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半世紀/與光年兄聊最愛


天秤家看到光年兄這篇多年前的舊作,一時興起討論,從老夫老妻聊到返鄉探親、初戀情人歸來,中間引用典故,光年兄一一以詩詞作答,饒有趣味。

不過,在還沒進入主題之前,想先跟大家分享一段維也納朋友寫來的一段信的內容:

『坐公車經過一五星飯店,門口一西裝筆挺中年男子單腳跪下幫老婆繫高跟鞋鞋帶。完全是愛戀中的人的專注。後來在捷運站手扶梯上站在一對老年夫妻身後,靠右站一人一階梯,老爺爺把頭抬起往後看婆婆,她給了他一吻。兩人觀光客的裝備,手始終牽著。都是短暫的瞬間,輕如鴻毛,渲染整個見證者的心理。愛情最強大的力量莫過於,超越彼此,幸福滿溢。』



半世紀的牽手 / 光年

Post by Dreamylibra at 4:31 pm under buzz lightyear,文學。創作
可還記得妳我初識的時候﹖
不經意地在校園中邂逅﹐
妳微紅的臉蛋幾顆青痘﹐
痴迷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交個知心朋友﹖”
可還記得妳我約會的時候﹖
手牽著手在月光下漫走﹐
妳微紅的臉蛋幾度嬌羞﹐
陶醉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做我終身配偶﹖”
可還記得妳我結婚的時候﹖
手挽著手在賓客間謝酒﹐
妳微紅的臉蛋幾許成熟﹐
歡笑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和我長長久久﹖”
可還記得妳我懷孕的時候﹖
手疊著手在肚皮上輕揉﹐
妳微紅的臉蛋母愛盈眸﹐
喜悅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和我為家共謀﹖”
可還記得孩子生病的時候﹖
手握著手在床榻邊嘆憂﹐
妳微紅的臉蛋幾分消瘦﹐
憐惜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和我求天保祐﹖”
可還記得妳我吵架的時候﹖
手指著手在房間裡互吼﹐
妳微紅的臉蛋幾聲怒咒﹐
懺悔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和我和好重修﹖”
可還記得妳我退休的時候﹖
手牽著手在黃昏時泛舟﹐
妳微紅的臉蛋依偎我袖﹐
夕暉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和我返鄉一遊﹖”
可還記得妳我白髮的時候﹖
手牽著手翻看照片懷舊﹐
妳微紅的臉蛋青春不留﹐
回憶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和我細數春秋﹖”
可還記得妳我年邁的時候﹖
手牽著手接受兒孫拜壽﹐
妳微紅的臉蛋些許老醜﹐
幸福中我鼓起勇氣開口﹐
“可願和我來世相守﹖”
50 responses so far

50 Responses to “半世紀的牽手 / 光年”

  1. floweron 14 May 2011 at 7:21 pm1
    這首寫得很有情趣。
    但有點不明白,都牽手半世紀了,為何還要”鼓起勇氣”才能開口?
    遇到一對老夫婦,先生臨終前,希望買個塔位,能放兩個罈的。連太太的一起買。
    太太卻不肯,說:『我連跟你樓上樓下作鄰居都不要!黃泉路上就算遇到了,你也別跟我打招呼!』哈哈,好深的恨哪!
  2. 光年on 14 May 2011 at 10:06 pm2
    愛在心中燃燒﹐愛靠眼神傳遞﹐愛在床上演繹﹐愛靠勇氣開口。
    半個世紀後﹐火苗雖仍旺﹐老眼已昏花﹐床頭搖欲墬﹐唯有靠鼓氣。
  3. 光年on 14 May 2011 at 10:08 pm3
    曾在餐館看鄰座吵鬧﹐老太太堅持要離婚﹐兒女圍著苦言相勸﹐孫輩嘻戲兩小無猜。
    呵呵﹐年紀也會失效。
  4. floweron 15 May 2011 at 12:54 am4
    呵呵,床頭搖欲墜,害我笑了一晚!
    光年兄應該把這種吵鬧寫進牽手半世紀裡,尤其”返鄉一遊”,其中可能還會冒出來個前妻…^^
  5. 光年on 16 May 2011 at 8:22 pm5
    或許花花看了光年幾篇舊文﹐大多在結尾遇到意外﹐所以對五十年牽手如此平淡的結局﹐有些不習慣。當初之所以寫下這篇﹐實在是因為有感而發。
    平常空蕩的停車場﹐在快到聖誕節的日子﹐變成了一片車海。我開著車子繞來繞去﹐就希望能搶先別人佔到一個新騰出的空位。
    眼前出現一位白髮老太太﹐她站在馬路當中四顧張望﹐無視來往的車輛﹐好像迷了路﹐不知自己該往哪個方向。怎不知危險呢﹖我心裡有些抱怨。等了一會兒﹐我才意識到她或許是個痴呆症的病患。除了用車子幫她擋路﹐也不知自己還能做什麼﹖
    突然橫裡衝出一位銀髮老先生﹐他先向大家點頭致歉﹐然後抓起老太太的手﹐就像一個母親帶小孩那樣﹐慢慢地牽著她走。
    我怔怔地看著他們手牽著手走進一家餐廳﹐一時忘了自己搶車位的任務。回到家﹐那一幕一直在我腦海裡打轉﹐才寫下這篇‘半世紀的牽手’。
    好像只能有這樣的結局﹐怎麼辦﹖
  6. floweron 16 May 2011 at 9:27 pm6
    光年兄小看我了…我那裡會以為這是平淡?我很少說您寫得有情趣吧?… :19:
    聖誕節日裡的銀髮夫婦,讓我想起New York, I Love You那部電影的最後一段故事,很感人。New York, I Love You講的是在紐約形形色色的愛情故事,有一夜情、有同性戀、有異教徒…等等,最後卻以一對老夫妻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尋常日子作結束,很耐人尋味。
  7. floweron 17 May 2011 at 12:29 am7
    對不起,我知道光年兄為什麼以為我認為結局太平淡了,因為我說應該把吵鬧情節或前妻寫進去?
    在台灣時,聽到很多老先生返鄉探親,衍生許多問題,其中較嚴重且廣泛的,就是前妻的出現,所以才會想到這個。而吵鬧情節,當然就是聯想到New York, I Love You的劇情,覺得這才是真實人生。
    突然想到,光年兄之前提的鞋子故事,不知是不是陳映真的故事?陳映真先生少時與表妹有婚約,後來四十年相隔,表妹終生未嫁,而他在台已有家庭。兩人通上音訊後,陳映真先生收到表妹寄來親手縫製的鞋子…
    後來聽說,陳映真先生把表妹接來,兩人共渡餘生。(陳妻已故多年)
  8. floweron 17 May 2011 at 4:16 pm8
    唉,又要對不起,不是陳映真,是張拓蕪啦!
    洛夫為此寫了一首詩:
    寄鞋/洛夫
    間關千里
    寄給你一雙布鞋
    一封
    無字的信
    積了四十多年的話
    想說無從說
    只好一句句
    密密縫在鞋底
    這些話我偷偷藏了很久
    有幾句藏在井邊
    有幾句藏在廚房
    有幾句藏在枕頭下
    有幾句藏在午夜明滅不定的燈火裡
    有的風乾了
    有的生霉了
    有的掉了牙齒
    有的長出了青苔
    現在一一收集起來
    密密縫在鞋底
    鞋子也許嫌小一些
    我是以心裁量,以童年
    以五更的夢裁量
    合不合腳是另一回事
    請千萬別棄之
    若敝屣
    四十多年的思念
    四十多年的孤寂
    全都縫在鞋底
    洛夫於詩後附記:
    好友張拓蕪與表妹沈蓮子自小訂婚,因戰亂在家鄉分手後,天涯海角,不相聞問已逾四十年;近透過海外友人,突接獲表妹寄來親手縫制的布鞋一雙。拓蕪捧著這雙鞋,如捧一封無字而千言萬語盡在其中的家書,不禁涕淚縱橫,欷嘆不已。現拓蕪與表妹均已老去,但情之為物,卻是生生世世難以熄滅。本詩乃假借沈蓮子的語氣寫成,故用辭力求淺白。
    (http://blog.yam.com/dajiang/article/19881717)
    很感人哦? :love:
    有段時間我逢人就說這故事,不知是不是光年兄所”看到”的那個鞋子換美女的故事。
  9. 光年on 17 May 2011 at 11:11 pm9
    每對老夫老妻, 或許多少都有一些對話﹐像是枕邊的鼾聲﹐常常聽得到。
    聽了嫌煩﹐少了﹐卻又覺得特別的不安﹐有如幸福的催眠曲。
    牽手的故事裡雖沒有前妻﹐吵架聲還是依稀可以聽到。
  10. 光年on 17 May 2011 at 11:16 pm10
    繡花鞋
    沿著歷史的足跡
    網上的偵探
    追尋好幾年前戀愛的印痕
    腳下的筆
    寫著行動日記
    一步一筆
    一伐一劃
    巨細無遺
    花前月下的約會
    自家門前的吻別

