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月下看金鎖記/光年

光年兄寄來的美國北加州超級月亮浩浩出東坡的景象...
(浩浩出東坡是借二難兄的詩句...^^)

同一角度不同遠鏡頭拍攝,灣城一片月,萬戶擣衣聲?

雖不是中秋﹐今晚五月五日的月亮全年最大﹐尤其是傍晚的月出時分﹐看起來特別大。有人說﹐月亮就是月亮﹐同個月亮﹐怎有大小之別。但因為我們人被困在地球上遠望﹐遠近若不同﹐山就有高低﹐月也就有大小。今晚月亮特別大﹐只因嫦娥思鄉情重﹐所以繞到地球的最近處。

五月五日﹐立夏﹐應該屬春寒秋愁的最佳賞月時節。男生一邊喝酒﹐一邊想別人的女友﹐一個接一個﹐至於照照鏡子的情節﹐能跳過就跳過。女生一邊喝豆漿﹐一邊想醋裡開花﹐一朵接一朵﹐至於殺朱拔毛的情節﹐能跳過就跳過。

我們也許沒趕上看見三十年前的月亮﹐但千萬別錯過今晚的月亮﹐因為那是三十年後的回憶﹐即使帶點淒涼。上邊這一句﹐偷渡了一小段張愛玲“金鎖記”裡的文字。

金鎖記裡的月亮是張愛玲筆下女主角曹七巧的意象代表﹐三十年的月亮﹐說的是曹七巧三十年經歷的故事。老人回憶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又大又圓又白﹐是歡愉的﹐也多半出於自身的想像。出生低微的曹七巧嫁到富貴姜家當二奶奶。織女牛郎相逢沒相愛﹐因為姜二爺是個殘廢。

沒有愛情﹐沒有地位﹐曹七巧在丈夫和婆婆過世後﹐緊緊守著財富﹐那是她唯一的依靠﹐也讓她因此戴上幾十年黃金的枷鎖。曹七巧看破姜三爺的虛情假意後﹐她掌控自己一對子女的命運﹐同時也迫害媳婦﹐向註定悲劇的結局﹐勇往邁進。

張愛玲寫曹七巧的故事﹐不但寫金鎖﹐也寫月亮。在媳婦芝壽眼裡﹐月亮就好像是漆黑的天上一個白太陽。三十年後﹐月亮沉了下去﹐故事卻沒完。

張愛玲在金鎖記的前頭幾段裡﹐似乎給曹七巧的悲淒結局預留了伏筆﹕“天就快亮了。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

在文字世界裡﹐張愛玲是上帝﹐扁扁的下弦月像赤金的臉盆,在天亮時分沉下去。她寫的是想像中的故事意境﹐而不是記錄一場實景。因為在現實世界裡﹐下弦月都是在子夜之後﹐天亮之前升起。

今晚是滿月﹐明早天快亮﹐喝豆漿的時候﹐圓圓的月亮就會像赤金的臉盆,沉下地平線。這是現實世界﹐是真的豆漿情事﹐也期盼你的故事也同滿月一樣地圓圓滿滿。

這是光年兄家的柿子花。哈,我以為柿子花應該像木棉花一樣大,
一樣有著深深的橘色。不料,跟我的辣椒花差不多大小?



image by 光年



▲▲老義送來的台北超級月光

Comments

  1. 唷,光年兄出現了!而且還帶著張愛玲回來!哈哈哈!

    這一會兒,我上那兒看月亮啊?光年兄沒指示一下方向?我「東」張「西」望,既沒看到太陽下山,也沒見著月亮昇起...我們這兒還天亮得很呢!

    光年兄真令人「驚嘆」,居然連曹七巧都能從您筆下寫出來!哈哈哈,太開心了!下回咱們可以來談紅樓夢了!...^^

    光年兄這不是離題,是把這兩天的題全串起來,不得不佩服一下理工科的組織能力!

    您這會兒是忙完了?還是抽空?您沒惦著這兒的花,我可惦著您家的花呢!...柿子花還沒開?

