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十三,與娘不一般


image by Esther Fan

人道:「買屋先看樑,娶妻先看娘」,又道:「女兒十三,與娘一般」,說的都是女兒延續母親的品格與性情。在我十三歲的時候,是不肯接受這話的,因為打從心底不願接受這種「命中註定」。總想著天高地濶,無論如何也能創造出另一番嶄新的生命樣貌。

如今走到中年,才發現,有些本質的東西,其實只有一種面貌,譬如善良、譬如真誠。無論我曾以多少模式為創造生命樣貌忙碌著,無可否認,母親對家庭的忠心耿耿與任勞任怨,仍在我的回憶中呈現出一種迷人的純潔。或許母親與代表母親那一代如劉姥姥般的生活哲學,始終是我生命軌道的圓周與中心。
如今,我的女兒也十三了。喜歡看恐怖片,畫黑色漫畫。內向寡言的外表下,有一雙因未經世事而不知天高地厚的睥睨眼神,像一隻驕傲的小鹿,過度天真的靈魂,披著略帶叛逆的外衣。橫看豎看都與她的娘不一般。

直到昨天我問一位教會中曾經服事過我的弟兄:「我小時候有沒有像她這樣啊?」,他笑著說:「跟她一樣大時,妳沒有女兒漂亮,但她沒有妳調皮。」,啊,我調皮?....是啊,這才想起來,當年被人稱為頑皮豹呢!捉弄同儕、捉弄服事者,在家不敢頂嘴,在外面卻公然與師長辯駁....父親因此曾經搖頭,封我為「紅衛兵」.......。原來,我的青春期,也是一隻亟欲拆穿所有權威網羅與道德繩索的過動靈魂。

女兒不像現在的我,卻像極十三歲的我--那個因青春激素而騷動不安的我,因女兒的延續而重現眼神......。




女兒筆下的女主角均被封了口,我問她為什麼?
她笑了笑,半天才說:「因為我不會畫嘴唇。」

女兒筆下的哥哥

2011.06.23 加幾張女兒今年一月左右的畫作:






這幾張是她第一次用麥克筆嘗試的作品。


粉彩。


這是她較小時用鉛筆畫在自已畫本上的,未完成。(寶兒專輯的封面)。

Comments

  1. 有人說,張愛玲沒有女兒太可惜,如果有的話,可以把她的天份傳留下去。

    看花花女兒這幾張畫,已經可以想像她傳承了花花的才氣了!

    ReplyDelete
  2. 哥哥旁邊有個愛心,真是太可愛了!:)
    不會畫嘴唇,就像不知道怎麼表露表情一樣吧。

    真是有才華呢!

    ReplyDelete
  3. 花花

    女兒不止是不會畫嘴唇喔!可能有很多話或想法無從表達喔!
    因為我小時候也畫過同樣的畫.....(T__T)

    ReplyDelete
  4. 莎兒,謝謝,我有注意到。昨天跟朋友討論,朋友回覆如下:

    那個我也注意到了。不過我倒不覺得是真實性的感受,或自由的囚禁。青春期的感受與慾望容易受太多東西影響,對情緒本身並不是太理解與敏感,容易混淆許多心裡冒出來的感官,卻無法好好表達它的意思,因為情緒經驗還不夠。

    而且青春期的慾望應該是直接而侵略性的,她不會畫一個被囚禁的自己借而抒發鬱悶,而或許是打破一切的企圖。所以我寧願解讀為:黑色漫畫,憂鬱,酷!

    這個答覆頗安慰我,但不知莎兒有何看法或意見?

    ReplyDelete
  5. 十三歲前﹐必須百分之百依賴母親的呵護﹐才得以成長。

    十三歲後﹐自我意識的認知﹐對未來的人生﹐萌發屬於自己的期待。

    母親眼中的叛逆﹐或許是對逐漸失去的百分之百﹐感到有些不安。

    在這裡祝福音符上的女孩﹐在人生的五線譜﹐編織出幸福的樂章。

    也期盼一旁的紅衛兵﹐放下母親騷動不安的的焦慮﹐充份享受女兒自我表達的才華。

    ReplyDelete
  6. 光年兄大駕光臨,歡迎!
    您的留言真是過來人的智慧 ,體會到為人母者的焦慮與不安!

    我因正在外地旅遊,收訊斷斷續續,無法多聊,有空再向您請教父母經。

    To; Lili
    我在飯店給妳寄了一張明信片,希望妳喜歡!