    見證山頭的秘密

    偷聽海邊的誓言
    朝夕相處
    雖是一對跟班共犯
    日久生情
    卻早成了貼身知己
    再嚴厲的審問
    也逼不出一句口供
    顧左右而言他
    偷偷搪塞一個別人的故事
  11. floweron 18 May 2011 at 5:50 pm11
    說我搪塞呀?真是冤枉好人! :9: :9:
  12. 光年on 18 May 2011 at 8:07 pm12
    謝謝花花介紹的故事。洛夫的寄鞋詩使拓蕪的故事感人。花花的鞋故事其實也挺迷人﹐可惜沒能記住。故事無法瞎編﹐只能算冤枉了好鞋﹐現在就為天下好鞋申冤贖罪。
    冤枉了一雙好鞋
    靜靜地承受
    全身的重量和心頭的焦慮
    一聲令下
    奮不顧身的前進
    不計較
    路途的崎嶇和道上的障礙
    不理會
    烈陽的焦烤和雨水的侵蝕
    闖進深林
    有過山重水復的困惑
    越過曠野
    有過柳暗花明的驚喜
    步出了歧途
    踏上了真理的橋樑
    用沾滿困境中的泥濘
    換取主人抵達目的的喜悅
    只因
    面目滄桑
    根底磨平
    被扔進了垃圾桶
  13. floweron 18 May 2011 at 9:41 pm13
    前面看了好笑,後面怎麼是”被扔進垃圾桶”?
    光年兄這兩天心情不好嗎?…^^
  14. 光年on 18 May 2011 at 10:07 pm14
    哈哈﹗被妳發現了結局不對﹐真是冤枉了一雙好鞋。
    換妳編個故事﹐讓鞋子終於步上了紅色地毯。
  15. floweron 18 May 2011 at 11:00 pm15
    草鞋要變高跟鞋,有點兒難度吧?呵呵…
    我先把南瓜車找出來,再來變戲法…^^
    我腦袋遲鈍,沒法像光年兄或天秤這樣,一下子就能寫個故事出來,可以先答應,但得有耐心等。(我已經欠人好幾篇文了!)
    要不,請版主天秤先來代筆?天秤反應比我快!
  16. Dreamylibraon 19 May 2011 at 9:12 pm16
    我們還是耐心的等花花的故事吧!! :18:
  17. floweron 19 May 2011 at 11:45 pm17
    當年青衫遠遊去
    筆底詩魂煥煥兮
    騎馬橋頭倚
    滿樓紅袖盡是顏如玉
    風光旖旎
    那記誰人為你長相憶
    一城風絮
    碧落黃泉頻尋覓
    滿紙多情不過是烏有與子虛
    紅羅帳裡
    夜夜夜夜下著雨
    輾轉流離
    邂逅相遇
    前塵往事皆抛棄
    捻著溫柔的筆
    寫下宿命的詩律
    我釵襪步階手提金屨
    悄悄走入你詩裡的情畫裡的意
    花水岩石,結一世知已
    打開八字隱喻
    但求流年流月不斷續
    (這詩體是從我老師那兒學來的,他的詩,我有終生引渡權,不算偷渡…^^)
  18. 光年on 20 May 2011 at 12:06 am18
    拍拍手! 還押了韻﹐認真下了功夫。
  19. floweron 20 May 2011 at 12:26 am19
    光年兄交辦,不敢怠慢!
    我在這頭寫詩,您倒在那頭回文了….^^
  20. floweron 20 May 2011 at 9:49 am20
    能不能請天秤幫我改一下最後一段:
    我釵襪步階手提金屨
    悄悄走入你詩裡的情畫裡的意
    花水岩石,結一世知已
    打開八字隱喻
    但求流年流月不斷續
    謝謝!…^^
  21. floweron 20 May 2011 at 9:54 am21
    不敢掠美,韻腳是從老師的詩裡”借”來的。….^^
  22. Dreamylibraon 21 May 2011 at 3:07 pm22
    花花動作真快, 一下子就把作業交上了, 而且還寫的很棒!!
    我也來拍拍手!!
  23. floweron 21 May 2011 at 8:12 pm23
    寫東西,有時要借點兒酒膽!…^^
  24. Dreamylibraon 21 May 2011 at 8:49 pm24
    這話我家先生也說過耶, 他曾經說過不喝酒他寫不出來!!
    以前古時候的詩人好像也是如此?
    原來這酒精還有給人靈感的作用阿? :18:
  25. 光年on 01 Jun 2011 at 11:38 pm25
    因為‘春憂’弄丟了一句﹐到處翻翻找找﹐卻也有意外收穫。
    看到一闕舊詞﹐曾貼到新浪(或許是用輕羽名)﹐寫一個女生多年以後遇到日思夜想的初戀情人。原文應是貼進某串回應之中﹐所以沒被天秤收留。
    想起花花前面提到過﹐老來返鄉冒出前妻的劇情。便將舊詞拿出來改寫玩玩﹐這次換寫一個歸國男生再遇初戀情人﹐以配合導演編劇演出。
    再遇(調寄-惜分飛)
    屢夢情人思舊戀﹐
    皓齒桃腮杏臉。
    歲月心中念﹐
    返鄉求見昔顏面。
    興赴同學歡聚宴﹐
    疏髮魚紋袋眼。
    夢影何時變﹖
    湧情潮退緣擱淺。
  26. floweron 02 Jun 2011 at 9:16 am26
    呵呵,男人真的是視覺動物哦?想念的是“容貌“,容貌消減,緣也就擱淺了?
  27. floweron 02 Jun 2011 at 5:37 pm27
    回光年兄一闕女生版的重逢好了…^^
    相見歡
    月明輕霧無眠
    冷窗前
    遙想青黃時候
    夢魂牽
    歸來雁,怕羞見,可堪憐?
    縱是鬢鬚如雪
    意躚踡
  28. 光年on 02 Jun 2011 at 9:08 pm28
    上一場歸國男生再遇初戀情人的演出﹐被導演NG。
    奉指令要改改結局﹐換個男主角重新來過。這回要書生﹐稍帶氣質﹐外加一點近視。
    找誰呢﹖嗯﹗就找痛改前非的甯采臣。
    惜分飛 (乙版本)
    屢夢情人思舊戀﹐
    皓齒桃腮杏臉。
    歲月心中念﹐
    返鄉求見昔顏面。
    興赴同學歡聚宴﹐
    典雅雍容色艷。
    義守情淪陷﹐
    魄失魂攝隨狐倩。
  29. floweron 02 Jun 2011 at 9:46 pm29
    這回舊情人成了狐狸精了,哈哈哈!
  30. floweron 03 Jun 2011 at 2:26 pm30
    光年兄的乙版本,還是免不了維持容貌的色艷。
    初戀情人在很多人心裡是愛情的神主牌位,無論曾經如何,那份”感覺” (不是感情)是永遠無法取代(因為不會再來一個”第一次”),懷念初戀,往往是懷念那份感覺,日子久了,甚至自已跟自已談起初戀,一再重新架構,苦更苦,甜更甜,其中情境,早已失真。真正的初戀情人究竟長什麼樣子,其實,已經不那麼重要。
    張拓蕪的故事,我初讀時感動萬分,但老實說,報端刊出”表妹”的照片時,我差點兒把”布鞋”給撕了,把四十年思念縫在鞋裡的感性女主角,怎能是個留著江青頭的粗黑老農婦?但坐在輪椅上的張拓蕪執著表妹的手,含淚依依,並願與之偕老。外人才看外貌,對不?當事人自有其千迴百折。….^^
  31. Dreamylibraon 03 Jun 2011 at 3:45 pm31
    花花那句”留著江青頭的粗黑老農婦”把我笑翻了!!
    不過花花幾句話把難忘的初戀描寫的真是淋漓盡致阿…
    以前我都不自量力的去回人家的詩, 誰知是講平仄的
    剛剛google搜尋光年大哥那篇惜分飛找到以下這個網站
    http://book.5ilog.com/cgi-bin/mz/poetry/cipai.aspx/247.htm
    還可以自己按律填詞讓他們去檢查
    當然,這裡底下還有其他詞牌的列表…
    http://book.5ilog.com/cgi-bin/mz/poetry/
  32. 光年on 03 Jun 2011 at 8:21 pm32
    嗯﹗發現導演的要求很高﹐只好再多出幾個版本試試不同的結局。
    (每版本只有最後三句更新) 如有評論﹐請註明針對何版本。
    惜分飛 (丙版本)
    屢夢情人思舊戀﹐
    皓齒桃腮杏臉。
    歲月心中念﹐
    返鄉求見昔顏面。
    興赴同學歡聚宴﹐
    玉飾金鐲鑽鍊。
    只見人稱羨﹐
    舊時不再情貧賤。
    ************************
    惜分飛 (丁版本)
    屢夢情人思舊戀﹐
    皓齒桃腮杏臉。
    歲月心中念﹐
    返鄉求見昔顏面。
    興赴同學歡聚宴﹐
    傲引身旁俊彥。
    窘相慌難掩﹐
    故情休訴思收斂。
    ************************
    惜分飛 (戊版本)
    屢夢情人思舊戀﹐
    皓齒桃腮杏臉。
    歲月心中念﹐
    返鄉求見昔顏面。
    興赴同學歡聚宴﹐
    竟夜佳人未現。
    望眼尋千遍﹐
    盛筵喧鬧獨難嚥。
    ************************
    惜分飛 (己版本)
    屢夢情人思舊戀﹐
    皓齒桃腮杏臉。
    歲月心中念﹐
    返鄉求見昔顏面。
    興赴同學歡聚宴﹐
    舊痛新傷隱顯。
    悶醉愁如焰﹐
    憶甜思苦心羞歉。
    ************************
    惜分飛 (庚版本)
    屢夢情人思舊戀﹐
    皓齒桃腮杏臉。
    歲月心中念﹐
    返鄉求見昔顏面。
    興赴同學歡聚宴﹐
    面露牽情挂惦。
    對視突來電﹐
    姻緣萬里牽一線。
  33. floweron 03 Jun 2011 at 9:17 pm33
    呵呵呵,我怎麼覺得自已才說想吃魚,就看到了一桌子魚料理?清蒸、紅燒、油炸、葱薑、白溜全有了?一魚多吃,吃得不亦樂乎…^^
    光年兄才思敏捷,吾才不及。
    丙、丁兩個版本,很可能是當年有仇,前情大概就是男的移情別戀,女生逮到機會,特來炫耀報復。
    戊、已版本我聽老師說過,他大學時有一段生死戀,與女友是活生被拆散的,後來每次同學會,都成了一解相思的機會。但也只是對視知道彼此都好就好,沒有其他。他在說這段話時,眼裡還有淚光哦。 :love:
    庚版本得有個前提,就是兩人都已單身,否則天雷勾地火,會鬧人命!! :15:
  34. floweron 03 Jun 2011 at 9:21 pm34
    天秤,妳連結的那個網站,是幫人檢查格律對錯,我比較希望找到那種,可以告訴妳寫得好不好的那種。…^^
    我自已不會寫,但是現在看到完全不管平仄只押韻腳的詩詞,會看不下去。平仄是音律嘛,詩,就該有音律才好”聽”嘛…^^
  35. floweron 03 Jun 2011 at 10:36 pm36
    我要不要自首啊? :8:
    張拓蕪原來沒有跟表妹共度餘生耶,兩人後來還是各留在自已所在的地方。他的表妹倒真的為了他終生沒嫁,收養了一個兒子,跟兒子過日子。
    我常常看一段新聞就把那當天長地久,忘了現實人生是會改變的。
    也許”留著江青頭的粗黑老農婦”真的沒啥吸引力,要是”典雅雍容色豔”,結局會不同?
    唉,夢碎矣!
  36. 光年on 03 Jun 2011 at 10:56 pm39
    天下事哪能盡如意﹖
    現實儘管如此不堪﹐喝一杯夢幻咖啡﹐摘一朵夢幻花草﹐碎夢還是可以重圓的。
    活到老﹐夢到老。夢不可以不圓滿﹐死而後已。