    ReplyDelete
  2. 光年兄,說到祖師奶奶,我就難免多幾分注意。《金鎖記》是張愛玲奠下文壇祖師奶奶地位的經典代表作,也是以此篇作品,將運用月亮和鏡子的意象,達到顛峯...。這會兒,您說她用錯了,這可是大事一樁,我粗略查了一下,還真沒看到有人指出這個「錯處」,您恐怕是第一人!...^^

    但我想了想,難道張學研究者,真沒人發現這錯處?
    根據您之前教我的,月亮每天出現的時間不一樣,於是找到些端倪:

    『在农历初一,月亮和太阳同升同落。此后,月亮每天延后50分钟升起,到初七(上弦月为止)月亮在日落后出现在西方天空,落下时间越来越晚(从傍晚到子夜),亮面越来越大。

    再往后,到农历十五(望),月亮在日落后出现在东方天空,落下时间月亮越晚(从子夜到黎明),亮面越来越大。

    接着,到农历二十三(下弦月),月亮在日落后没有踪影,要等到太阳落山后一段时间才能升起,日出后位于西方天空,亮面越来越小。

    到农历二十九/三十(晦),月亮升起时间越来越晚,要从子夜之后再升起,日出后出现在东方天空,离太阳越来越近,两面越来越小,到了29,30就几乎与太阳同升同落,无法观测。』(資料來源: 一年四季月亮的方位會改變嗎?)

    根據上面的說法,下弦月在農曆二十三日左右,是夜裡升起,日出時亮面越來越小...
    而這就完全符合祖師奶奶說的:『天就快亮了。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

    也就是說,張愛玲這裡的下弦月,是初始的下弦月,是夜裡升起,日出時漸漸被日光給遮斷光亮,似乎是沉了下去。也因為是初始的下弦月,所以還能赤金得像「臉盆」,如果接近月朔,說「臉盆」就很難想像了。

    所以?祖師奶奶還是對的?...^^

    ReplyDelete
  3. 嗯﹐花花護祖師奶奶的精神可嘉。不過﹐真有點對不起。月亮婆婆走了幾萬年的步子﹐積習難改﹐恐怕不會聽奶奶指揮的。

    一般下弦月(農歷二十二之後)是過了午夜時分升出﹐要到大白天中午以後才沉落。在清晨的時刻﹐下弦月正努力爬上頂頭﹐汗流滿面地和太陽爭地盤。大白天陽光罩天覆地﹐很少有人真正見過下弦月沉落地平線﹐更別提什麼赤金的臉盆。

    下星期天五月十三日母親節﹐正逢農歷四月二十三日下弦月﹐就來個實地檢驗﹕
    溫哥華(日光節約時間)
    凌晨兩點十六分月出﹐早上五點三十二分日出﹐下午一點四十分月落﹐下午八點四十六分日落。

    台北(無日光節約時間)
    凌晨零點十二分月出﹐早上五點十分日出﹐中午十一點五十九分月落﹐下午六點三十分日落。

    兩地日月升沉的時間有落差﹐除了因為日光節約時間外﹐也有經緯度的因素。天快亮的時候﹐不論何地﹐下弦月都還沒升到頭頂呢。

    我想妳引用的那篇文字﹐所謂亮面越來越小﹐指的是與前一夜的亮面比較而言。只有在月蝕的情況下﹐才可能看出亮面時時刻刻的變化。農歷二十三的下弦月﹐亮面大約是半個月亮。若是扁扁的下弦月﹐那還非得等到農歷二十六日後才看得到﹐那時的月亮只比太陽早升一兩個小時而已。

    別難過﹐告訴妳一個秘密。在靠近北極圈永夜的冬季裡﹐是有可能看到扁扁的下弦月沉落地平線﹐因為在那兒等不到天亮。可惜的是﹐祖師奶奶在“金鎖記”的第一句﹐就開宗明義地確指是三十年前的上海﹐這會兒搬家﹐有一點困難。

    嗯﹐聽歌。順便聽一首晴媽曾經貼過的歌。
    上弦月/許志安

    瞧﹗許志安多貼心﹐雖然嘴裡唱的是“上弦月”﹐結尾時卻特地在黑板上畫個扁扁的下弦月﹐或許還是個花迷或張迷呢﹗

    呵呵﹗預祝母親節快樂。

    ReplyDelete
  4. 我來問問晴媽怎麼說!...^^

    ReplyDelete
  5. MargaretMay 07, 2012

    這這這...
    找地方躲藏中, 應該問天文控才對吧?
    我只負責看月亮, 還有想一些詩詞, 或是歌曲...

