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和綠巨人

2003.11.20

李安是我很喜歡的導演之一,作品本身姑且不談,我喜歡他這個人的人格。他成功之後與困苦時的性格沒有多大改變,這是很不容易的。

許多人在困苦時對待朋友親人是一種態度,成功之後又是一種態度。功成名就事實上對人性也是一種很大的考驗。

小時候讀到"富貴不能淫",我心裡納悶,這不是應該的嗎?怎麼還當一回事地拿出來當作一種美德?長大之後才知道,患難見真情,是見真感情;富貴也能見真情,見真性情。
讀過一篇文章,說要看一個人的真性情,是看他成功後的性情。富貴而能不淫,才是君子。

李安在我眼中,是這樣的君子。

幾位華人導演的劇作風格,若以酒相比,陳凱歌像二鍋頭,濃烈香醇,一打開瓶蓋就聞到香味。風格和張力舖天蓋地而來。張藝謀如女兒紅,不用喝,也知道那是中國的滋味;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中國的顏色。

而李安,有點像日本的清酒。看似無色透明,卻後味悠長。

綠巨人

看完綠巨人出了戲院,心裡悶悶的。一直想著 Hulk 獨自一個人在五嶽四海之間跳躍的景象。
是不是一個人身上的某部分成了"綠巨人"之後,他就不見容於社會?是不是一個人的天份才華,或地位權貴大到一個自己都想像不到,控制不了的時候,就理當身處孤寂與荒涼?
我想是的...

於是我心裡為Hulk的「高處不勝寒」感到幾分悲愴。



<綠巨人>裡,李安依然用了父子之間的關係,透露著某種父系權威下的親子對立。基因科學家父親,一心逼著 Hulk 變大變高變得有出息。而兒子的角色,從溫和的外表中,在某種刺激下變成叛逆顛覆的綠巨人。

再溫和的人,都有死穴。一但被點著了,也許會大發一場脾氣。而人的潛在能力裡,也有綠巨人的基因。因緣際會中,它會變大變高,它會成為一個人最強的意志力。

一位成功導演的電影裡主要的角色,或多或少都是導演本人一種心理或性格上的投射。李安在<臥虎藏龍>裡,把自己外在的性格投射在李慕白和俞秀蓮的含蓄與循規蹈矩裡。而<綠巨人>裡的Hulk 在我看來,正是他內裡橫溢的才華和勇於叛逆的堅持。

Comments

  1. 天啊!
    花花
    妳寫的真好
    我對於綠巨人、李慕白、俞秀蓮的感覺
    都讓妳寫出來了! (2003.11.25)

    ReplyDelete
  2. 天啊..
    終於有人注意到我的綠巨人了
    終於有人看懂我在胡謅些啥了..
    妳真是天使......(2003.11.25)

    ReplyDelete
  3. 是啊...什麼事情都有代價..天才或巨星...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辛酸。
    這些故事無法使我們更偉大或更平凡,但至少能讓我們都活得更坦然。 (2005.11.14)

    ReplyDelete
  4. 人好像都有渴望超能力的傾向
    所以才有那麼多的故事在說這些超越一般人能力的超能
    但是現實中擁有超能的人卻不是被羨慕或崇拜的
    相反的卻是遭圍剿、妒嫉甚至利用
    所以很多故事都在詮釋這點
    平衡夢幻與現實之間

    如果平白給你一種超能力但是要拿你另一種能力或生活來換
    你想要什麼能力?
    想來想去...還是都不要吧...
    我正因為平庸...所以沒有捨棄任何一種原始能力的籌碼^^ (2005.11.14)

    ReplyDelete
  5. "現實中擁有超能的人卻不是被羨慕或崇拜的

    相反的卻是遭圍剿、妒嫉甚至利用"

    小時候不懂 現在回想 確實如此呢

    李安 也是 給過我大震動的導演

    臥虎藏龍中 玉嬌龍 也是個 "天分才華大到孤寂荒涼"的人呢

    人 總需要被理解 被包容的

    ReplyDelete
  6. 我把綠巨人的影片重新連結了。

    我從小就很平凡,不太有什麼機會被圍剿或嫉妒...但是可以體會那種才高八斗的人的寂寞。有時未必是因不見容於他人,而是自己內心感到寂寞,高處不勝寒嘛!

