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3

我的母親手記

Image
00

不可否認,在我接觸的少數日本文學或電影中,都看到作者或導演在人生百態中,確切且深刻地賦予細膩的生命情調。東方人的親子情感從來不是口頭上或形式上的表達,不說愛在心裡口難開,即便是怨恨,也是藏而不露。那些幽微的愛恨嗔痴,全化在生活細節中。只有用心閱讀舉手投足,弦外之音,方得以感受到那些久遠的,深厚的情感的重量。

破冰

Image
生活裡總有些令人尷尬的情境,好比在健身舞班遇到了十多年未見的英文課同學,或兒子幼稚園同學的媽媽,或社區裡的鄰居。

選擇性孤僻

Image
前幾天在Kate家聊天,聊到有一種孤僻叫「選擇性的孤僻」,Kate解釋:『願意與人交往不代表就得屏除孤僻這個習性,出去瞎混social跟在家獨處一樣自在,這樣才稱得上是「有選擇性的孤僻」;而且孤僻起來比較不會讓別人感到一絲涼意。』,當時我說,我應該就屬於有選擇性孤僻的人。但我想,還不夠道地,畢竟還是給了人涼意。

少年夫妻老來伴?

Image
00

白樺因為生命頑強,被視為堅貞典雅的愛情象徵。白樺樹林是戀愛中情侶許願的地方。

石趣・拾趣

Image
平常在路邊,在田邊或在海邊,看到有意思的東西就想撿回來,舉凡人家鋸下來的樹幹,樹上掉下來的果實,或造型有趣的石頭。樹幹太重,多半都只是想想,沒付諸行動,但樹上掉下來的果實撿回來不少,去年還把馬栗當板栗,蒸了準備要吃,幸好警覺性還夠,只嘗了一口便知此栗非彼栗,下不為例。

雪雁歸來

Image
每年秋天溫哥華的兩大盛事,一是鮭魚迴流,一是雪雁來訪,加上滿城如彩繪的楓情,眼目所撞擊,都是說不出的感動。

子不嫌母醜

Image
看到Kate說要連寫幾日的部落文,想起多年前有出版社邀請作家寫日記,出了一系列。我都沒看過,但知道當時網路上也掀起一陣寫網誌的熱潮。常看的部落格中,有一位版主寫癌症治療日記,我一直很關心她,但沒留過言,她只寫了四個月就停了,不知現下如何?

Sunshine Coast Part 1--山在虛無飄渺間

Image
十月中,朋友特地為了釣魚從台灣來,除了鮭魚外,還想出海釣釣海魚。於是呼朋引伴,來到了Sunshine Coast 。出遊這等事,因為懦弱無能,又膽小怕事,所以開車、排行程這等大事都輪不到我,向來只是跟在旁邊當啦啦隊,說去哪兒就去哪兒,有食物就跟著吃,有床就跟著睡,是個不管東西南北,只管吃喝玩樂的跟班。所以既沒法像光年兄那樣把各地風土人情、歷史人文寫得脈絡分明,更沒法把地理位置交待得清清楚楚。比較麻煩的是,我不但不會因此有什麼羞赧之感,反倒有些得意洋洋--文人嘛,難得糊塗才是本色!...^^"

每個人都孤獨--漫談智慧手機

Image
這樣的畫面令人憂心忡忡嗎?看到臉書上好些朋友轉貼類似這樣的畫面,多數的附加文字總是表達對這種現象的憂心與不安... 而我總在哂然一笑的同時,思索著:『科技始終來自人性』與眼前的畫面,有什麼對等的解釋?

Sunshine Coast Part 3--Gibson 小鎮

Image
Sunshine Coast 位於溫哥華北方,以其終年陽光充裕而得名。雖然與溫哥華接壤,但因被山脈阻隔,兩地交通還是靠渡輪。(BC Ferry)

秋日玫瑰

Image
夏令時間結束的第一日,離立冬只有幾天了,卻在街上看到一欉玫瑰開得理直氣壯,實在忍不住下車與她打個照面。此姝輕粉撲面,任陽光揮灑在靜靜的肌膚上,看了令人好生驚喜。這麼粉淡優美的花姿,在楓葉重彩濃墨的絢麗下,更有脫俗的清麗感。

秋波盈盈

Image
西廂記裡說:『怎當她臨去秋波那一轉,休道是小生,便是鐵石人也意惹情牽。』,這含情脈脈的「秋波」,唯有臨江隨光影流轉,方能意會與感受其惹意牽情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