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客陸客遊落磯



落磯山脈北起阿拉斯加南到墨西哥,綿延二千多公里,其中最美麗最壯闊的景觀正好座落在加拿大的亞伯達省,每年為加拿大帶進大批遊客。

在溫哥華住了十來年,我卻是第一次進到落磯山脈。原因無他,只因相信落磯山脈不會消失,相信它會等在每一個我醒來的明天。

孰料世事變幻莫測,氣候暖化已將全世界最大的開放冰原給融化,面積不斷縮小中;冰原上的沖積地形,也因底層冰原的融解滑動,坡度每天都在改變中。原來,所謂「堅定不移」的,也不是那麼堅定,那麼不移了。千百年前唱著「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詩歌的女子,恐怕不曾想到,如此堅貞的誓言,原來是有有效期限的。

於是,今年總算踏上落磯山脈旅途。Alex依舊無暇陪同。我帶著孩子與外甥只好報了一個華人的旅行團。導遊很專業,是上海人。有專業的服務,卻沒有專業的油腔滑調,很得團友們的信賴。

有趣的是,團友們大多是來自各地的陸客,有從澳洲來的,紐西蘭來的,美西來的,上海、無錫來的,我們家四口則勉強算是台客。

落磯山脈奇石壯闊,湖泊明媚,自是不在話下,只是 ....對久居加拿大的我而言,它的風光實在太千篇一律(或許是季節的關係),少了意蘊的靈氣與處處驚喜的層次。有些像北美的水果,傻大傻大的。 



奧肯那根湖畔

我:「兒子,這裡漂亮哦!」
兒子:「淡水比較漂亮!」
兒子:「而且淡水還有夜市,這裡只有蚊子。」



名聞遐邇的路易絲湖 

我:「風景不錯哦?」
無錫團友:「還行,差九寨溝一點..」


有一百二十年歷史的春天堡壘飯店

導遊:「這飯店不得了,有一百二十年的歷史。當初創建人的理念是:『我們無法將美景出口,只好將世人帶進來。』」
上海團友:「我們上海也有!還不只一百二十年吶!」
無錫團友:「一百二十年?我們家家譜都比它長!」

Banff 鎮上的街景

我:「每天遊客這麼多,還能維持這麼乾淨,不容易!」
上海團友指著地面上幾個早已被壓成紙張般薄的煙頭說:「還是沒管好,還是有人亂丟。上海可不行,有人管的!」
我:(這... 有人在管嗎?)



哥倫比亞大冰原 

無錫團友:「我有點兒失望!」
我:「怎啦?」
無錫團友:「我去過香格里拉,那個天好藍呀,藍白分明,可美呢!」
我:「那兒比這兒高了一倍,肯定離天空近一點兒!」
(我總得替加拿大掙點兒面子回來啊!)

看更多照片

Comments

  1. 文中對話並無冒犯之意,只是想拿中西文化差異開開小玩笑...^^"

    ReplyDelete
  2. 上海團友:「咱鞏俐、章子怡,人美吧。」
    花花公子:「還行,差我老母一點..」

    ReplyDelete
  3. 呵呵..這是情人節禮物嗎?...^^

    ReplyDelete
  4. 這些對話都好有趣啊!^_^

    ReplyDelete
  5. 加拿大 - 有最美麗最壯觀的景觀還有千篇一律的風光
    洛磯山脈- 傻大傻大的北美水果
    大陸團員- 出門方知家有寶
    上海 - 揀煙頭的人多還有很時髦的古蹟
    淡水夜市 - 略勝加拿大蚊子
    香格里拉 - 去了就發現天堂是藍色的
    堅貞的誓言- 敵不過氣候暖化
    花花 - PLAYBOY 頭號美女

    ReplyDelete
  6. 哈哈,笑死我了,笑倒在電腦桌前。
    尤其是看到花花形容詞:傻大傻大,笑死了! 