image from :Immortal Humans

Comments

  1. 哇,好可怕,若非看見計數器從 607 跳到了 608,還不會發現什麼時候白娘娘們吐出了這麼一篇可怕的.....可怕的主題。

    生人迴避,威武! ^_^ (前句有誤,生人應為石頭之誤植)

    ReplyDelete
  2. 這種高來高去的對話,花花旁徵博引,光年又是詩又是詞,我們只能嘆為觀止。^_^

    花花選的圖好美,不過中國人的社會,很少有老夫老妻還這麼親熱。我爸媽兩個就常常鬥嘴,我問他們:吵了幾十年了還沒吵完哦?我爸說:妳不懂,這是我們溝通的方式。他們就像花花選的那個影片,吵來吵去,又不能少了對方。

    ReplyDelete
  3. 謝謝星辰耐心看完....。
    我主要也是想把對話收集回家,沒想有人耐心看完的...^^
    (不過我猜文字迷應該會看完,他對這個特有興趣... 哈哈!)

    ReplyDelete
  4. 文字迷June 06, 2011

    我昨天看完了,看你們大家玩得高興,插不上嘴。

    光年本有使壞的潛質,一有機會都會帶上幾句有色的,上次狐狸經那篇跟這篇都有,羅大佑那篇只是玩得更大膽明顯。我跟思坦一樣,也很想說兩句啊,可是待遇不同,不敢冒險,怕被花花拿馬賽克砸死!

    ReplyDelete
  5. 以前我上班的時候,很多女生老愛鬧情緒,動不動請假,動不動以辭職為要脅,我問老闆怎麼辦?(我管人事),老闆說:『用同樣的理由請假,有的會准,有的不會准;用同樣的理由辭職,有的會被留,有的不會。至於什麼情況會准、會被留,不知道,但他們大可以試試看!』...^^

    ReplyDelete
  6. 樓上花花版主,果然 威武 ! ^_^ 讚啊讚。

    ReplyDelete
  7. 我發現stone真是最忠實的訪客耶,青那裡每天的報告,都有妳的留言...夠義氣!...^^

    ReplyDelete
  8. 有威武哦?...^^

    我老板真的這樣說耶,他那時是黃金單身漢,公司未婚小姐會爭寵,常常弄得他一個頭兩個大...^^

    ReplyDelete
  9. 青啊?我認識她十年了ㄝ,這不可隨便不忠實的吧?

    (咦?我是在講朋友,還是在勸告各位圍城中人啊? :D)


    本來就很威武啊。我最喜歡給我小孩聲東擊西(@@ 山人又在亂用成語),就是一付慈眉善目好像在講故事,其實是威脅兼恐嚇有之。
    當然以前這招都無效啦,因為他哪聽得懂啊?近年民智漸開,才慢慢懂得媽媽在講故事時他最好不要笑太 hi。 :D

    ReplyDelete
  10. 男生對文字的敏感性會不會鈍了些?
    自己看了老半天才 .....喔 .....
    我是後知後覺型的! 但比起以前 , 這些年稍有進步啦!
    看懂了 很開心耶! (有沒有一種興災樂禍的心態?)

    我堅信男女有別 非常之別, 最近在看男人來自火星 女人來字金星 (是很鈍!都已經出版了10年了才看)
    想到有次去參加女兒的小六時的家長會 , 會後大家和老師閒聊
    這位老師以教學功力論 , 是我的偶像 , 又何其幸運 兒子和女兒先後都是她帶導師!
    , 她說: 「你兒子數理很厲害! 各科也很強!」 我答說 :「數理女兒強一些...」
    老師說: 「不會, 男生大都是開竅比較晚, 有些人國中 有些人高中之 一下 咻--就一下上來了!」 不會 !」她強調: 「 男生開竅得比較晚!」

    我記得回答: 「那我夠晚了吧? 到現在還沒開竅! 」惹得一堆家長在那邊笑!


    從來我也不會在他們面前提講誰強, 但是女兒數理真是厲害! 讓我自此不敢小覷
    世界另一半人口的數理能力!

    ReplyDelete
  11. 石兄你也太...
    講故事就講故事還不准笑太hi ! 當心憋出毛病來! 呵 呵

    ReplyDelete
  12. 客提兄,那我們鈍的方向不一樣,昨天晚上光年兄說的話,我到今天中午才看懂...^^

    咦?奇怪了,怎麼您對有點兒顏色的文字,一點兒都不鈍?...^^

    ReplyDelete
  13. stone, 我相信妳家兒子有妳這麼會講故事又會講笑話的媽媽,一定”天天星期天”啦!...^^

    ReplyDelete
  14. 哪有啊? 我只是偶而靈光乍現 偶而又當機, 段譽的六脈神劍 , 時靈時不靈 , 庶幾近之! 有人腳底被狐精挖個孔 , 可不怎麼顏色繽紛啊 ! 倒是這些人都被白蛇黑蛇 許仙許鬼的迷得暈滔滔 也或興許是雄黃酒喝太多了沒能看出來罷了 ....:D

    ReplyDelete
  15. 文字迷June 07, 2011

    怎麼我不管說什麼都會被刮?

    ReplyDelete
  16. 文字迷兄是沒說話也會被刮吧 :D

    ReplyDelete
  17. thinktank98June 07, 2011

    這網聊要有伴 才聊得下去 寫詩填詞也要有伴 才寫得下去 我倒是不會想在ms flower這裡寫詩填詞....我喜歡找一個無拘無束的地方寫詩填詞

    文字迷大大, ms flower對我 是像一個姐姐 我對她可寫不出壞壞的詩詞...哈

    不然我可是自稱 斯文的時候是紳士 兇狠的時候似海盜啊

    ReplyDelete
  18. 思坦兄,我知道你不敢的啦!...^^

    文字迷大哥,stone說對了,你沒說話也會被刮...哈哈哈!

