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春回

家裡的花圃整理好了,請了一位日本園丁來作的。好好笑。他是在這裡出生的日本人,居然還是滿口日本英文,有聽沒有懂。比手劃腳半天,總算也溝通良好。

花圃整理好,心情好多了。如花迎風,如花凋謝。如花逢春再生。生命不就是如此?春去春會回,花謝花會再開。什麼事情,看開了都是好的。當作是生命成長過程中的見識!

像勞伯瑞福的老外鄰居,在花圃旁跟我聊天,問我看到新花園高不高興?我說很高興!他看出我的一掃陰霾。

我問他,買了新車?他笑著對我說,是呀,好新好新,去年七月買的。哈。他故意糗我。我們兩戶只隔一道籬笆,他的車就停在我眼前,一年了,我今天才看到他的新車!離譜吧?原因我就不好意思說了。唉,真不像話!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