    ReplyDelete
  7. 「幾個月的時間裡,在他自殺之前,他就這樣走遍世界絕望地尋找他生命的痕跡,尋找自己的回憶甚至別人的回憶。他望著那些房屋、城堡、森林,想著曾經看過這些景物而如今已不存在的無數世代;他明白了,自己所見的一切無非就是遺忘,而絕對的遺忘從他不再存在的那一刻起,終將告成。而我,也再一次想起,這個令人驚訝的事實(這顯而易見卻令人驚訝的事實):一切存在的東西(國家、思想、音樂)也都有可能不存在。」二零零八年 Milan Kundera 讀奧地利新生代作家 Thomas Glavinic (才三十七歲!)的小說 "DIe Arbeit der Nacht"(夜的工作)後寫道。
    (『夜的工作』寫一個住在維也納三十五歲的佈置顧問,一天去工作的路上他發現,這個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一個人,維也納死了,世界死了,無法打電話、沒有網路、沒有電車、更沒有人,即便所有昨日的痕跡都還在。於是他一輛車換一輛車,橫越這個被遺棄的世界。最後就如 Kundera 所說,他從英國帶著他女朋友的皮箱回到維也納,爬上史帝芬大教堂塔頂,墜落的同時閃過他的生活、幸運以及愛情。他堅定要在愛裡死去。)

    沒有永恆的風景,就跟沒有永恆的國家、政治或思維一樣,一切都有可能不存在,只有把片刻的美景收入眼簾,它才會成為永恆。
    或許因此我狡猾任性地愛到處拍照吧!

    ---
    把眼前的美景與自己狹隘的世界做比較,真是可悲....。

    ReplyDelete
  8. 在落磯山脈拍照時,我腦海有閃過你扛著D90在歐洲各國四處拍照的情景,D90應是甜蜜的負擔吧?...^^

    有位作家(好像是龍應台)很多年前曾經寫過在歐洲看到中國學者旅遊的情形,文中寫道,這些學者中有人站在長城上仰天長嘯,只因站在古蹟上那份內在情感的衝撞。但到了歐洲,卻對歐洲文物、史蹟無動於衷,在導遊背後,各自聊天。作家形容這是一批整天看著自己肚臍眼的人,無視世界之遼闊。...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的視界應脫開狹隘了?

    下午本來貼了一篇笑話要給你看,但覺似乎太簡化這問題,所以刪去,現在才得空給你補上這段。

    ReplyDelete
  9. 光年兄的詞條總結得妙趣橫生..^^

    加拿大有著千篇一律的壯闊與美麗...^^

    ReplyDelete
  10. Lili, 妳的明信片我就是從那個一百二十年的飯店寄出去的,不知妳收到沒?

    ReplyDelete
  11. 貼個笑話:

    上海人:北京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
    北京人:也就天安門、故宮、天壇、長城、頤和園、香山、十三陵、北海那幾個地方。

    上海人:噢,那幾個地方我在電視上看見過。比我們上海的陸家嘴差遠了。
    北京人:是嗎?

    上海人:你們北京出過什麼大文學家嗎?
    北京人:古代好像出過一位,叫關漢卿。號稱是東方的“莎士比亞”

    上海人:比我們上海的張愛玲差遠了。你們北京難道就沒有現代作家嗎?
    北京人:現代好像出過一位叫王朔的痞子作家。

    上海人:比我們上海的衛慧差遠了。那“性”描寫的..........。哎,你們北京的運動員怎麼樣?
    北京人:體育我不太懂,好象有一個叫謝軍的,拿過幾次棋後。