    昨晚和小孩去河濱看月亮
    看到城市中的一輪明月, 很想唱"城裏的月光", 雖然這歌有點悲傷
    城裏的月光把夢照亮, 我最喜歡這一句
    城裡的月光/許美靜

    ReplyDelete
  6. 阿客提瑪May 07, 2012

    月亮的事 我也交給天文控...^^
    負責聽歌就好!

    只是花花引的這段月亮出末記寫得真清楚!!!

    ReplyDelete
  7. 呃...疾風知勁草,板蕩見忠貞,光年兄這踢的,可是祖師奶奶的館,非得護著不可!...^^

    >>在清晨的時刻﹐下弦月正努力爬上頂頭﹐汗流滿面地和太陽爭地盤。
    光年兄不覺張愛玲那句:"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 "這幾個動詞便很有爭地盤的味兒嗎?最後爭輸了,沉下去了。我是這麼領會的,這裡的沉下去並不是指沉到地平線下去,而是在天空中看不到了,因為被日光遮斷了。

    可以這麼解釋嗎?...^^

    呵呵,我還真不知道上弦月下弦月怎麼分,若不是光年兄指出,我也沒懂許志安畫錯了...

    ReplyDelete
  8. 文字迷May 07, 2012

    光年一出現就是重頭戲,上次是茨威格,這次是張愛玲,都是花花的菜,逗得花心大悅!

    ReplyDelete
  9. 哎喲﹗真糟糕。農曆居然打成農歷﹐這會兒才看到。

    ReplyDelete
  10. 文字迷大哥,光年兄一出現,您的”樂趣”也來了?...^^

    我承認我是很開心,看到光年兄居然看起張愛玲了,太意外;幾年前我有個朋友,我們私下都叫他”納粹”,可想而知他的形像和作風,可有一天他居然跟我說,他下載了全本紅樓夢的有聲書,在上下班車裡的時間,全部聽完了。這也讓我開心了很久...好像自己喜歡的某種口味被接受也被喜歡了啊!...^^

    ReplyDelete
  11. “天就快亮了。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

    想要解讀這段“金鎖記”的文字﹐在現實世界裡尋求答案﹐有一定的困難度。然而一旦走進張愛玲親手打造的虛擬世界﹐一切就顯得合情合理﹐舒適安穩。

    姑且相信這段文字是張愛玲蓄意安排的伏筆﹐以月亮為隱喻預告曹七巧的結局。扁扁的下弦月﹐一路沉落﹐象徵燈枯油盡的七巧﹐骨瘦如柴的肢軀﹐也代表她一生苦求不到的情愛。而赤金的臉盆﹐卻影射曹七巧一輩子被枷鎖的財慾。

    臨終前﹐曹七巧摸索著腕上的翠玉鐲子,徐徐將那鐲子順著骨瘦如柴的手臂往上推,一直推到腋下。她自己也不能相信她年輕的時候有過滾圓的胳膊。突然她生出想要重頭來過的念頭。

    從表面形像看來﹐赤金的臉盆和慘白的殘月﹐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然而它們所代表抽象的意境﹐盈聚的財富和虧損的愛情﹐在金鎖情鐐的七巧身上﹐卻又顯得多麼的合適﹐也刻畫出她幽怨一生的寫照。

    三十年淒涼的月色﹐在七巧身上映照出財富與幸福不對等的盈虧。月亮早已沉了下去,然而故事還沒完。故事完不了﹐因為在現實的世界裡找不到圓滿又恆久的答案。

    ReplyDelete
  12. 光年兄真是令我感動!一看張愛玲就上手了?...^^

    多年前有人用電腦計算紅樓夢的習慣用詞與文辭,得出結論,全本紅樓夢實出自一人之手,並非劉鶚續書。當時報紙上的大標題:【電子計算機闖進大觀園】,至今難忘。看光年兄談起張愛玲的虛擬世界,頗有幾分這種驚豔,感動又拜服!...^^