    你們就沒人抬頭看一下我跟光年兄在聊什麼啊?真是錯失好戲!文字迷大哥看是看完了,可惜沒看到重點,不然怎會挨刮?...^^

    ReplyDelete
  19. 花花說﹕‘這位許仙,似乎太含蓄?’可見壞的還不及格呢﹗尚有待努力﹗

    做做夢﹐喝點酒﹐夢生醉詩的人﹐或許應該學學斯文的海盜﹐兇狠的紳士。

    花花前頭說過﹕‘寫東西,有時要借點兒酒膽!’不過雄黃酒帶毒﹐還是少喝的好。

    星辰﹐
    我曾經在社區的路上碰見過一對中國銀髮夫妻散步﹐不但手牽手﹐兩人還邊走邊唱呢﹗

    ReplyDelete
  20. 花花的意思是"某人"專挑"重點部位"來看、 來找碴囉!
    趕緊自首! 對號入座! 自首無罪 、 自首加發獎金 、 決不會被辭頭路! XD


    啥?.... 喔? 是重點 ! 我又看錯了 !對不起! 自首收回!
    以後認真看重點! 其它的 ...嗯 ...哈 哈

    ReplyDelete
  21. 呃...那天小青醉了,看走眼,含蓄的是法海,不是許仙..^^

    光年兄要是再”努力”的話,有人要眼冒金星了...呵呵!

    ReplyDelete
  22. 客提兄,您就別糗文大哥了啦,再不然,就換你腳底被扎了!

    ReplyDelete
  23. 你們醬子一直講,是要叫我回家去重新練白蛇傳原典的意思就對了?連我這麼冰雪聰明的石頭都快看不懂了,我就不相信原典有什麼難懂的~(咬牙切齒)。

    不過呢端午節反正已經過了,也不必什麼雄黃來治拉肚子啦,哈哈哈。

    ReplyDelete
  24. 白蛇傳可比史記好啃多了...^^

    不過,也不用那麼麻煩啦,看電影比較快:^^
    青蛇

    ReplyDelete
  25. 看電影怎麼會快?一篇小說頂多五分鐘就看完(呃,假若是什麼元明曲,那算看五十分鐘好了),電影一弄就是一個多小時,真是浪費時間死了。 *_*

    ReplyDelete
  26. 呵呵,妳一定要這麼跑步過日子嗎?

    這個版本歌有唱完,但模糊些。
    青蛇 流光飛舞

    當年覺得徐克這部電影沒拍好,尤其是後半部的特效,太著痕跡。不過另類小青,倒令人印象深刻。

    ReplyDelete
  27. 有沒有法海唱歌的影片?有我就看啦。 ^_^

    ReplyDelete
  28. thinktank98June 09, 2011

    ms flower的格 這裡頂多就是輔導級 而且ms flower是善好有禮的人 我也是要斯文有禮 不能在這裡塗鴉或是罵人啊

    我怎會不敢 我寫在我格裏 限制級以上的都隱藏掉 免得被人看了會錯意 還以為我是啥的色郎~~ 



      

    ReplyDelete
  29. 欲語還休﹗看來﹐上邊那片空白有一點像是寫了擦的痕跡。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澀郎斯文害羞﹐色狼塗鴉無禮﹐呵呵﹗懂了。

    ReplyDelete
  30. 女人來自金星﹐男人來自火星。男人眼冒金星﹐因腦血跑錯地方。女人眼冒金星﹐因肚裡懷了兒子。

    半世紀的牽手﹐斯文含蓄。 靈與慾的結合﹐野烈辛辣。

    天堂與地獄的火力交叉﹐肉體與靈魂的纏綿掙扎﹐燒出一片熊熊濃情色彩﹐流星飛舞。

    ReplyDelete
  31. thinktank98June 09, 2011

    哈哈 我寫的可多是X級 笑話也是 我算是洋派的 不是華派的....貼個舊作給光年兄看 看完後 可請ms flower刪去~~ 不知ms flower可有看過? 看過就抱歉了

    以前發表過的笑話

    把魔鬼打入地獄 是薄茄丘 十日談 裏的諷刺故事

    歐洲中古時代 教士們也有性欲 但是教會裏又有很多美婦 美女 其中有位教士就發明了 把魔鬼打入地獄 的說詞 他向一美婦說 我身上有一個魔鬼 而妳的身上有一個地獄 把魔鬼打入地獄 是最蒙上帝喜悅的事了 於是他們一起把魔鬼打入了地獄

    那位美婦舒服了 因此更堅定了她的信仰 因此常找教士一起把魔鬼打入了地獄 但日子久了 教士由於幫太多美女們 把魔鬼打入了地獄 使得他的魔鬼也已經不魔鬼了 但美婦卻仍常來找他 但是魔鬼已經不魔鬼了 無法打入了地獄了 她叫道: 你的魔鬼已經放過你了 但是我的地獄 卻不放過我.........



    另一個教會裡 這一天舉行一年一度的懺悔日 老修女端出一盆水 告訴年輕的修女們 "真心懺悔 必蒙上帝赦免"
    第一位修女 洗了雙眼 說"我曾看過男性不潔之物 淨水洗去我的罪 "
    第二位修女 洗了雙手 說"我曾摸過男性不潔之物 淨水洗去我的罪"
    輪到第三位修女時 另一位修女卻急忙插隊 說"我可不願將她洗完屁屁的水 拿來漱口啊...."

    ReplyDelete
  32. 思坦兄,我說你不敢寫,不是說你不會寫出來,是說您不會敢對我寫那些...^^

    ReplyDelete
  33. 樓上花花發言時間正好午夜十二點哩!

    有發生什麼靈異事件嗎今天? ^_^

    ReplyDelete
  34. 光年兄說得好,總算把半世紀的牽手跟那一場西湖下美麗的錯誤理出端倪了...^^

    光年兄看過電影嗎?拍得不算好,但導濱的意思很達位,就是在說靈與慾,禮教與愛情--火星與金星。

    對不起,stone在facebook忙,只好小青先頂著...^^

    ReplyDelete
  35. 呵呵,看妳半天沒出聲,以為妳睡著了呢!

    ReplyDelete
  36. 我是挺忙的(商周那篇報導真的讓我很 hi),不過也是因為這裡目前的話題是我不擅長的,所以沒有插嘴的理由啊。 ^_^

    ReplyDelete
  37. 所以維持自由訪客的身份是對的,像版主我,根本沒懂他們在說啥,不但得裝懂,還得回覆出一句讓他們也不懂的回覆,才能不露出馬腳!.....^^

    我倒想聽聽石頭爸和石頭媽的故事,沒有半世紀,也有四分之一世紀了吧?
    拒絕台大的帥老爸,加上浪漫想寫小說的東北姑娘,聊聊他們的戀愛史?...^^

    ReplyDelete
  38. 老實說我對戀愛這件事真的是很沒興趣,所以從來也沒問過我媽我爸他們怎麼認識戀愛結婚等等那些想必我不會關心的事。

    不過我媽不是<想寫小說>,她寫得很好,當年寫贏現在還在寫的小說家。 ^_^

    ReplyDelete
  39. 呵呵﹗過了十二點﹐‘斯文’也有了新的定義。

    白蛇青蛇見含蓄的法海牽著教士和修女的手前來﹐就急急趕回來﹖

    教士原先是輔導美女﹐結果怎麼反被美女輔導﹖

    小修女們又怎能知道﹐老修女在端水出來前﹐是不是已經先自行懺悔過了﹖

    還是來聽聽石爸和石媽究竟是怎麼生出海上的石頭﹖

    ReplyDelete
  40. 怎麼生?不就是動物正常交配正常生育嗎?這還有可問的喔?

    不過既然談到我媽,還是自己來炫耀一下好了:我媽可是個<天才少女.短篇小說家>,不過十九歲就結婚,然後就封筆變成我媽了。 ^_^ 這樣比較好啦!天才是不容易繼續發光很久的,但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卻可以把生命延續很久。

    ReplyDelete
  41. 四十五年前的天才少女,短篇小說家,那我就真的不認識也無從追踪了...^^

    Stone居然不會想知道媽媽為什麼放棄寫作而走入婚姻哦?要是我大概會問。我女兒現在也會問我的戀愛史。

    我小時候我媽大概每隔幾個月就要重述一次她跟我爸的”往事”,因為她覺得”上一次”沒說完整,如此不斷補遺,補到現在...^^

    ReplyDelete
  42. 槭小楓June 10, 2011

    這議題對我來說,還是個很模糊的概念!
    不過能這麼對話對詩實在是很棒的事
    好久沒記得洛夫這號人物了!!

