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1

奇花異草

Image
在花市看到這個花,乍看以為是 Artichoke flower,原來不是。是帝王花(King Protea),聽說是南非的國花,也是夢幻花草一族。


閒來無事不從容--拈花惹草
附對聯

Image
↑ 午后的陽台 雖然過敏得很嚴重,但每天在陽台上拈拈花惹惹草,還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微風習習,在這樣的陽光裡,每一事物都溫柔地甦醒,彷彿連天空,都有自己的名字。

寂寞,你配嗎?
附老樹不寂寞 及孤獨及家族

Image
圖:老樹不寂寞 / by 晴陽
00
這篇是2011/06/01寫的。本不想發佈(原來我的耐性也只有一星期, 又一星期),但因有人在舊文孤獨的美思裡,留言直指我的話:『下回說自已孤獨時,小心別人會說:孤獨,啊妳配嗎?』犀利,於是想起這篇我在某種忿忿的情緒下寫的文。通篇迂迴,辭不達意,實則要說的,也就是這句:『寂寞,妳配嗎?』!

牽手半世紀/與光年兄聊最愛

Image
天秤家看到光年兄這篇多年前的舊作,一時興起討論,從老夫老妻聊到返鄉探親、初戀情人歸來,中間引用典故,光年兄一一以詩詞作答,饒有趣味。

夢幻花草

Image
↑耬斗菜
這花貌似天仙,卻有個「菜市場」名字--「耬斗菜」,不知為什麼叫菜,看起來不像可以吃的樣子...^^

美麗失敗者與黃蝴蝶

Image
2009.04.24


01

兩個黃蝴蝶,雙雙飛上天。
不知為什麼,一個忽飛還。
剩下那一個,孤單怪可憐。
也無心上天,天上太孤單。

小時候讀胡適之先生這首白話詩,讀到「剩下那一個,孤單怪可憐」時,總是惆悵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