    ReplyDelete
  7. 花兒

    你朋友的解讀很棒 ^^

    莎兒

    ReplyDelete
  8. 女兒十三﹐與娘不一般。或許家裡有人暗喜偷笑﹐幸好如此﹐ 不然又是一個紅衛兵。

    毫無疑問﹐女兒承襲了爸媽的藝術細胞﹐才華橫溢。至於這幾張畫﹐讓老媽心跳加速﹐甚至懷疑血脈相傳在哪兒出了差錯﹖

    我的直覺是這些畫屬於那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另類表達﹐‘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誇飾耍酷。並不代表內心世界存在什麼值得擔憂的問題。

    倒是囚不住的才華﹐封不了的細膩﹐敏銳的筆觸﹐與娘展示的文采﹐同樣的出眾。

    ReplyDelete
  9. 謝謝光年兄稱讚!...^^

    四人幫都倒台好久了,我沒當紅衛兵也很久了...^^

    ReplyDelete
  10. 所以妳女兒十五、我兒子十二了。

    昨天跟浪漫派朋友(我說剛當媽時遇到<太浪漫>的媽媽同儕,害我也在那裡拼命裝浪漫想拼場的那位)談到她女兒(十四)可能正在談戀愛或有談戀愛的感覺。是說、我覺得蠻幸運的,這朋友當媽十幾年了終於變得比較實際,而我實際十幾年了雖然還是很大聲婆,不過總算在長期對抗浪漫之餘,也算有一點餘暇可以偶爾隨便浪點漫。

    不過我有隨便浪點漫嗎?好像還是沒有。 :D

    ReplyDelete
  11. 是啊,女兒十五了!正是個懷春少女!好在她早熟,還不致浪漫到無法無天...^^

    雖說stone強調自已對抗浪漫,但還是覺得stone有著浪漫情懷,否則,怎會為了戲劇而拒絕聯考呢?...那可能還不是隨便浪點漫能作出來的...^^

    ReplyDelete
  12. 欸,人生最浪漫時代當屬十二到二十吧?至少我有限的人生次數裡,這證明為百分之百唯一樣本數啦。 :D

    但是媽都當了還浪漫,這行嗎?浪點漫,等下把小嬰兒都摔到地上了,還得了啊! *_* 所以說是應該適時轉換調性,不然可就荒腔走板了。 ^_^

    ReplyDelete
  13. 咦?這篇是光年兄第一次在”花想”留言嗎?都兩年了?...

    ReplyDelete
  14. 當媽還浪漫是怎麼個浪漫法啊?我是不知道自已有沒有犯這種毛病,不過魔羯座是”現實型”的,再浪漫也浪漫不到那兒去。

    我也正想說,人生能浪漫的時間還真不多,不用抗衡也會過去的...

    ReplyDelete
  15. stone,facebook上有我家女兒的照片,我把權限給妳,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ReplyDelete
  16. 我朋友彈鋼琴、也愛聽古典,就這兩個條件來說,我本來以為我應該跟她很合得來吧!但我記得以前在信誼看到她從音樂角度開始寫當媽的感懷,就覺得實在太浪漫。

    怎麼個覺得法現在也說不清楚啦,不過像我自己在懷孕時是很想練鋼琴,那時還在當記者,正常來說每天要出門跑新聞才對,但我常常謊稱懷孕不適,其實根本是在家裡練琴 :D 。那時我家狗 lulu 還是年輕狗(大約四歲),就每天乖乖坐在我的琴底下聽我練琴;另外一個乖乖的就是肚子裡的小孩囉。 ^_^ 我都是練巴哈之類比較沒有亂七八糟感情的平和理智型小曲,這種可能有利胎教,所以我小孩從出生就是個很平穩的個性,跟我差不多處變不驚吧,哈哈。

    其實這樣偶爾翹班練琴的次數也不多,多半是彈個一兩小時就乖乖出門工作,還是算有節制的啦。嗯,我想跟浪漫相對的概念及態度應該就是<節制>,還不必然是<理性>。不節制,就不可能穩定及平和。不管是做事的頻率與數量、情緒的感應與波動,都是需要人很自覺地訓練<節制>才行。

    ReplyDelete
  17. 唉,那我大概就是給他們聽太多舒伯特,尤其兒子,浪漫又重感情,男生這樣,成嗎?真是!呵呵..

    很自覺地訓練”節制”,重點便在於自覺!有些人對自已情緒的宣瀉是很任性的,即便哀傷,也未必肯受安慰!

    ReplyDelete
  18. 新加幾張女兒今年年初的習作。

    ReplyDelete
  19. 自覺和節制是同時充要的條件啦!