    我也要來看看New York, I Love You!!

    ReplyDelete
  43. 對啦,小楓,能請問妳爸媽結婚幾年了嗎?應該也有三四十年了?我這題本想收集一些老夫老妻的相處之道,以妳的觀察,有沒有能說一點的?...^^

    ReplyDelete
  44. 我爸媽喔,37年囉!
    我媽媽初戀就嫁給我老爸啦,她真的很愛他,一輩子也只有他,我這個當女兒的,有時看媽媽這樣很心疼啦!

    我這二年常開玩笑鼓勵我媽交男友>__<

    我爸年輕時也是有很多風流事的,也外遇過,最終還是回歸家庭。

    應該說,我媽媽很愛我爸,其它的包括小孩都是其次;我爸爸很愛自己。

    我媽是個沒工作過、很少出遠門,連腳踏車也不會騎、不識字的人,她也很少出去玩,有老朋友常出國或台灣一日遊,這二年常約我媽,我們怎麼鼓勵她就是不出門去玩。

    好不容易下星期「集集」的一日遊,她終於想去了,約了我爸,我爸跟他說不去,她很失落。

    我今天回家問她:「妳報名了嗎?」

    她說:「妳爸不去啊!」

    我爸跟她說:「叫妳女兒陪妳去。」

    我知道我媽只想要爸爸陪,就推說:「週日要上課,週六我想休息一天」但我爸還是不去

    後來我只好跟媽媽說我要陪她去玩,媽媽雖說好,但身為女兒的我,還是會覺得這趟旅程不是她想要的樣子了。

    然後我就會氣我爸。剛剛我就跟媽媽說:「爸爸年輕都沒帶妳去玩,妳幹麻嫁給他?!」

    每次我故意講我爸不是,我媽就會替我爸找超多理由的。

    ReplyDelete
  45. 我愛家人,也愛父親,但我覺得我對母親的愛勝過父親,我一直覺得母親這一生19歲跟著爸爸以後,全部的生命就在他身上了。
    雖然她說她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一事無成,但我常覺得她很偉大。

    我自己應該是無法像母親這樣,生活在這樣的婚姻裡,無怨無悔吧!

    ReplyDelete
  46. 小楓,我得先忙稿,作完再給妳回話哦!...^^

    ReplyDelete
  47. 妳忙,有空再聊
    我還可以講超多超多的

    我母親本質上就是戲劇性人格
    大概是因為這樣,才能夠把這37年演得那麼稱職吧
    哈哈

    ReplyDelete
  48. 楓媽媽也是個傳統婦女,那一代的婦女都是這樣。也許也不是因為愛,就是命中派定了這個人給她,她跟了,也就這麼受了。

    老夫老妻都有他們自已長年發展出的倫理,就像我放的那段New York I Love You,吵著吵著也牽了幾十年手!

    ReplyDelete
  49. 呵 呵! 花花太入戲了吧! 這對老夫妻只在戲裡吵了 10幾分鐘
    然後 就各自解散回家好不好? (老啦! 解散回家是我自己加的:-) )
    難不成 , 還真找來吵了幾十年的夫妻來演他們自己的故事??

    ReplyDelete
  50. 客提兄,戲棚上有那齣戲,戲棚下就有那款人,阮嬤講耶!...^^

    ReplyDelete
  51. 對耶 !~ 有個玩具反斗城 就有個巴斯光年! 妳阿嬤果然是有智慧人物!
    那天花想集想必會也跑來個 阿諾啥米碗糕的機器戰警!

    妳阿嬤大約意思是說 戲照著人生歷程演繹, 人生歷程也就成戲! 戲如人生 人生如戲! "如"者 大概若 可能近 或許像 好比是 但不會完全是! 約莫約莫 迷迷糊糊 混吃打唱 將就將就也就是了! 



    以前小說課老師就說了 : 小說就是昇華情感的精華 粹煉日常生活的糟粕 ,
    吃飯 睡覺 走路 搭車若都寫入小說就無味之至了!
    但生活中的細節永遠揮之不去如影隨形! 所以生活之所以不能是小說 而小說也只能取材自生活而不是生活.

    我想說的是, 這些都無法是生活生命的原貌 ,電影、 戲劇中, 我們看的情節故事都是精華中之精華 , 而我們偏生就不可能如此生活! , 我們僅僅能謙卑去試圖去揭取 、去辨識、去明瞭其中的意義!

    ReplyDelete
  52. 客提兄說的我懂,也很贊同您說的:我們僅僅能謙卑去試圖去揭取 、去辨識、去明瞭其中的意義!

    不過哦,人家王爾德說:『藝術並不模仿人生,只有人生模仿藝術!』,我想,他應該有比我阿嬤聰明啦!...^^

    (其實這應該由主修導演的stone來說明一下...^^)

    ReplyDelete
  53. 欸,還是來速速作答,以免拖拖拉拉也是煩人。

    王兄爾德雖然寫了我生平看的第一本劇本(Ernest 什麼的、余光中譯為《不可兒戲》那本),不過他的理論並非全世界都接受啦,外星人接不接受又更為複雜。

    外星人是這麼說的:人生模仿藝術是沒錯(不然那些什麼親家頭家之類的囉唆劇能演那麼久喔?!),不過藝術也是模仿人生的啦(親家頭家的表兄弟編劇們自己都在 fb 上坦承過,遇到比胡扯亂編的劇情還離譜的真人真事啦!)。

    以上僅以戲劇為例。美術也是差不多如此這般啦。只有音樂比較出汙泥而不染一點,所以外星人就是比較喜歡音樂。至於八大山人之後、八大藝術(呸呸呸,這種遺傳關係是我胡謅的,不然八大山人的老婆可能會跳出來控告他通姦還外遇生子),那就更不用說啦,不模仿人生是要模仿什麼呢? ^_^

    PS. 我跟王兄爾德情誼還算可以,畢竟他是我在進大學前唯一讀過的劇本的作者。要是沒有他,我大一第一堂姚公一葦的課,大概是合該跟其他同學一起被罵我們沒希望的口水噴到臭頭的。 ^_^

    ReplyDelete
  54. flower, 6/11/2011 5:59 PM

    stone, 6/11/2011 6:12 PM

    咦,我怎麼看,上述兩個發言時間,好像都是說貼文間隔只有 13 分鐘?!那ㄝ阿捏?花花不是很久以前就這樣回覆客提兄了嗎?

    喔~~~原來妳這裡不止半夜會鬧靈異歐?!

    ReplyDelete
  55. 說到這個,我早上還笑了半天,因為看到有位 fb 書友寫了一文記他老家基隆的<石花菜>。不知道花花這邊有沒有姓蔡的姐妹兄弟......大家千萬別老是窮攪和,不然現在這世道、我們石花菜可是很容易被人拿去代替塑化劑的........

    ReplyDelete
  56. 哇~~,我就說我依稀記得真的有個菜......
    晴陽兄,我真的沒有吃你豆腐的意思...... @@

    ReplyDelete
  57. 哈哈哈,石花菜!咱們這一窮攪和,很有起雲效果!而且,咱們這兒不只晴陽姓蔡呢!...^^

    話說那個”鬧靈異”,是因為剛不小心看到有錯字,趁著四下無人,趕緊重貼,不料就被妳抓包了!...不是約了妳晚上才來嘛,這會兒還沒打扮好呢!...^^

    ReplyDelete
  58. 哇!好棒哦,上姚公一葦的課!我只看過他的書。上小說課時上到碾玉觀音,老介紹姚公的書,他改寫了碾玉觀音。他有一篇孫飛虎搶親,我印象深刻!

    想必stone當年在學校,也領了一時風騷...^^

    ReplyDelete
  59. 那篇石花菜在那兒?給個連結看看...

    ReplyDelete
  60.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0325303712678&set=a.10150285386412678.410817.769162677&type=1&theater

    ReplyDelete
  61. 其實你只鎖右鍵、沒有不准人家 copy paste,不必每個網址都做成連結嘛,不然你不是很辛苦

    ReplyDelete
  62. 在Firefox才能copy paste啦,在ie不行...^^

    ReplyDelete
  63. 其實那連結,我們進不去,呵呵。沒有權限吧!

    ReplyDelete
  64. 石花菜的"蔡"來報到,不然石頭花可無法吃,可見"菜"字多重要!
    好像中文字裡艸字頭的字特多,是否因此代表中國文化裡的植物知識特別發達?

