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02

春去春回

家裡的花圃整理好了,請了一位日本園丁來作的。好好笑。他是在這裡出生的日本人,居然還是滿口日本英文,有聽沒有懂。比手劃腳半天,總算也溝通良好。

花圃整理好,心情好多了。如花迎風,如花凋謝。如花逢春再生。生命不就是如此?春去春會回,花謝花會再開。什麼事情,看開了都是好的。當作是生命成長過程中的見識!

像勞伯瑞福的老外鄰居,在花圃旁跟我聊天,問我看到新花園高不高興?我說很高興!他看出我的一掃陰霾。

我問他,買了新車?他笑著對我說,是呀,好新好新,去年七月買的。哈。他故意糗我。我們兩戶只隔一道籬笆,他的車就停在我眼前,一年了,我今天才看到他的新車!離譜吧?原因我就不好意思說了。唉,真不像話!

苦澀的美感

有一種想念其實有著苦澀的美感。

從前想著某人,會問自己,他是否亦然?那種想念帶著期待,帶著不安。所以一面想著,一面有悲傷。因為擔憂自己的付出沒有回報,擔憂自己的思念成為對方的負擔。

所以,停止付出吧。雖然思念更深,但沒有悲傷了。因為不期待,就不會不安;無所求,便也無所怨了。…..

想著共同經過的所有快樂或不快樂的時光,想著所有美麗的或不美麗的謊言,想著所有笑過,哭過,傻過的一幕幕…..所有的眼淚,所有的表情都是自己的,所以盡情,所以無忌,所以理直氣壯!

就這麼想著,苦澀,但有美感………

我心依然

Image
朋友們紛紛遠行,有身體的,有心理的。 人離會回,心遠則無跡可尋了。生命難料, 因緣際會,在時空的交錯點上,相遇,相離。

讀書時,住在外面,每學期都要換房間,換室友。所以我的寒暑假都不快樂。因為我怕分離,怕改變,即便只是換個房間。 即使只是分離一個暑期。

《刺鳥》裡面,麥姬和洛夫在小島上共度,洛夫起身為麥姬取早餐。麥姬對他說:"連這樣的分離都令我不安令我感到痛楚" 洛夫回答:"我明白"..一個場景,兩句對話,感人至深。

那一次的相處之後,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生一世的分離。麥姬是痛苦的,在這萬般的苦楚中,唯一的安慰是她知道,洛夫明白她的痛苦。

如果當時洛夫回給麥姬的不是『我明白』而是『煩死了』,《刺鳥》還會是名著嗎?充其量只是一則宗教或社會上的醜聞罷了。

----------------------------------------------


花花你這句煩死了
真是嚇走我心中的刺鳥了@@

2006/05/16 12:46

我也知道,也明白...

思憶為食離為饌
「我心依然...」 2006/05/16 11:22flower 嗯..莫..我心中刺鳥早被嚇死了...!! 2006/05/17 09:56

冷暖自知

曾與一位朋友一起坐在公園聊天,聊天中我見她不時揉眼拭鼻 問她如何?她答:因為花粉症。我沒放心上。

而今我自己患了花粉症,常常想起那天的情形。一直為了當時的不經心過意不去。

許多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總是不經心的。

學習不同看待

友人遠行,原以為我會第一時間知道,卻透過另一位朋友告 知。人生是一個充滿學習機會的長期課程。不同的時地,不同的人,學習不同的態度,不同的看待。

風清而後雲淡,手放而後心輕,如果有些人事物只願作生命中的描繪,在歲月的雨水中一沖而淡,我又怎能勉強要把它作成永不磨滅的刻鏤雕花呢?只要在存在的當下,它是美麗的,那麼,來去就由心吧。

園遊會

昨天的Picnic是社區辦的...數百戶人家一起在小學操場烤肉... 也有一些社區裡的社團表演...雖然不專業 ..但是溫馨.. 消防車和警車也來...開放給小朋友問問題和參觀...

也有不少遊樂設施...都是臨時搭建的... 最感人的一幕..是散場前...小學校長親自播放幻燈片... 主角是社區裡一些小孩子在學校的活動情形...

有情人間

昨天的Picnic是社區辦的...數百戶人家一起在小學操場烤肉... 也有一些社區裡的社團表演...雖然不專業 ..但是溫馨.. 消防車和警車也來...開放給小朋友問問題和參觀...

也有不少遊樂設施...都是臨時搭建的... 最感人的一幕..是散場前...小學校長親自播放幻燈片... 主角是社區裡一些小孩子在學校的活動情形...

夜幕低垂..音樂響起...天際有著已下 山的夕陽餘暉..(這裡晚上九點還有陽光)....當前面小朋友的照片一張張由幻燈機播放出來時... 我瞥見有父母忙著拭去眼角喜悅的淚.....

  加拿大在一些人文的教育和態度,有些地方是很令人動容的。

如是少年都離向遠方

「如是少年都離向遠方,小城依然有節慶嗎? 」

曾問一位長輩,想念北京嗎?想。回去看看不?
不,不回去了,當時的人都不在了。

漫步人生

友人來信,題為漫步人生...我一讀再讀...內中有些話是很感人的。現在收獲朋友們的來信成了生活中一項重要且美麗的期待。在魚雁往返中,享受到那種旗鼓相當的喜悅。我說旗鼓相當,泛指語感中的一切。如文字的運用,情緒的領會。

寫信尚給人一種喜悅,彷彿面對面,eyes to eyes.不像打字聊天,總有人東張西望,這廂與你說著喜,那廂又與人說著悲,讓人感覺情感上的虛假或不真實。也怕收到那種大堆頭的信,沒情沒感的,收信人可以是任何一個人。

前度劉郎今又來

相遇 相戀 相忘; 

相忘 相思 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