間在重奏般的日常中倏忽而去,累月忽然就成了經年。

人到了一種歲月裡,似乎便不再可能發現到許多新的快樂,但是重新再獲得一種快樂是可能的,那怕只是重讀幾本記憶裡塵封的舊書,重聽幾首啣著青春的老歌,重溫友人的書信,甚或重睹門階前的幾朵小花。生活既無法避免平凡,便於平凡中領略仁慈,掇拾情態。

東川飄雪西川晴

Image
昨日家後面的河結了冰,順河往西南方向行,到了漁港,卻是晴川歷歷,景色美得像一幅幅印象派的畫。遠方雲層低得彷彿在眼前,行車在高速公路上,像往雲端開去,令人恍惚。


冬陽還晴

Image
妹妹在電話中,哭著直說:「對不起!對不起!我總是惹麻煩!」
我忍著心痛,哽咽地回答:「不許妳這樣說!」

少年Pi的奇幻之旅

Image
2012.12.01

看完Life of Pi 回來,像全人被洗滌過一樣...

2012.12.09

朋友問我,要不要寫更深刻一點兒的感想?
之所以一開始沒有多說什麼,是因為戲剛剛上演,有些典故或寓意或伏筆若被說開,就沒意思了。再者,我平常寫電影,都是看DVD,可以一再回頭去找被感動的台詞或情境,這回是看電影,有些感覺一時無法凝聚,卻又無法再回頭去找出畫面來...難怪已看到許多人說要再看第二遍...

雪雁

Image
接女兒時,在路口便聽到響亮的鳥叫聲,轉進校園便看到這一幕,成群的雪雁正低頭啄食著草地裡的...種子,果實或葉片?在這冷冷清清,一切芳霏凋盡的季節,真是令人驚喜又興奮的畫面。

李安和綠巨人

Image
2003.11.20

李安是我很喜歡的導演之一,作品本身姑且不談,我喜歡他這個人的人格。他成功之後與困苦時的性格沒有多大改變,這是很不容易的。

許多人在困苦時對待朋友親人是一種態度,成功之後又是一種態度。功成名就事實上對人性也是一種很大的考驗。

小時候讀到"富貴不能淫",我心裡納悶,這不是應該的嗎?怎麼還當一回事地拿出來當作一種美德?長大之後才知道,患難見真情,是見真感情;富貴也能見真情,見真性情。
讀過一篇文章,說要看一個人的真性情,是看他成功後的性情。富貴而能不淫,才是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