    ReplyDelete
  65. 那有什麼難的,商周文章我都照貼了,逸華的短文一樣照貼啦。 ^_^


    來自此相簿:
    俺家在基隆 作者陳逸華

    石花﹝之一﹞

    在基隆沿海的路上,往往能夠不經意發現販售石花凍的簡易招牌。我的求學生涯在大學之前,從未離開基隆,也因此,一直到了大學才知道,我那麼習以為常的夏日鎮暑良品,原來並非每個城市都有,甚至並非每個濱海城市都有。

    父親的水性極佳,每逢酷暑時節,總會在下班後邀集幾位同事共赴海邊。除了貪圖清涼海水洗去一日燥熱,更為了摘採新鮮石花以饗家中幾張「嗷嗷待哺」的嘴。剛摘下的石花是暗紅色,經過清洗曝曬,乾燥後會變成鵝黃色。乾燥的石花入水熬煮會釋放出膠質,隨後將石花濾過留下湯汁,待冷卻即成凍。石花多寡、水量多少、熬煮時間等等,是決定石花凍口感的關鍵因素,佐以檸檬汁與糖水,沒有什麼會比這富含海洋滋味的甜品更消暑的了。

    於是,年年的夏日,家中總期待父親在出門上班時說「今天會比較晚回來」,然後會有幾天,家裡充滿了大海的腥味。接著,就是一整個愉悅的炎夏午后了。

    相片中的「石花凍」招牌後方,在「熱帶魚」的招牌旁邊,那一袋一袋懸掛空中形似乾草的,便是石花。

    ReplyDelete
  66. (自首一下:因為早上電腦快當機--兩天半沒關機,記憶體快爆了--所以沒仔細瞧逸華的這篇文章,其實他好像只寫了石花、石花凍,但我不知有石花凍只知有石花菜,所以速瞄之下就自以為是地把他的主題當成是<石花菜>了 *_*)

    ReplyDelete
  67. 哈哈哈,stone可以跟客提兄結拜了!看東西都會看漏...而且還加上想像....^^
    那石花凍看起來好像愛玉?

    晴陽,植物知識特別發達一說,有可能!

    ReplyDelete
  68. 吳師兄,阿嬤的話要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小說當然不是真實生活,更不能自栩稱作「生活的精華」,如果它跟真實情節片段若然相符,也只是某種異化,這異化不見的是真實生活之精華,何況您說只是"約莫、相似"而已。這約莫一放上,就無法等同,何況精華!

    小說是文字的舞台,早已是語言區的魔幻寫實,小說藉敘事演出心理劇的微言大義,這義到頭來還是死知識。生活可是真真實實的踐履,真槍實彈、一點都無法閃躲。能在諸多平常事裡安份過生活是真功夫、真本事、真幸福!

    總之,阮阿嬤們不識字卻信仰他的生活價值,柴米油鹽、食衣住行裡搖步慢行,我認得了字、開啟功名利祿之門,反而失去這初心!

    ReplyDelete
  69. 晴陽,謝謝,說得真好!...^^

    戲與人生的關係,stone說得入情入理,有時這樣,有時那樣!

    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張愛玲說了一段話,也與此相閞?大意是說我們總是先看了怎麼愛,才會愛,所以她也認為是人生模仿藝術?

    ReplyDelete
  70. 先看了怎麼愛,是先看到別人怎麼愛別人,不是看到小說或文字吧 @@

    ReplyDelete
  71. 嗯, 總之,蔡師兄, 要向阿嬤們致敬啦! 也快要跟我們這些準阿嬤們致敬了 ... (切~~哪壺不開提哪壺 ...)

    石花菜 , 會不會是常去五穀雜糧行買的珊瑚草?
    石兄提到的作者陳逸華說起其尊翁至海邊採集石花菜一事 , 就想起在下年輕時約朋友去基隆和平島釣魚的往事! 魚沒釣到 , 看到一些婦人蹲在綠色的平台在採集某種植物, 好奇之餘 ,近看才知道整個平台宛若海藻絲編織幻化的長毛毯! 綠色髮絲猶隨潮水漂移蕩漾~~ 腳踩在上面有種不自然又觸之有物的虛晃~~不知是潮水晃 還是海風在晃 水草在晃, 還是我的心在晃...



    回家之後的晚餐 , 嚐到生平第一道鮮煮海澡絲湯, 美味至今未曾遺忘...

    ReplyDelete
  72. To: 花花 , 關於結拜一事呢 , 桃園結義 美事成例在先 ,總是三人彷彿才像個樣兒! 這事兒 , 要再找個親大頭呢 ,嗯~~ 總免不了......

    嗯...嗯...這個不好說...

    哈! 哈! 哈 哈...

    ReplyDelete
  73. 唉呀~~咱家是說冤親大頭啦 ! 嗨!....

    ReplyDelete
  74. 藝術家的藝術是他真實的人生,卻是觀者的戲與詮釋。某種角度看藝術之種種也是生活的一部分真實,但有時候卻也是戲中之戲。這當中已經互相暈染,有人為真、有人若戲。

    我們吃的洋菜是由藻類提煉,石花菜可能是其中的一種。日本最近引進稱寒天的是多種台灣稱珊瑚草的通稱,我曾買過。有紅色或卻帶微黃的,有的入水易爛呈黏稠狀、有的較硬脆可以涼拌,富含纖維質及礦物質,是低熱量的食材,有機素食店裡常見。

    洋菜比豆腐更嫩,應該更容易吃,入口即化。

    吳師兄,我在FB貼了一則新店古蹟的事,好像你之前曾去拍過,特地貼給你看。看來你又略而不見,倒是一些其他朋友挺關心地按個讚!

    ReplyDelete
  75. 晴陽,客提兄看東西都是跳著看,但他會回頭,所以過陣子他就會看到啦!...^^

    我以為寒天就是洋菜說。我也有吃過珊瑚草哦,朋友送的。我拿來與海帶一起涼拌。

    ReplyDelete
  76. 啊 ! 真的是被花花說中 
    嘻!嘻! 拍寫! 還取笑人家跑步過活...^^|||

    古蹟沒去拍過 是我引一個部落格的資料分享的!
    這些來我的菜園大約1-2分鐘車程而已, 根本就是同一個農業區...
    不過想到這些個, 笑不出來了!

    蔡師兄再不過來逛逛, 十四張最後的身影只能在照片裡憑弔了...

    ReplyDelete
  77. 有人跑步過活,當然也有人是跳跳虎過活的嘛 ^_^

    客提兄總是這麼悲觀。我看一個捷運最大號的北投機廠,也沒讓北投的什麼什麼消失啊!關渡濕地還是關渡濕地啊!

    就算收掉幾棟古厝(雖然我很不希望看到這種事發生),十四張農園就會消失在照片裡喔?!

    又不是演哈利波特,把照片說得那麼神幹麼 *_*

    ReplyDelete
  78. 先回頭回覆 Stone #71 的留言:

    張愛玲的原文是這樣的:『生活的戲劇化是不健康的。像我們這樣生長在都市文化中的人,總是先看見海的圖畫,後看見海;先讀到愛情小說,後知道愛;我們對於生活的體驗往往是第二輪的,借助於人為的戲劇,因此在生活與生活的戲劇化之間很難劃清』

    我想,是因為她很小就讀紅樓夢吧?...^^

    ReplyDelete
  79. 客提兄上面提到的海藻絲,我也有到外島去採過。新鮮的海藻、海帶真的特別鮮美,跟平常在市場買的完全不同。

    ReplyDelete
  80. 客提兄趕緊買塊地吧?不然萬一十四張被收了,就沒地方種菜了!

    ReplyDelete
  81. 嘖嘖,看吧客提兄,就說像您這樣老是<悲觀言悚聽>的,一定會造成別人誤解事實吧?你看你不就害花花在替你的菜擔無謂的心?

    十四張沒有要被收啊!要收的只有其中一部份(不知道是不是<一小部份>這麼精確啦),而且那天我去拜訪時,客提兄帶我們走了相當大一圈看風景,這麼大一圈我都沒瞄到半棟歷史聚落建築,可見捷運局要徵收或敲掉的聚落文化,離客提菜園還遠著呢(至少我們一行二大三小的觀光腳走了快三小時也沒走到啊 @@)。

    客提兄踹共啦!你喔!要負責啦!

    ReplyDelete
  82. 走了快三小時啊?跟故宮差不多大了....^^

    踹共?

    ReplyDelete
  83. 踹共是這個嘛、年輕人用語啦,就好像是台語的<出來講>的快速發音囉。殼殼,我這是小聲告訴妳,免得老有人在拿誰誰誰快當阿公來做文章。

    ReplyDelete
  84. 哈哈哈!這個音發得好!

    就是嘛,兒子還在讀中學,就老說自已要當阿公了...還要把我們”準”進去...!!

    ReplyDelete
  85. thinktank98June 13, 2011

    跟ms flower寫詩 我是想都沒想過 倒不是不敢 跟ms flower說笑話 我也是想都沒想過 我對ms flower沒有那一種想寫想說的感覺喔

    這次是說給光年聽的 因為我的笑話要壞人才聽得懂 才懂得好笑~~

    再補上後來老修女的回答: 不用急著插隊搶先用聖水啊 因為這盆聖水 已經洗過我的全身了

    ReplyDelete
  86. 態勢似乎快被追著打了 ...趕快出來"共"!