    『那扁扁的下弦月,低一點,低一點,大一點,像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
    「扁扁的下弦月」的確如光年兄所理解,暗示七巧的人生。「赤金的臉盆,沉了下去」,則不只暗示七巧由一個嬌縱不群的少女墮落成惡毒尖酸的怨婦,也暗暗在寫七巧所嫁入的世家,逐漸崩壞敗德...由於張愛玲出身没落貴族,對於這種人性與豪門的崩壞,其交纏與糾葛,自是十分清晰。這樣的故事題材,也一直是她的最愛。

    ReplyDelete
  13. MARGARETMay 08, 2012

    看金鎖記很難受

    明明有路可選, 但她選了一條註定沒有愛的路, 把自己當物品一樣嫁入豪門

    門不當戶不對, 註定七巧受人訕笑, 在沒有光的生活中, 三爺彷彿是盞明燈, 只可惜也是個壞掉的山寨燈燈泡

    上回在公視看了京劇版的金鎖記, 魏海敏把七巧的性情詮譯得很到位, 一個長期渴望愛卻得不到的瘋狂女子

    ReplyDelete
  14. 三爺與七巧那場談判不成,不歡而散的場面,是兩人生命的交錯點,自此後,便都回不去了。

    金鎖記說的就是女人的情欲與物欲交錯轉折,七巧既要財富又要愛情,愛情不可得,便更抓住金錢不放...

    魏海敏的京劇版金鎖記,曾經好想看啊!晴媽覺得劇情編得如何?

    ReplyDelete
  15. 是!張愛玲就是上帝,一般人得到的評語是:對自然界現象,觀照/察不足.

    ReplyDelete
  16. MargaretMay 08, 2012

    京劇版金鎖記, 好看

    演員好, 劇本不錯, 導演的手法不會太陳舊, 算是張愛玲小說改編中的佳作, 電影傾城之戀, 紅玫瑰與白玫瑰, 半生緣都沒京劇好看, 色戒完全不想看, 所以沒列入評比之列

    ReplyDelete
  17. 修旭兄是說張愛玲對自然界現象觀察不足?我只聽過有人說她不夠關心國家大事!...^^

    ReplyDelete
  18. 晴媽,妳說的那幾部張愛玲小說改編的電影我都有看,還有一部更早期但漢章導的【怨女】也不錯,夏文汐演的。【色戒】沒看可惜了,是張愛玲所有改編電影裡最成功的一部。只要跟紅樓夢和張愛玲有關的,我都會找來看。除了出自宋以朗之手的。

    我喜歡吳倩蓮演的曼楨,一出場就給人感覺:就是她了!...^^

    魏海敏的曹七巧我很期待,希望有機會能看到。祖師奶奶大概作夢也沒想到,她的小說還能以京劇演出,哈哈哈!

    ReplyDelete
  19. 好啦!好啦!板盪見忠貞,妳還殺朱拔毛,反共抗俄啦!

    ReplyDelete
  20. 哈哈哈!我這叫護短!

    ReplyDelete
  21. 阿客提瑪May 08, 2012

    理工科對文人-張愛玲,我相信 光年的月亮可信度比較高!哈哈哈!

    ReplyDelete
  22. 才不管呢!...^^

    ReplyDelete
  23. 我哪知...這種給專家的 FAVOR....專家萬一犯了錯,一般人可能會想很多...喔是故意安排的,以他的水準,怎麼會犯這種錯? 一般人呢? 這種差別好像很普遍存在...

    ReplyDelete
  24. 修旭兄說的,讓我想到有人說,從雙B車裡走出來,不會有人懷疑妳的LV是山寨版的!...^^

    ReplyDelete
  25. 忘了說明一下,上面的照片,是昨天夜裡光年兄寄來的。是五月五日當天,美國北加州的超級月色!很美哦?我拍的那張,就...丟到垃圾桶好了!...^^

    ReplyDelete
  26. 花花的意思,是把光年兄比作納粹和電子計算機?(噗)

    ReplyDelete
  27. 月亮的天空看起來是藍色的,是光年兄上次拍到鹿的那個藍色山脈嗎?

    ReplyDelete
  28. 夢天秤May 08, 2012

    那是柿子花沒錯!我的blog上頭就是拍當年娘家後院的柿子花 ^^

    ReplyDelete
  29. 阿客提瑪May 08, 2012

    萬家燈火閃爍成紅珠子 蠻可愛的...^^

    光年兄文字好, 拍照技術也一流!

