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9

台客陸客遊落磯

Image
落磯山脈北起阿拉斯加南到墨西哥,綿延二千多公里,其中最美麗最壯闊的景觀正好座落在加拿大的亞伯達省,每年為加拿大帶進大批遊客。

在溫哥華住了十來年,我卻是第一次進到落磯山脈。原因無他,只因相信落磯山脈不會消失,相信它會等在每一個我醒來的明天。

女兒十三,與娘不一般

Image
image by Esther Fan
人道:「買屋先看樑,娶妻先看娘」,又道:「女兒十三,與娘一般」,說的都是女兒延續母親的品格與性情。在我十三歲的時候,是不肯接受這話的,因為打從心底不願接受這種「命中註定」。總想著天高地濶,無論如何也能創造出另一番嶄新的生命樣貌。

如今走到中年,才發現,有些本質的東西,其實只有一種面貌,譬如善良、譬如真誠。無論我曾以多少模式為創造生命樣貌忙碌著,無可否認,母親對家庭的忠心耿耿與任勞任怨,仍在我的回憶中呈現出一種迷人的純潔。或許母親與代表母親那一代如劉姥姥般的生活哲學,始終是我生命軌道的圓周與中心。

日子,淡得涼

Image
溫哥華回到正常的夏季溫度(攝氏十八九度),也與久違的微雨重逢,一切如昔。如昔,才使亂了分寸的天空回到季節裡的灰濛濛。日子,一如微濕的空氣,淡得涼。

溫哥華是個適合落雨的城市,少了這份濕潤,縱然豔陽烈烈,滾滾鬧熱亦透著不安。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四季應時不變地輪替,便是幸福。該烈該淡的,重複著被期待,被遭遇,如鄰院兀自綻放的花朵,繁華一時,凋零一時,花魂幾經生死,每逢春雨,再度甦醒。

姐姐的兒子來溫度假,忙著幫他安排假期。忙碌,為著製造一個狀似休閒的假期。每日逐項逐項完成事務,坐定靜心後,才驚覺夜已深。再無氣力熬夜了。再無什麼振奮眼皮或心神的拉扯了。

日子,淡著過,無關風月的觸動,或許也是有情人生的豪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