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一封信給多年後的自己

以前沒有在手機上收mail的習慣,因為換了手機,在手機上看mail變得很方便,便忙著將帳號一一輸入。過往聯繫虛擬與現實間的唯一宽頻線,如今成了多餘,「虛擬」已無所不在,與現實的區隔也越來越模糊。

整理信件的當兒,翻到許多陳年舊信, 彷彿一腳踏進幽深的古徑,每一步舉踏都小心翼翼,怕踩著那昔日的依偎情懷。足下牽情,在字字句句的婆娑圓潤中,久久無法離去。 當年寫信的人,還記得自己寫過什麼嗎?無論是他人或是我自己?我得承認看自己從前寫的信件,有好多都令我驚訝,當時怎說出那樣的話?眾多信件裡甚至有些是「有聲信」,說話的人當時是怎樣的心情?

所謂「信」,原來就是心路上的允諾。空口無憑,於是立下約信。
只是這允諾的有效期限很短,立約當下的心情一過,便也就失效了。

Gloggle的月曆功能,能將發文設定在未來的時間,於是有人發想,寫一封信給幾年後的自己(雖然寫給十年後的自己很是浪漫,但那得活得夠久。),有效期限若是不夠久,幾年後看到自己的心情,怕是很覺陌生吧?



我的新手機  iPhone  3G
內建16GB,「有聲信」都裝得下。...^^

Comments

  1. 有在電視或電影裡看過類似這種情節,長大以後才收到小時候寄給自己的信,不知道那時候是怎麼作到的?

    有聲信是錄音? 講電話的時候錄下來?

    ReplyDelete
  2. 有聲信是錄音檔,預先錄好要說的話,轉成mp3寄來的。(講電話的時候可以把人家錄下來嗎,涉及法律吧?)

    ReplyDelete
  3. 有朋友看了我這文,說我生活在棉花糖裡,不知經濟大衰退之民間疾苦,還在那兒看舊信、聽錄音,真是風花雪月。(人家沒說這麼白啦,不過言下就這意思...^^)

    對此,我是真的要道個很大的歉,不是因為我的棉花糖,而是因為我的不知所謂。

    另有一位朋友說,經濟大衰退可以使資本主義消失,雖然艱難,卻是必然。

    所以,我好像為自己的不知所謂找到很好的理由:加拿大是社會主義國家,經濟大衰退對加拿大衝擊可能不若美國或台灣那麼嚴重(加拿大從來沒有大富過,所以消減的衝擊也就減弱了? ),所以我才會那麼不知天高地厚吧?當然也有可能只是尚未臨及,日後會漸漸浮上來。

    資本主義消失,會有什麼新局面呢?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CCD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