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愛著了-淺讀夏宇

我沒有別的意思,
我只是想寫一些離題的詩,
容納各種文字的惡習。------夏宇

感謝stone提供書影

多年來現代詩一直是我不願碰觸的範疇,雖然前一兩年沉迷於鄭愁予婉約的意境中。不願碰觸現代詩最基本的原因,我猜測是因為我無法掌握它們的節拍,看不懂它們的音律;甚而,不太懂它們的語言。


但近來試著將自己的觸角往外延伸,如果學海無涯,我便不能只在自己的小漁舟中渡餘生。

夏宇是忽忽介紹給我的一位女詩人。她曾以童大龍、李恪弟等筆名發表了不少流行歌曲的歌詞,一直以一手寫詩,一手寫詞為創作的方向。是台灣詩壇上一位重要的女詩人。

讀夏宇的詩,在她拼貼、組合、文不對題、支離破碎的意象型態裡,我七零八落的思緒亦逐漸逐漸被拼貼,被組合,被帶到她看似遊戲的文字情境裡。語言的冷峻和多層次的意象是夏宇的基調,這對習慣了暖色系的我來說,像是一道銅牆鐵壁,但越過這道牆,我看到了前所未見的風景。

互相愛著了

互相撕下肩膀上曬脫的那層皮 
這樣互相撕下皮 
找不找得到另一個人可以這樣 
互相撕下皮呢 
而不必說什麼我等你呢 
也不必去旅行社訂不到房間那一套 
也不必讚歎那些修復的 
教堂和廟宇 
沒有另一個名字卡在喉嚨 
而又等待那些脫口而出 
沒有另一套什麼遇見 
在另一處什麼海邊 
沒有另一輩子 
沒有另一種後悔
所有的都絕對 
都可以死—— 
我讀過的另一個譯本
意思大致是正確的 
文句也還通順,它的存在本身
也就是它的存在的也算
合理的解釋設想也被
另一較差譯本所愉悅過
而最終也到達過什麼
而引起的
也不見得要真正面臨的對質 
而涉及的所謂 
被強行分割的 
而不得不來到 
的陰影部分
Loving Each Other

Peeling each other's sunburned shoulders 
Peeling each other's skin 
We could look forever and never find anyone else for 
Peeling each other's skin like this 
No need for the words, “I'll be waiting for you” 
No need to scramble for rooms on some excursion 
Where we ooh and ah over all those 
Church or temple restorations 
No fear of calling out 
Some other name 
No other seaside rendezvous beckoning 
No other lives 
No lingering regrets 
Everything so absolute 
We could die for it— 
I once read another translation of this 
Faithful in the main 
Easy to follow, its existence alone 
Reason enough to be Imagine 
This lesser version met 
Expectations, even gave a certain pleasure 
And arrived somewhere in the end 
Provoking an unnecessary confrontation 
That brings to light 
Those forcibly rendered 
Slivers of shadow 


Translated by Andrea Lingenfelter

flower 2006.06.25

Comments

  1. 「離題」與「容納各種文字的惡習」對我便是震撼。主題的合法性與文字潔癖一直是我以為的正統..

    讀夏宇的詩,為要顛覆自己。 2006/06/25 12:36

    ReplyDelete
  2. 六月號的《中外文學》以極重比例介紹夏宇的詩作及翻譯的作品,這首【互相愛著了】是夏宇發表的新作之一。

    2006/06/26 00:15

    ReplyDelete
  3. 她要出新詩集了

    2007/02/28 23:23

    ReplyDelete
  4. 詩集名稱是?...

    看到一篇文,閱讀夏宇的幾種危險性,寫得很有趣...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eyetoeye/3/268158/20010609014006/
    2007/03/01 03:29

    ReplyDelete
  5. 詩集名稱我忘了問
    不過 我要跟她見習自費印刷的種種
    美編啦 選紙啦
    打算日後自己出書自己賣
    再也不用看別人的臉色而寫東西
    找回寫作最自由的動力
    很棒吧!

    2007/03/02 02:21

    ReplyDelete
  6. 當然啊,如果能自己賣的話是最好的了。不過其中應該也有些風險,妳可要問仔細了...

    2007/03/02 09:18

    ReplyDelete
  7. 風險應該就是投資的問題吧 !!
    就當定存領利息好了 ^^

    不過還沒那麼快啦 !! 如果能出的話最遲也要等到明年。我想參加九歌一個200萬的長篇小說比賽,到明年三月底截止。幾乎有一年的時間可以磨。

    2007/03/02 14:58

    ReplyDelete
  8. 好好加油...^^

    2007/03/04 11:52

    ReplyDelete
  9. 花花,妳有沒有看小留言版?有人留言要進來哦。我怕妳沒注意,來給妳通個風!

    ReplyDelete
  10. 謝謝星辰。我有看到,可是...還是不知要怎回啊。

    ReplyDelete
  11. 花花再不開門,會不會鬧暴動? ^_^

    ReplyDelete
  12. 那兒的話?這個世界沒有了誰,地球都照樣轉動,何況在網路上?

    ReplyDelete
  13. 畢竟還是有些人很期待看到花花的文章,我多年來的習慣也是每天上班前先進來看看花,一下子看不到,會很失落。留言版也有人這麼說。

    ReplyDelete
  14. 這麼說花花的文也很危險,看了會上癮。

    ReplyDelete
  15. 嗯...不無可能...我每個字都撒了安非他命...^^

    ReplyDelete
  16. 看到這篇,我掃瞄了一張夏宇詩集備忘錄的書影,給妳備用。 ^_^

    ReplyDelete
  17. 謝謝stone!...^^

    剛在FB看到妳說這本備忘錄值四千元?(有人說值一萬呢)
    那兒人多,我不好說話,回來這裡說。

    忽忽也有這本,以蠻高價錢賣給另一位中時作家(我忘了是誰),因為是簽名版的。她為此寫了一篇文:給備忘錄的備忘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