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08

因為寂寞,所以豢養愛情

Image
Image by Buffet Bernard

01

天色幾許落寞,在亦秋亦冬的雨中黃昏。

落寞天色下的人們,行色匆匆,有些剛下班,有些趕忙張羅耶誕。空氣中的濕冷,被隔在暖暖的車窗外,溫哥華的冷,從來不帶淒意。

媽媽的禱告詞

因為兒子受傷而受了驚嚇的我,突然想起小時候媽媽每天坐在房裡為全家人禱告的情景,她總是嘮叨著那幾句多年不變的禱告詞。我曾經想過,一樣的話,每天說一遍或好幾遍,怎不煩呢?如今身為人母,才深深體會,那是一個母親對子女綿延不變的關懷與牽掛,一個母親能為子女所作最殷切的祝福。

兒子摔傷記

Image
兒子星期四晚上在浴室門口摔了一大跤,眉骨直接撞在牆角上,牆角的石灰板都碎了一大塊,可見撞得有多用力。看他手腳、下巴、眉骨上都帶了傷,第一時間我心都碎了。

Alex正在樓下DIY他的巨型畫架,聽到樓上重擊聲及驚叫聲,也跑了上來。我帶兒子在浴室擦洗傷口,卻一直嘟嘟嚷嚷:「怎麼辦?要不要送急診?」,Alex看我已經慌了手腳,按著我肩膀:「妳先不要慌,先觀察一下。」,他拿冰磈給他冷敷,因撞擊到頭部,怕有後遺症,勒令他躺下不許動。兒子看我嚇成那樣,本來喊痛,也不喊了,一心想安慰我:「Mom,我沒事,真的!」,「你說沒事不算,要醫生說沒事才沒事!」抱著178公分的他,我幾乎用哭著的聲音說。

靈魂的Key

前兩天跟小少爺聊到MacBook,我說自己一把年紀了,不用那麼愛漂亮...云云,小少爺在msn給我留話:『一把年紀,反而對美的堅持鬆懈,是我最懼怕的惡夢....如果看盡世事,最後一切在眼中都如此乏味而滯鈍,那我寧願不要看得那麼清楚,那麼透澈!該漂亮的還是要漂亮啦!』

寫一封信給多年後的自己

Image
以前沒有在手機上收mail的習慣,因為換了手機,在手機上看mail變得很方便,便忙著將帳號一一輸入。過往聯繫虛擬與現實間的唯一宽頻線,如今成了多餘,「虛擬」已無所不在,與現實的區隔也越來越模糊。

整理信件的當兒,翻到許多陳年舊信, 彷彿一腳踏進幽深的古徑,每一步舉踏都小心翼翼,怕踩著那昔日的依偎情懷。足下牽情,在字字句句的婆娑圓潤中,久久無法離去。

舊愛新歡

先跟大家報告一個好消息,我在 netfirms 的資料庫在小儀兩天兩夜(她的白天我的夜晚)的奮力下,終於救回來了!! 真是感激不盡 !! 等我回台灣,一定要好好請小儀吃頓飯....^^"

賦別曲-告別生命的地下室

Image
我一直像一個盲人般地活著,一個盲人。 現在,我第一次明白美的存在,而且我也正從它旁邊經過。
01

上午在溫哥華夏日的陽光下,在StarBucks看完米蘭昆德拉的【賦別曲】。看到書末亞庫說自己一直像個盲人一般地活著,發了一陣呆。

放下書本,看著周遭熙熙攘攘的人們,看著落地玻璃外坐在圓桌旁一邊抽煙,一邊凝向遠方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