    妳們這些年輕人齁...真的有所不知, 十四張都已經規劃在都市計畫內 (機房是未知數) 其他學校 公園 馬路 人為的破壞眼見就指日即到! 推土機幾乎就要開進來了! 牽一髮動全身!

    這個地方台灣第一首富 王X紅 已經買下一大片土地了 (1-2千坪罷) , 其他也大都是私人土地較多 , 這些地主們想的就是何日可以開發 幾時領到阿堵物...
    那篇文張po 出後 有位朋有說 準備個兩億買下十四張 我回他說準備個十四億 買兩張還差不多啦 !
    莫買沃洲山 行人已知處 , 古有明訓 (欸~說買不起 多寒傖啊.. XD )
    倒也不光是種菜的問題, 而是整個生態 整個綠野都全然變樣!

    石兄是個文人, 體力可能略有不足, 那天蹲坐渠道旁啃辣椒就花了 2-30分鐘
    真正走的路程 約30-40分罷! 其間還走走停停, 賞花看鳥的 。
    其實十四張真的很大 它的外圍圓周啦 粗估騎機車得花上半個小時!
    那天走的地區 可能十分之一不到! 哪三個鐘頭啦, 年輕人, 很遜捏...

    少年仔用的火星文 用了就變年輕喔 ! 這麼好用? 呵 呵 .....

    我才不信!

    ReplyDelete
  87. 這麼大一塊地,怎麼有可能倖存?呵呵...
    不知道等不等得及我回去看一眼...(今年還不會回去!)

    火星文加減用啊,說不定以後可以拿來對抗併音台語文...^^

    ReplyDelete
  88. 你說我是文人(這算好聽話?好吧就不計較這一句)也就算了,反正就是損我體力太差啦!

    我真的要來不服氣一下,我那天是因為火大某個鄉下人說史記不必讀,害我連一小時補眠都被犧牲(因為開始唱禮運大同篇了嘛),所以根本不是腳力問題、而是大腦已經睏到不知道拿什麼木才能撐開眼皮了。能坐在那裡啃辣椒而沒有掉到泥巴坑裡和喜鵲一起唱和,已經算是高標準演出啦!

    你要是真的很懷疑在下到底是不是個粗人,那就來單挑吧(哇,今天的單挑帖還真多),要比跑八百或三千都可以啦(慘了,一定要提早講時間,我先多爬幾趟樓梯準備一下),要不然負重賽跑也行。如何?!

    ReplyDelete
  89. 原來是那天去的?呵呵..

    我是相信stone有十項全能的本事哦,光看妳能賽車就知道了!...^^

    ReplyDelete
  90. 要跑咱家是有練過的 , 再不濟 , 也拜過韋小寶為師 腳底抹油這招
    我最會啦!

    石兄放狠話過來了, 快跑....

    有啦 , 您有說過那天還打坐哩, 在菜園打坐???
    便宜了咱家豢養的那些蚊子! 哈哈 , 這筆帳要記在林Sir 身上
    別找我單挑嘿... 您絕非粗人 是個細人 很瘦很細的人 BMI標準!...哈哈

    ReplyDelete
  91. 對不起啦、吳兄,其實我是蠻沒禮貌的,那天那麼好玩的一個下午三點到六點,竟然我連把遊記寫出來的力氣都沒有。幸好有晴媽的照片為證,才能稍微抒發一下<這麼好玩!>的超高規格享受的感想。

    這一切都要怪那個鄉下人對吧?我也放話說暑假我會去台中幾天,要找他單挑。他也是理都不理我耶! @@@@@@@ 這怎麼辦啊?難道真的要重重提起輕輕放下就算了嗎?你綿會武功的(你啦、你蔡師兄啦)給點意見吧! *_*

    ReplyDelete
  92. 請問這是光年的真實版嗎?
    我一直以為光年兄是和我年紀差不多的
    愛一個人是最難的
    有些人愛的很用力卻始終沒有察覺並不是對方需要的
    因此一邊愈用力愛,另一邊愈想逃
    我也認同最好的愛情就是知心好友
    縱使中間經過爭執,但到老都是彼此的知心好友
    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ReplyDelete
  93. 光年兄的部分,留給他自已回答好了...^^

    Francine的話,讓我想到在書裡看到的一句話:『鯨魚既非蝴蝶的雛形,亦非蝴蝶的最高形式;牛的思想並非把免子的思想表達得更完滿』,有些人真的是愛得很枉然,花了大力氣,以為用力就能把鯨魚變蝴蝶,牛變兔子,卻不明白那是完全不相干的屬性。愛了半天,對方只覺壓力卻未感受到愛。

    知心,才能走成終身伴侶吧!....

    ReplyDelete
  94. Francine﹐

    怎麼說呢﹖那段十年前在停車場見到銀髮夫婦牽手一幕是真實遭遇。因而感動而寫下‘半世紀的牽手’的內容則是出於想像。

    至於現實生活中的光年﹐雖然結婚只有三十三個年頭﹐仍在繼續努力中﹐但比起三十三年前﹐更加信心十足。

    花花推薦的New York, I Love You 影片中﹐一對老夫妻演出結婚六十三週年那
    街頭片段。其實影片並非空穴來風﹐九十五歲的男主角Eli Wallach 在紐約的現實生活中確有結婚六十三年的老婆﹐在演藝圈算是難能可貴的。

    花花說﹕戲棚上有那齣戲,戲棚下就有那款人。我的父母在民國三十六年初上海結婚﹐如今已有六十四個年頭﹐上頭那篇‘半世紀的牽手’可以算是他們的真實版。

    說個他們最近的趣事。因為年紀關係﹐我爸媽平常的活動空間總是在居家附近。前幾天突然心血來潮﹐兩人興沖沖地出門﹐搭了公車出去逛街買東西。折騰了半天﹐完成了任務﹐高高興興地回家。進了家門﹐才發現所買的東西全部都留在公車上。呵呵﹗

    ReplyDelete
  95. 哇~!。

    是說,幸好我一直乖乖喊你光年兄 ^_^

    ReplyDelete
  96. 婚姻靠單方面一廂情願的努力﹐很難成效﹐畢竟結婚結的是兩個人。

    終身伴侶﹐除了彼此知心外﹐還需兩人同調﹐有共識﹐同目標﹐才好牽手共行。

    琴瑟調和﹐百年好合。一直作知心朋友﹐未免有點太相敬如賓了。

    時而當戀人﹐時而當朋友﹐時而當個體﹐時而當冤家﹐哈哈﹗這樣才比較好玩。

    ReplyDelete
  97. 呵呵,兩位老人家有沒有因為東西留在公車上,彼此唸幾句?
    其實買的東西有沒有帶回來已經不重要,而是兩人出去兜了一圈的樂趣...^^

    看到或聽到這種老夫老妻的故事都很感動。結婚六十三/四年兩人可以一起度過鑽石婚還有剩,實在是很幸福的事。不僅是婚姻的維持,還有生命的維持。

    咦?光年兄您那麼早婚哦?跟我一樣嗎?六月畢業,七月結婚?...^^

    ReplyDelete
  98. 『終身伴侶﹐除了彼此知心外﹐還需兩人同調﹐有共識﹐同目標﹐才好牽手共行。...時而當戀人﹐時而當朋友﹐時而當個體﹐時而當冤家﹐哈哈﹗這樣才比較好玩。』

    嗯嗯嗯!這是行家的話,謹記!...^^

    ReplyDelete
  99. 光年兄言必稱花花,噗!

    是說,花花的鯨魚非蝴蝶,牛非兔的比譬,一語驚醒夢中人。
    光年兄從聖誕節的老夫婦到自己父母的趣事,都很感人。

    兩位乾脆合寫部落格好了!一定生意興隆!...^_^

    ReplyDelete
  100. 六月畢業,七月結婚?哪裡像是個好好讀書的學生﹖應該不給畢業的。

    呵呵﹗我哪有這等好命。當了兩年兵﹐女朋友都變成別人的。

    ReplyDelete
  101. 耶!我要聽兵變的故事!換您寫首詩來說...^^

    ReplyDelete
  102. 詩在上頭呀﹗惜分飛 (丁版本)。

    ReplyDelete
  103. 呵呵,真的喔?那真是難受!
    所以...後來就早早婚了?...

    您先去睡,明兒個不是還上班?有空再聊...^^

    ReplyDelete
  104. 石兄, 沒人規定去玩要一定要寫遊記的! 你把自己當你兒子似的小學生啊?
    要真有規定 ,大約會掛念著遊記, 就玩得不盡興啦! 別找自己麻煩 ! 主人知道訪客開心也就夠了! 就像花花這裡 她知道大家夥玩的開心就可以了 (就像偶而不懂得要裝懂, 敏感些的呢, 懂又得裝不懂 哈 哈 ! 變來變去! 比莊周那隻胡蝶還辛苦)

    真要單挑 ,要去台南找那個蔣XXX(差差啦)才對啦...