    上海人:那比我們上海的何智麗,啊不,現在叫小山智麗差遠了。日本人都特別喜歡她。你們的謝軍呢?
    北京人:日本人不喜歡她,只能在北京的家裏貓著唄。

    上海人:你們北京的演藝明星多嗎?
    北京人:好象有一個叫李連傑的傻小子,沒什麼本事,才幾百萬美金的片酬,只能在好來塢瞎混。

    上海人:那比我們上海的陳沖差遠了。別看陳沖的片酬也就是李連傑的十分一,但我們的陳沖敢脫呀!
    北京人:我特別喜歡看陳沖的脫戲。

    上海人:你們北京就沒別的演藝明星了嗎?
    北京人:好象還有王菲、章子怡吧。不過都沒什麼名氣。

    上海人:那你們北京的科技精英多嗎?
    北京人:有幾百名院士吧,好象占全國的三分之一強。

    上海人:那不能算是北京的,應該按原籍算。
    北京人:噢,對不起。

    上海人:我聽說北京出太監?
    北京人:他們的原籍不是北京,都是淨了身後送到北京的。

    上海人:不能這麼說,國際慣例是在哪工作、生活,就是哪的人。
    北京人:那為什麼院士就按原籍算呀?

    上海人:太監能和院士比嗎?出個院士光宗耀祖,太監誰跟北京爭呀?
    北京人:那在上海工作的院士,原籍都是哪里的呀?

    上海人:不管原籍是哪里的,我們都管他們叫“新”上海人。
    北京人:那在上海工作的蘇北民工、安徽民工呢?他們是不是也叫“新”上海人呢?

    上海人:不是、不是,他們還叫外地民工。
    北京人:明白了,難怪上海人總說自己素質高呢?原來是這麼算的呀!

    上海人:明白了吧。

    ReplyDelete
  12. D90 從來不是旅行的負擔啊!!(鏡頭太遠倒是經常性負擔)

    ReplyDelete
  13. 我在測試flickr的功能,所以把相簿貼了上來。

    之前在side bar使用Blogger內建的flickr網頁元素,在iPhone看時會出現亂碼..>"<

    ReplyDelete
  14. 出門前我在D80跟傻瓜Sony之間掙扎許久,最後還是選擇傻瓜Sony。還在路上時就後悔了。

    ReplyDelete
  15. 落磯山脈綿延千里﹐早上出發﹐開到晚上﹐仍不見盡頭。好景連連﹐造成視覺麻木﹐能體會千篇一律的感受。

    娘﹕醒醒﹗快看﹗好壯觀的景色﹗
    兒子﹕ Wow!!
    (二十分鐘後)
    兒子﹕媽﹐妳看﹗
    娘﹕哦...別吵...媽咪有點睏了..

    加拿大的美麗與壯闊﹐值得慢慢一頁頁地細品。有些路啊﹐或許全家一起走會好些。多一雙眼睛﹐少一分牽掛﹐一路停停走走﹐才好發掘令人驚喜的層次。

    旅行團雖省事﹐但少份自在﹐景點的選擇常著眼於商業的考量。就拿哥倫比亞大冰原來說﹐每個人近五十元的票價﹐我覺得有些不值。傻大傻大的風光﹐如果自己開車﹐沿路有很多地方﹐可以拾起背包走到冰河旁﹐體驗近距離的接觸﹐只要小心行事即可。既可欣賞同樣類似的美景﹐又不需花一毛錢。

    不是景不美﹐不是天不藍﹐或許是買門票看月亮﹐與期望有差落﹐才引發大陸團員的失望。上海團友的言詞別放心上﹐畢竟還有片刻同遊的機緣。或許就像一個自豪的母親當眾忘情地讚揚自己的子女﹐雖然沒有看不起其他小朋友的意思﹐但也不自覺地讓別人的母親感到渾身不自在。是無心之過。

    旅行團走馬看花﹐不如在家照鏡子。嗯﹖

    ReplyDelete
  16. 花花的文應該是客氣話,說加拿大風光傻大傻大,千篇一律,就像在外人前叫自己孩子「犬子」一樣,謙虛的意思吧?

