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4

白日的月光

Image
甲午年,十月初八,傍晚四點左右,北國的月色。

有人說:『蒼茫許是一種異美,因為它須有些才情、古典、魅力和氣韻,如美人臉上的痣,陡增另類「楚楚」』。可我在想,沒有見過「蒼茫」或不珍愛「楚楚」的人,那裡能分辨其中的魅力和氣韻之不同?

人生風景

Image
墨分五色:焦、濃、重、淡、清。

在錯落有致的人生風景中,所有過往的生命元素,均依其格調不同或遠或近地呈現在同一張宣紙上,或遙遠明亮,或豪放寫意,又或是相互滲透掩映,滋潤鮮活,亦有相互交疊,堆積層次。當然,也有那麼一抹顏色,令人後悔日常生活中所不可能實現的一點妄幻,令人頹然,那是敗筆。

秋之對

Image
我家師父二難兄把我的照片放在他的詩群裡,幾位朋友的對子寫得好,於是轉回來作紀念:

太宰治這個人

Image
筆記:日本作家,太宰治,享年39(1909.06.19~1948.06.13)
太宰治這位仁兄,享年39年,卻自殺了五次,人世一遭,根本只是來Part  time 的。五次中有三次是偕同女友一起赴死,前兩次的女友,一死,一被救,最後一位則與太宰治雙雙綁在繩子上,終於「順利」自殺成功。但據說太宰治死亡前有劇烈掙扎的現象,以致我不得不懷疑,他只是把死亡視為一種行為藝術,追求過程中的完美與感受,而不真的有赴死的打算?但夜路走多了總會遇上鬼,之前都是他煽動女友一起殉情,這回遇到真要殉情的,他逃脫不了。

甲午年立冬,逢望月

Image
2014.11.08

甲午年立冬 閏九月十五日 (七言絕句)

晚山惆悵雨初收,
一水冬聲暗送秋;
遠見雲開逢望月,
清光無語照寒流。

今晚的月亮

我失去了一隻臂膀,就睜開了一隻眼睛。

Image
00
「我失去了一隻臂膀,就睜開了一隻眼睛。」
關於白楊,顧城如是說。

秋詩篇篇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