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4

雪過天晴

Image
二月二十五日
雪過天晴。

昨日的河岸如水墨畫,今日的河岸則如油畫。我真心喜愛這一片充滿空氣的風景,河水載著覆雪的木頭緩款而順流,內斂地漫遊,像情感豐富的內心戲。

雪的聲音

Image
二月二十四日
雨雪霏霏。
張潮云:「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方不虛此生耳。」,雪落寒窗,無聲無息,卻因把大地點染成一幅幅水墨畫而姿態萬千,而無聲勝有聲。
圖:初春,雪中的河景

好雨知時節

Image
二月二十二日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逛街

Image
二月二十一日

俗彥:春寒凍死牛。入春後反倒是寒流來得最頻繁的時節,莫怪乎好些人受不住風邪而傷風,我是其一。這次感冒是多年來最嚴重的一次,幸而也近尾聲,只是嗓子還有些沙啞。

看到浣熊

Image
二月十八日

01

前些時,被連續低溫凍得趴在泥土上的科西嘉玫瑰又重新抬起頭,足證氣溫是回暖了。

大唐李白

Image
二月十五日

抱病看《大唐李白》,居然欲罷不能!

之前不知從那兒聽來的,說前面五十頁很難熬,又說書中有很多生字,要一直翻字典...切!真是危言聳聽!那兒有那麼艱澀?很"平易近人"的,我昏昏沉沉的,都能一口氣讀到63頁了!

情人節

Image
二月十四日

收到情人節巧克力....兒子送的!...^^

第二十五節氣

Image
二月十三日

近日患上重感冒,咳嗽不休,馮傑說哮喘是一年中的第二十五節氣,依季節而來。我由此有了聯想,凡於季節中不期而至的,均可列入節氣之列,如花粉症,如春天的憂鬱症。

見網友

Image
二月十日
臉書上朋友Amy來溫哥華旅遊,第一次在溫哥華與網友見面吃飯,所幸Amy與她的同學Warren都很大方健談,掩蓋了我的小小緊張。

期待春暖花開

Image
二月九日

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岸看楊柳。對照前兩週的低溫,與近日看台灣友人的櫻花照片,果真應了中國北方的九九歌。七九河開,八九雁來,令人期待的春暖花開。

春到人間草木知

Image
二月四日,立春。
喬治桑塔耶納(George Santayana)在哈佛講課時,因瞥見窗外夕陽餘暉,窗台上又飛來一隻知更鳥,他短暫思索了一下,便對全教室的學生説:「我與春天有個約會」,說完便走出教室,辭去他二十多年的教職!哈哈,這是中年男子的遊園驚夢?

Image
二月三日,氣溫低,但陽光充裕,美好的時節。
蒲,路邊、水邊經常看見,只當野草看待,不明所以。原來,它只是出身低,卻不是沒有功用。根據馮傑的說法,葉子能用來編草席,棒槌似的花序,上頭的絨毛能用來止血,效果嫓美雲南白藥。把蒲棒槌拿來裝進枕頭裡,還能醒腦。只不知睡眠時間,醒了腦會不會睡不著?

春聯

Image
二月二日

年初三,風和日麗,有夕陽的黃昏。

這是輕五幫我向砲爺(張大春)要到的春聯,還有《大唐李白》的簽名。只是這兩者目前都還躺在輕五家裡,郵局放假,沒法寄來,只好先電子傳送,神遊一番。Alex 說:「沒關係!元宵以前寄到都還算過年!」,我心想:「過年也不貼,要好生存放著!」。謝謝砲爺賜聯,謝謝輕五代攝影。

新年禮物

Image
一月三十一日

大年初一一早,正喝著咖啡享受一室可喜的陽光,突然郵差來按鈴,是學弟一茗寄來的包裹。之前他提到要送我一本書,但沒透露書名。打開一看,忍不住就笑了,好可愛!是周見信的手繪本《小朱鸝》,從包裝到木盒,到小布袋,都帶著素樸的趣味,書本還是線裝的,布袋裡裝了兩把刻刀和一小本繪本,提供手作材料,令人愛不釋手。再仔細一看,還附贈了學弟創辦的紙芝居兒童劇團的故事卡片。濃濃的童趣,讓人一看,就打從心底喜歡。

我常想,永恆並不在於持久,美,也未必是實質存在的事物,有時就是當下一股感動。在新年的第一天,第一時刻裡,在滿室陽光中收到如此溫潤的禮物,便足以開啟一天的動力,心中的笑意,也會持續好久好久。

新年,果然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