    蓓蓓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我寫的另一篇:我看臥虎藏龍 ,回覆裡有我學弟和汨兄的見解,頗為深刻。

    ReplyDelete
  7. 既然聊到李安,翻出這篇舊文來看看。..^^

    ReplyDelete
  8. 花, 沒看綠巨人, 因為這題裁明顯不是我的菜

    可看你這麼一寫, 影片是導演心理的投射, 李安橫溢的才華和勇於叛逆的堅持, 幸好沒被台灣升學制度李父的期待給壓壞了 :)

    平凡才好, 擁有某種能力的人, 不然就得平易近人, 否則大概會離群索居吧

    ReplyDelete
  9. 剛剛在找李安和徐立功的資料,剛好看到這則報導,我覺好像呼應了李安心中”綠巨人”的意象。報導最後說,李安拍完<飲食男女>後,因為壓力太大而當街哭了起來(這個男人還蠻愛哭的...^^),他對徐立功說:「我感覺好像自己造了一頭巨獸,而牠現在反過頭來要咬我。」...

    當時看完綠巨中,走出戲院時,我真的感覺到那種巨大的荒涼...想來當年李安當街哭起來,也是因為這種超過想像的巨大?

    報導全文如下:

    徐立功說:「李安得獎從來不哭,但他在我面前哭過三次。」

    資深製片人徐立功公認是李安進影壇的「推手」,但他說:「李安的成功來自他的才華和努力,即使當年我不發掘他,也遲早會有人發掘。」

    徐立功和李安合作的第一部電影是「推手」,當時徐立功剛當中影副總經理,李安第一次到中影找他,一身藍,牛仔褲和藍T恤,起初徐立功沒發現,李安在辦公室外面站了好半天,直到徐立功看到叫他,李安才敢進去。


    李安把「推手」和「囍宴」的劇本給徐立功選,徐立功挑了得第一名的「推手」。李安考慮了一夜,隔天就和徐立功簽約,徐立功給了李安一千兩百萬元的製作費,後來李安曾半開玩笑說:「徐老闆,當時你怎麼不怕我帶錢跑了、不拍也不回來了?」徐立功只說了兩個字「不怕」。

    「推手」之後,徐立功和李安趁勝追擊,再拍「囍宴」,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不過轉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卻沒得獎。徐立功說,李安看起來一點都沒有失望,但也許他沒讓人看出來,也許他也很清楚自己時候還沒到。


    直到「臥虎藏龍」,李安終於拿到最佳外語片,不過他渴望的最佳導演,仍然落空,徐立功直言不公平,當年得獎的「天人交戰」的史蒂芬索德柏成績遠不如李安。

    徐立功和李安相識多年,分享榮耀與甘苦,李安三度落淚,讓徐立功一輩子也忘不了。徐立功說,第一次是「囍宴」得了金熊獎,回台後新聞局請客,席上有珍貴的 魚翅,李安看著看著就哭了,然後衝進洗手間,把同桌的人嚇壞了。散席後徐立功問李安怎麼了,李安說:「在紐約那麼多年,從來沒和家人吃過那麼好的東西,我 想到我太太…」。

    第二次和第三次都發生在「飲食男女」。徐立功說,李安拍片時壓力很大,快殺青前,李安請工作人員,酒席上接到太太從紐約打來的電話,百感交集,只喝了一杯啤酒就醉了,又哭又吐。

    等到電影殺青,李安離台前一晚,半夜拉著徐立功在大馬路散步,徐立功睏極了,李安頭低低說了一堆話,徐立功根本聽不清楚,他對李安說:「李安我拜託你,放我回家睡覺吧。」李安突然沉默了,不一會兒就哭了起來。

    徐立功整個人被嚇醒了,問李安為甚麼哭,李安哽咽說:「我感覺好像自己造了一頭巨獸,而牠現在反過頭來要咬我。」兩人無言以對,默默又走了好長一段路。徐立功至今都沒問過李安,不過他很想找個機會問問:「你心中的那頭巨獸,還在不在?還會不會咬你?」


    【2006/03/07 聯合報】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