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0

凌晨四點三十分

00
凌晨 4:30。
回台一週,我總在睡似醒,醒似睡的凌晨時分等待整座城市甦醒。原來城市的清晨仍有鳥鳴啁啁,最早起的公路車聲, 仍趕不及晨起覓食的鳥。

媽媽跌倒了

前幾天早上要送孩子出門前,接到我媽電話,她是打來「唸」我幹嘛給她寄那麼多營養食品?唸我花錢,唸我不聽話,她叫我不要買我又買....唸了一串後,幽幽地說:「我這把年紀了,還能活多久?不要再為我花錢了!」。我因趕忙要送孩子上課,催促她掛電話,邊掛話筒邊說:「妳乖乖吃就是了,不用管錢啦!」 

櫻情與冬奧餘情

Image
01

滿城櫻華展姿,好個春滿人間。這才體會「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這「千萬」二字下得多麼有力道。

今年春天早到,恰好與冬奧餘慶撞個滿懷,在滿天紅白交映的旗海間,櫻以柔美之姿填上空白,着着實實添了一片繽紛。

但今晨看到幾棵櫻花樹櫻絮滿地,無計留春,萬分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