    ReplyDelete
  17. 最近台灣流行一句廣告詞﹕殺很大。 我一直搞不清那是個什麼東東﹐意識到自己跟不上時代﹐頗有挫折感﹐覺得自己傻很大。

    讀花花的遊記﹐對傻大傻大的落磯風光﹐卻有另一番領悟﹐似乎拾回一點信心。傻大傻大﹐雄偉有餘﹐靈氣不足。

    我總覺得﹐其實山水本無靈氣﹐是一面鏡子﹐反射而已。一個感動的靈魂﹐一顆悸動的心﹐在渾然忘我的剎那間﹐散放出靈氣﹐迴蕩在天地之間﹐山水就感染了靈氣。

    名山勝水總是那樣依賴著感動的靈魂﹐一波接著一波。

    北美水果﹐很難感動什麼靈魂﹐就只好一直傻大下去。

    ReplyDelete
  18. 星辰的意會很有人情味...^^

    光年兄,跟不上台灣的流行語事小,與台灣朋友心境上的脫節,才是我最感挫折的地方。

    所謂人靈地傑,興歐洲、亞洲相較,北美的靈魂太年輕,略帶傻氣,偶而莽撞。

    ReplyDelete
  19. 帶兩個壯丁出門,一個扛行李一個背相機呀!
    給相機的袋子已經看中了,就等聖誕節打折啦!:)

    本來生活的環境接受的訊息都不相同,難有心境上的一致性,不需要氣餒。

    ReplyDelete
  20. 看到要等聖誕節打折才下手,就有說不出來的親切感,這就很像住在國外的啦!...^^

    ReplyDelete
  21. 光年總結又把咱家給笑岔了氣 , 吃東西時尤其危險 得避著...

    風景好看! 笑話令人開心 ...

    看來傻大傻大的北美水果最博得大家鍾愛..^^  咪兔!

    出了自家門 還帶著框框 , 心納不下天下景 就有點可惜了...



    光年兄提到<殺很大>這詞兒 就算在台灣一些文人的眼中, 也是讓人頭很大的文化病態!
    略懂詞性的人莫不大搖其頭, 電視媒體的負面影響還真不容小覷...(所幸 ,"瘋頭"過了 兩年之後 已少有人用 )

    流行的怪詞讓人覺得跟不上時代, 實則大家夥都感冒了, 還沾沾自喜, 沒感冒的人埋怨病菌為何不上我身?
    在海外也不必有那麼些許的焦慮 , 就算在台灣的我們碰到這種無明、 無俚頭, 也只能當它是多元社會之必然之惡及商業競爭下出產的怪物吧! 無奈之餘 只能一笑置之 !

    ReplyDelete
  22. 光年兄兩年前的留言幽默又風趣,現在反而很拘束,尤其中了飛刀之後。^_^

    ReplyDelete
  23. 小朋友用用火星文還覺可愛,偏偏有些作家也湊熱鬧,文章標題每天都有不同的”殺很大”,看了就有些不自在了。

    ReplyDelete
  24. 星辰,

    兩年也夠長點兒年歲,發生點兒心情,收放之間,就看輕功練到什麼程度了...^^

    ReplyDelete
  25. 很大、的部分、的動作、care、fu...,確實也只能無奈一笑置之,但僅是表面,心裡仍是非常反感。可是我所用的言語中一定也有很多詞是上一輩人聽了只能無奈一笑置之的。

    查資料時看到當年「幽默」譯詞的由來,很有趣。
    http://13403162.blog.hexun.com.tw/56605928_d.html

    ReplyDelete
  26. ally這個連結太有趣了,呵呵...

    除了「幽默」,我對文中所提網路突然盛傳林語堂「一夕話」這事有興趣。也不知是從那裡開始的(直覺就覺得是從大陸來的),網路也廣傳一篇膚淺到不行的文,內容在談男女關係,無端端冠上「張愛玲」的名字。一堆小朋友居然也就一傳十十傳百地傳了開來,其中沒有一句話是張愛玲書裡找得到的...現在是不是流行栽古人的贓啊?死無對證,百口莫辯!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再談林奕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