    (啊 ! 我說著玩,別認真吶~)

    我生平找人吵架 一隻手都數出的數字 ,問道於盲啦 , 我只會教人溜之大吉, 兵者凶之器也 , 年輕氣盛! 真是喔...年輕人~~ 深呼吸兩次也就過去了...

    晴陽師兄太極拳使得周到綿密 圓融貫通 嗯 ! 他會打太極!! 這事 哈 哈

    ReplyDelete
  105. <大約會掛念著遊記>初看我以為是很精彩的大型約會就更要掛念著遊記,哈哈哈~~~

    我也覺得我最近好像很想幹架?不知道怎麼變得這麼好勇鬥狠血氣方剛青春又活力,哈哈哈,真是很搞笑

    倒是在菜園打坐,我說得不盡精確啦,其實是坐在菜園入口的小片水尼地停車場的角角上,本來只是沒力氣站著就坐下,坐下又只有打正坐直的打坐姿勢最舒服,就順便這樣坐著打了一會兒盹。那時候好像沒蚊子耶?蚊子都是我坐在明月溝渠啃新鮮肉粽及最清新辣椒的時候跑來湊熱鬧的吧?

    打太極~,雖然我有被當過,不過我也勉強會一點啦。好滴好滴,如今就給他來個空中剖西瓜,結束~。嘿嘿嘿。 ^_^

    ReplyDelete
  106. 客提兄,

    您以為莊生那隻蝴蝶是當下考慮了什麼才開始變身的嗎?人家早入了化境,根本夢裡夢外來去自如,那會辛苦?....^^

    ReplyDelete
  107. stone,

    我認識的東北女人,是真的”打架”哦!我有朋友是吉林人,她說她們東北女人也喝酒,也打架!跟男人、女人都打!好有意思...哈哈!

    妳這血氣方剛青春又活力,有沒有可能是一半的東北血液在沸騰啊?...^^

    坐在菜園啃辣椒,是在提神吧?

    ReplyDelete
  108. 六月畢業,七月結婚,最常被質疑的是“奉子成婚",倒是第一次被質疑"沒有好好讀書"...^^

    以上皆非...^^

    ReplyDelete
  109. 哈哈﹗考試呀﹗

    C 六月和七月不同年

    ReplyDelete
  110. 呵呵,光年兄想太多啦,就是同一年六月畢業,七月結婚,但不是奉子成婚,(我可是清清白白嫁人的...^^),書也讀得還不錯,平均有九十幾哦...!

    您還沒說兵變後怎就結婚啦?媒妁之言?...^^

    ReplyDelete
  111. 呵呵﹗因為月全蝕﹐嫦娥從天上掉下來。

    ReplyDelete
  112. 哈!還真應景!想起您寫的一篇文,擔心月亮越來越瘦,嫦娥會掉下來,可見言不由衷...^^

    咱們史東昨夜守夜看月蝕,八成沒力了.....

    ReplyDelete
  113. 不是啦,我是被我兒子氣的。
    他有坐雲霄飛車癖。去聽獨唱會時像天使。早上被媽媽看到聯絡簿時登時變魔鬼。氣屎我了。(不過我沒抓狂、只是很冷酷)

    剛剛窗外昨夜月蝕位置靠東約十經度的天空,閃了一長條電然後爆個雷,這個配音音效可以得一千分。(悶)

    ReplyDelete
  114. 都忘了還有個可以牽動石頭情緒的小帥哥...呵呵...

    才小五,還小啦,別氣!尤其別跟尿過不去...^^

    ReplyDelete
  115. ㄟ......我不是寫使嗎怎麼變成艍了???哈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116. 算了、刪留言好慢喔、直接補正好了。

    不是靠<東>,是靠<西>十經度~。

    ReplyDelete
  117. 怎麼妳對天文也有研究啊?

    那天說會開車的白娘娘,我還想到咱們這位賽車的白娘娘還會彈琴耶,妳左右並用得會不會太發達?...^^

    ReplyDelete
  118. 沒有啦。就是對懶人來說,這世界還是有很多好玩的東西,這樣而已。

    不過攝影跟觀星是很早發展的,是國中時打發無聊(跟看小說一樣功能)的好伴侶。

    ReplyDelete
  119. thinktank98June 16, 2011

    看到Ms flower把愛和壓力 做出區分 實在是很高明 我想能被ms flower 喜歡上的人 應該都會很幸褔~~

    不過能跟ms flower網聊當網友 我就已經很幸褔了~~

    ReplyDelete
  120. stone真是很優的女性,我國中時都在迷瓊瑤...哈哈!
    有啦,高中有玩一點點攝影,但也沒認真...^^

    思坦兄,別說得這麼曖昧啦,什麼網聊啊?就是留留言嘛,大家一起聊,好玩就是了!...^^

    ReplyDelete
  121. 光年兄這則破了一百二十篇回覆的文,再寫下去,螢幕好像真的會捲不動哦?...^^

    ReplyDelete
  122. 而且,好像還沒聊到正題...呵呵!

    ReplyDelete
  123. 哦﹗還有未解的正題﹐一個被寂寞遺忘的正題。

    清清白白地嫁人﹐嗯﹗想想。急急忙忙地結婚﹐嗯﹗再想想。

    既然不是小孩﹐那就是大人。好像只剩下一個可能﹕

    D 等不及了﹗(火山蓄勢待發﹐再等就出大事啦﹗)

    ReplyDelete
  124. 是啊,等不及了!趕著出清存貨呢!...^^

    (唉唷,您要對照著在天秤那裡我們聊過的,還有那篇日記,不就可以猜出個端倪?...我總不好也說因為月全蝕,所以掉下來個后羿?...)

    ReplyDelete
  125. 光年兄算術不好。

    花花的小孩還不太大吧?要是當時一結婚就順理成章火山爆發,那現在小孩應該大學都畢業了差不多。

    可是小孩好像還沒進大學?

    那就是說火山防護工作是有做好。

    既然不是小孩就是大人(二分法惡魔怎麼又出現了?!),那你覺得小孩會防護?大人會防護?還是大人會教快成年的小孩防護?這在那個年代好像都不怎麼流行?!

    所以光年兄此言差矣!可見算術是數學的基礎、數學是邏輯的基礎。算術一差,邏輯都擰了。呵呵呵。

    ReplyDelete
  126. 呵呵,大概只有stone可以抓到光年兄的辮子...^^

    ReplyDelete
  127. 唉呀呀﹗媽媽祕呀﹗不是光年算術不好﹐是兩手兩腳指頭不夠用。

    我只學過雞兔同籠﹐植樹問題。不記得老師教過什麼火山防護﹐流行算術﹐惡魔邏輯。

    哎唷喂呀﹗石頭兄有所不知﹐花花有個秘密﹐她可是越來越年輕。

    光年雖是老寇寇﹐但沒有辮子啊。有辮子的是王國維﹐他想不開﹐自個兒翹辮子了。

    ReplyDelete
  128. 大家都越來越有意思了!連光年兄都會搞笑了!哈哈!

    ReplyDelete
  129. flower,
    你真是聰明,馬上說出了我的意思
    引用那麼美麗的形容
    將來哪天我突然想寫愛的主題,這篇到時借我引用
    不過,我覺得我這人不太適合寫愛或男女感情
    可能會太理性分析,有辱你們的文學美感


    光年兄,
    「時而當戀人﹐時而當朋友﹐時而當個體﹐時而當冤家﹐哈哈﹗這樣才比較好玩。」
    這是恩愛夫妻的精髓,我再同意不過了。
    我們可能都在自己的愛情中扮演過這四種角色,但差別在於我們如何拿捏這每種角色的分配和份量多寡。

    ReplyDelete
  130. 光年,
    還有,令堂令尊把東西放在車上的事將會成為他們有趣的回憶之一
    而那些東西說不定還幫助了另一個有需要的人呢

    ReplyDelete
  131. 說得真是。他們當笑話﹐四處跟別人說﹐每講一次﹐就要笑一陣子。像是銀行裡的存款﹐每個月取利息。

    ReplyDelete
  132. Francine,

    女人一輩子都在”談”感情的,未必用口說或用筆寫,而是用生活在過...戀戀花草,便是其一...^^

    ReplyDelete
  13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34. 花花:禮拜六去北濱海邊(正確位置是『新北市貢寮區澳底國小』),經過龍洞時吃晚飯牛肉麵,附近店家都有賣石花菜哩!我很忠實地拍了照片存證。 ^_^ (貼在 fb)

    果然來打<石花菜>一搜即可搜到此篇,我越來越喜歡妳的內嵌搜尋引擎了! ^_^

    ReplyDelete
  135. 哇,真的有啊,我去看!...^^

    (我正在研究另一個搜索引擎,即使網站封鎖,也能在站內作搜尋...^^)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CCD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