    有些人可是自覺得很,但卻是自覺地<不節制>。

    ReplyDelete
  20. 真是了不起的作品!她才十五歲耶!讚讚讚。

    ReplyDelete
  21. 謝謝稱讚!客提兄說她可以跟輕五比了...^^(其實差遠呢!)

    ReplyDelete
  22. 當然可比啊!輕五那些畫不也是高中還是國中時畫的?正好兩人畫<好畫>的年紀相當呢! ^_^

    ReplyDelete
  23. 輕五那是高中,但筆法老練得不像個學生。

    ReplyDelete
  24. 哇,花花女兒真有才氣!現在婷婷玉立了吧?有才氣的小美女,追求者會不會一大堆?^_^

    ReplyDelete
  25. 一大堆?好像沒有耶,她不太把同年齡男生放在眼裡...^^

    ReplyDelete
  26. 嗯﹐每個孩子不同。我女兒從初中以後就很少和女同學結伴﹐總是跟一群男同學稱兄道弟﹐不是男女朋友的交往﹐而是走數學理工的同道。

    ReplyDelete
  27. 昨天跟朋友聊到<父母同心、其力斷金>的可能性,前文提要是有些家庭可以兩個家長分工合作,一起幫小孩對付功課(我是覺得小學的東西簡單到不行,不知道家長為何要主動插手),很潛意識地就自動翻譯為<可以一起打斷小孩的腳筋>。

    我從小幸運,生活在父母完全不插手的家庭;自己的自由思想也使我認為給小孩越大的空間、讓他自己去摸索如何給自己慢慢構築自己人生的框架,才是對我來說合理的選擇。當然每個小孩只有一次人生(跟父母一樣),要怎麼讓自己耐心等待這<一個人生>自己發展運行,的確需要做家長的極大的節制與忍耐。一般人大概都不願意做這種規模的節制與忍耐,或者總是迷信身為家長就有繪製藍圖的特權、下指導棋的威嚴;要他抽出控制的手應該比什麼都難。

    無所謂好壞啦!每個人一條命,上天給了他什麼性情能力什麼環境同儕,那都是他必須自己去打的一手牌。我也只是照我自己的性情選擇做我這種的家長而已。 :)

    以上小感想好像跟花花的文無關,不好意思、借放在這裡囉。

    ReplyDelete
  28. 之前討論虎媽那篇文章,stone不知有沒有看到?
    痴心父母古來多

    我們那年代,父母插手的好像比較少?天生天養的多。現在孩子比較幸福(或可憐?),現在的父母也辛苦。教會有位年長的弟兄就告訴我,他很同情我們這一代作父母的,壓力比他們那時候大得多!

    ReplyDelete
  29. 我覺得我做家長的壓力,正好就是來自其他家長同儕哩。 :D

    所以最好不要跟朋友們談我的教養理念,免得我受到無謂的壓力。 ^_^

    好像我碰巧看到的你談到你兒子那篇(山河錄那篇)裡面,光年兄也提到虎媽戰歌,我這才比較記起她這書大概是今年一月才出的英文版?還是更早幾個月?我在台灣的媽媽朋友們當然也有人讀她這本書的,連我這買書癖的上次也順便買了。就當成看看不同個性的人的自傳好了。

    ReplyDelete
  30. 關於教養問題,我最好的顧問,是人在維也納的小少爺,他長成的樣子,剛好是我喜歡的..呵呵,所以我都問他,他媽媽怎麼帶他的?他真實的感受,不比我們這些家長同儕在那兒猜來猜去準確?他說的,與妳差不多哦~,他說他父母給他們極度的自由與空間,而他也在其間悠遊成長。

    我寫山河錄那篇之前(能寫成文是因為心情己經平復和穩定),小少爺及他的母親,給我很大的安慰。如果那時我遇到一個虎媽,我想我只會得憂鬱症....^^

    (光年兄說:『難怪去年年底妳那麼氣悶』,指的就是”山河錄”之事,不過也提醒我,事情根本沒多嚴重,至少還沒讓我當上阿嬤....^^)

    ReplyDelete
  31. 呵呵呵,是呀,我意外看到山河錄那篇,自己看時也忍不住笑了,因為想起光年兄前幾天還這麼誠摯地祝福你寬心接受阿嬤身份,覺得這位老兄真是宅心仁厚寬宏,的確是個值得交往的朋友。 ^_^

    ReplyDelete
  32. 他老兄還為此一夜沒睡好!害我蠻感動的!哈哈哈!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再談林奕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