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慰飄零共天色

初初來到溫哥華時,曾感嘆人情淡薄。母親一句話提醒了我: ”大家都是出外人,誰能照顧誰呢?”是呀,住再久,仍舊是”出外人”,仍舊是”外人”。

於是,儘管我身在溫哥華的好山好水好空氣中,我仍覺自己孤單,深處仍有一種飄零的悲傷。

且慰飄零共天色
獨立蒼茫自詠詩  

Comments

  1. 大約十五年前吧! 因著工作的關係需到台中就職, 當時流行的口號是移民台中
    也就跟著幾近沉迷地歡戀於台中的清爽 寬闊的大馬路和在大坑山邊的獨棟家屋!

    然而實在是太寂寞了, 可以談心的朋友 親人都在台北,在台中舉目無親, 那是一個新興的都市, 也大都是出外人, 真的是 ,"誰能照顧誰呢"?

    一年多後, 職務又有異動需遷回台北, 又家中老二快出生了!只得倉惶逃離台中...
    對台中無啥不好的印象, 也又只是文化城無文化 令人寑食難定..

    那時後剛好還有看到一篇亮軒的文章, 提到台北種種的好! 當下真的是泫然欲泣!

    在台中都如此了...何況出國移民?

    很可以理解漂洋過海 投身於異國的孤獨感...
    現在可有好一些了嗎?

    ReplyDelete
  2. 客提兄這麼晚沒睡啊?留言時間是台灣的四點?@@

    現在當然有好些了,因為有網路嘛,而且管理部落格不是可以治療憂鬱嗎?...^^

    我是適應的特別慢的,高中離家讀書,第一年在外面才住了三天,就哭著跑回家。通車通了一年,常常在車上暈倒,最後還住院。第二年只好又搬到學校附近,每天哭著打電話回家,當時大家都笑我,如果出國得把媽媽裝在行李箱帶著。

    後來也真的把我媽帶著啦:回首來時路

    剛來溫哥華時,坐在人群裡也忍不住哭。大家問我:「妳先生不在這裡嗎?」
    「在啊!」
    「孩子呢?」
    「也在啊!」
    「那妳有什麼好哭的?」
    「我...我想台北!」

    (我算幸運的,很多太太一個人帶著孩子在這裡,先生一年才來幾天;也有因為要工作沒法帶孩子的,孩子生下來拿到身份,就被送回國去,看不到孩子。)

    ReplyDelete
  3. 四點喔? 呵 呵! 前半夜犯了老人病 坐著就打瞌睡, 只好一早尚未九點就去睡,
    一覺醒來才過半夜的一點多...鬧到四點多睡意終於來了 , 就此再去睡...

    偶一為之啦 , 豈料就留言時間洩了密 ...^^
    感覺石兄是更多這類作息紊亂啦...(嘻 嘻 , 數落一下別人 ,好轉移焦點...)

    真的幸好網路及時出現了...讓所有思鄉的人都可以有了另一個安安穩穩的窩!

    ReplyDelete
  4. 所以想想,像光年兄他們那種早期出國的人,實在很辛苦。不過環境也不一樣,他們那時所有心力放在讀書上,大概也沒空患思鄉病。

    我倒聽說一位出國三十多年的朋友說,他們以前為了吃豆腐,怎樣用車輪壓在豆板上,聽起來有趣又有點兒心酸。

    客提兄,我把你上面的小故事,轉貼在臉書晴陽的連結文章底下哦,談到台北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