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5

雨天

Image
我來不須晴,微雨正相宜。

真好,下雨了。







吉本芭娜娜的《廚房》連結記憶區

Image
吉本芭娜娜寫女孩在公車上看到老婆婆與男孩的對話與神情,因而想起初逝的祖母,她因被觸動而無意識地在公車上淚流滿面。

看到這一段,想起大三時,父親剛過世,我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遊晃終日,在公車上自顧自地潸然淚下...我沒有像吉本芭娜娜筆下的女孩那樣跑下公車,獨自躲在無人的黑巷裡放聲大哭,或許能哭上一場也是好的。

立秋午後

Image
陽光可掬,像手中的一捧小花。

生活忙碌,有人觀察荒野,有人觀察昆蟲或花朵,而我,忙於觀察人...如林布蘭特的影中逐光,黑凝如詩有之、攤開如陽光、綻放如花朵有之...人性之幽暗與光亮所構成的多面向,令人玩味無窮。

久旱逢甘雨

Image
人生四件得意事,排在首位的,就是「久旱逢甘雨」,相對於排名在後的「他鄉逢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前者是胸懷天下的。姑且不談天下,看著家裡的後院,草地一寸一寸地變成枯黃,心下的焦急,很難訴與他人。

今天早晨,聽到久違的雨聲,那雨彷彿下在心裡,把渴雨的心情,一分一分地浸潤開來。趕緊將陽台上的花花草草,搬出去淋雨,她們比我更願意被雨淋濕。

前兩天,有個印度小男生,約十三四歲吧,來按門鈴,招徠清洗外牆的工作。經驗上我知他們的清洗不會徹底的,若是往常,出於鼓勵青少年打工的心理,我會同意讓他們清洗。但今年,我委實猶豫了許久:是要幫助眼前的年輕人,抑或要顧及水源嚴重不足的問題?....最後,還是狠下心拒絕了年輕人。此時此刻清洗外牆,會讓我有嚴重的罪惡感。

溫哥華今夏過得辛苦,又是多年來的乾旱,又是火燒森林。

昨天讀到一篇文,說到有人一直以為夕陽是太陽「下山」,卻有人一直以為是太陽「下海」...太陽從來未動,下山或下海端視乎人的視角。溫哥華的火燒森林與乾旱,也只有當地人能體會這種如焚的焦慮....

某些時刻,在同樣的空氣中,同一片土地上,體會同樣的乾旱與甘霖,是難得的...
*照片是陽台上正淋著雨的花花草草 吳亭億翠文 伍吳萍 and 35 others like this. 張德霖下過雨 空氣清爽多了
不曾想過Banff也熱的一塌糊塗
不過故知 新雨都給人不同感受 Unlike ·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