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的意亂情迷--2046

王家衛的意亂情迷--2046


熟悉的身影

最近重看了王家衛的《阿飛正傳》和《2046》。

曾經看過《花樣年華》,而為劇中梁朝偉和張曼玉一段苦戀而悶悶不樂的人,到了《2046》或許能隨著梁朝偉在眾女間浮蕩不羈的放逐式情感而得到一種暫時性解放...如果你能不去記憶過去的話。

《2046》是王家衛有意地重複自己過往的作品,所以我們看到了許多熟悉重複的身影:
總是低著頭等男主角接近的鄰家女孩:《阿飛正傳》的張曼玉,《2046》的王菲;
愛上浪子的舞女:《阿飛正傳》的劉嘉玲,《2046》的章子怡;
男主角深愛卻不得不分離的女人:《花樣年華》的張曼玉,《2046》的鞏俐;
沒有勇氣追求真愛而為情所苦的男人:《花樣年華》的梁朝偉,《2046》的木村拓哉;
守著深處不被觸及的記憶而放浪形骸的浪子:《阿飛正傳》的張國榮,《2046》的梁朝偉。

王家衛用這些人物,用他風格化的鏡頭,用他低迴情長的語調,帶著觀眾在他的情感世界裡進出,並且一窺埋在記憶樹洞裡的秘密。

雖然電影的安排,《2046》的時間是在《花樣年華》之後,但是我得打破這個時間觀,才能解釋我對《2046》的領會。或者說,是對王家衛這三部電影的領會。

周慕雲的頹廢

《花樣年華》裡的周慕雲是寫武俠小說的知識份子,因妻子外遇而與蘇麗珍(張曼玉)由同病相憐發展出一段苦戀。到了《2046》導演交待了這段苦戀對周慕雲往後人生價值觀的改變與感情世界的滄桑。

周幕雲眼看房東的大女兒(王菲)與日本情人(木村拓哉)相戀而不得相見,主動幫忙撮合。在他眼前,這位深情羞怯的女孩,正是他記憶裡那位低著頭等他接近的蘇麗珍。

他想撮合的,是他自己。撮合他在《花樣年華》裡的那段不圓滿。

情傷太重,總是演化成情感的放逐。

所以周慕雲(梁朝偉)說:『我很快就適應了這種生活,開始懂得逢場作戲,雖然有許多只是露水情人,不過,沒關係啦,哪來那麼多一生一世。』

逢場作戲成了生命的基調,人生態度便成了『一隻沒有腳的鳥』。

蘇麗珍

那是一種難堪的相對。
她一直羞低著頭,
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
他沒有勇氣接近。
她掉轉身,走了。


《阿飛正傳》裡,那位一心一意愛著張國榮,卻因張國榮不肯結婚而傷心離去的蘇麗珍(張曼玉),到了《花樣年華》,成了已婚的陳太太。

在與周慕雲的一場愛戀遭遇中,她終究因為沒有勇氣選擇真愛而回到了婚姻裡。因為婚姻曾是她最大的期待,儘管在婚姻中她被背叛。周慕雲在最後說,鞏俐的蘇麗珍不肯跟他走,可能是意識到他心裡另有所屬,她只是另一個蘇麗珍(張曼玉)的替代。那麼,張曼玉的蘇麗珍不肯跟他走,是不是也是因為心裡仍愛著阿飛正傳裡的張國榮?

所以《2046》裡,木村拓哉一再問王菲:妳愛不愛我?而王菲只是如機械人一般地低頭不語。這是周慕雲心裡永遠的疑問,透過木村的苦與追問,流洩出他深處的苦與追問。

蘇麗珍最後幻化成神秘的黑蜘蛛(鞏俐),遙遠而不可測,成為嵌在心中最厚實的沉澱。

筆記:

王家衛這三部電影,我是這樣看的,以周慕雲這個男性角色的心理變化來說,是從《花樣年華》裡的老好男人,到《2046》的為生計而放下身段,為愛情的逝去而在情感裡放逐的情色作家,到《阿飛正傳》裡的那個不到最後一口氣,不能確定最愛誰的頹廢浪子。

而女主角蘇麗珍的心理轉換和在男主角心目中的份量,則是從《阿飛正傳》裡那個以為愛情一定會披上美麗婚紗的清純少女,到《花樣年華》裡守著一個空洞的婚姻,穿著一身風華的空虛少婦,到《2046》的選擇孤獨,成為男主角心中最美麗的背影。 

男人與女人對愛情的執著程度因心態不同而無法交契,所以總很難在對的時間裡,遇到對的人。無痛的愛戀或許輕易,但刻骨銘心的,卻是那場擦肩而過的苦戀


 flower 有些觀眾對《2046》很感失望,因為相較於王家衛過往的作品,《2046》的淺白有些突兀。

無論是一本書或一部電影,或其它藝術表現,創作者有時是在創作的過程中發掘自己的,並且自言自語地在給自己找答案,找解釋,找交待。

所以王家衛很霸道地將《2046》的觀眾設定為看過他所有作品的一群人,像講述一樁大家熟悉的往事或回憶,把從前沒說清楚的再補上,從前沒說到的再加強。

甚至,我根本覺得王家衛是在創作過程中澄清自己,沒打算讓我們看懂或看不懂。
2005/05/30 05:22 刪除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