    ReplyDelete
  30. MargaretMay 08, 2012

    花, 怨女我看過, 只是忘了

    怨女就是金鎖記加強完整版, 夏文汐的扮像很讚, 但電影...嗯....不好

    我也喜歡吳倩蓮演的曼楨, 但許鞍華的半生緣除了演員好, 整部戲讓我覺得很乾, 因為看半生緣那一周, 先看了王家衛的電影, 王家衛電影的場景, 音樂都和影片融而為一, 但半生緣就無法如此

    色戒當中的湯唯, 有沒有幾份像年輕時的吳倩蓮(我的錯覺)

    張愛玲的小說太豐富, 電影改編很難討好, 色戒不敢看的原因是覺得那種悲劇力量太明顯了

    你看過陳可辛的甜蜜蜜嗎?? 總覺這部以鄧麗君歌曲串起二個不同的男女, 歷經十多年悲歡離合, 反而最有張愛玲小說的fu

    ReplyDelete
  31. 星辰,
    >>把光年兄比作納粹和電子計算機

    這...能不能裝糊塗一下,不要那麼通透?...^^

    ReplyDelete
  32. 不知道是站在那個藍色山脈拍的,還是拍到的是藍色山脈,光年兄如果有上來,再請他自個兒回答...^^

    ReplyDelete
  33. 天秤,去妳家看了,原來那是柿子花,看了那麼久,都不知道...^^

    ReplyDelete
  34. 客提兄,根據光年兄的說法,那兩張月亮照片,是站在同一個角度,用不同鏡頭拍的,我猜應該也有用腳架?...技術好,鏡頭應該也不錯...^^

    ReplyDelete
  35. 晴媽,忘了說,看【金鎖記】是很難受,但最讓我難受的是【半生緣】...買了很久都不敢看,看了很久才看完...

    嗯,上述說的幾部電影都沒改編好,就跟紅樓夢一樣,怎麼編都會挨罵!但漢章的【怨女】我只約略記得氛圍,但在評價上是不錯的。許鞍華的【半生緣】和【傾城之戀】沒跳出窠臼,都不夠好。王家衛的電影勝在他沒有原著的束縛,揮灑自如,他的電影是王氏風格,自成一派。

    陳數演的電視版的傾城之戀很好看,有機會找來看看...^^

    李安的【色戒】傷而不悲,妳也要找來看看...^^

    嗯,陳可辛的【甜蜜蜜】我也有看,也很喜歡(啊,咱們的脾胃真相近啊!...^^),但不會覺得有張愛玲的fu。一樣歷經陰錯陽差的十幾年感情,【半生緣】沉重太多。但【甜蜜蜜】比較接近人生...^^

    ReplyDelete
  36. MargaretMay 08, 2012

    半生緣確實比金鎖記悲慘, 當然也因為張愛玲曾被她父親囚禁過, 她才能寫出那麼變態又真實的故事


    電影要有聲光感受, 許鞍華這方面不及王家衛, 她算是中規中矩,但很少能觸動或感動到我, 她的自傳電影讓我念念難忘, 上回朋友問我要不要去看桃姐, 我就沒什麼動力

    甜蜜蜜為什麼感人, 除了小鄧的歌聲, 還有他的時代和我們同時, 大學同學有一回寫著在紐約留學時, 聽到鄧麗君死訊, 我的腦海裏浮出的就是甜蜜蜜那一幕, 張曼玉站在街頭看著新聞, 那種氛圍再過幾年, 後生小輩是無法體會到的吧

    看電影脾胃相近, 呵呵, 恐怖片我不看, 因為膽子又怕鬼

    ReplyDelete
  37. MargaretMay 08, 2012

    光年兄的月亮,如夢如幻月, 若即若離花

    這是電影胭脂扣裏的梗, 看來用在這也合適

    ReplyDelete
  38. 有沒有發現,我的asflower就是如花?...^^

    ReplyDelete
  39. MargaretMay 08, 2012

    沒, 你說了我才知

    ReplyDelete
  40. MargaretMay 08, 2012

    你是人如其花, 但回應裏提到的如花, 雖沒看綜藝節目, 但看過新聞報導

    長相不好, 還要被人拿來開玩笑, 還要扮醜求演出機會, 看不下去, 不忍心

    ReplyDelete
  41. 我有聽說,但也沒看過。

    話說回來,表示妳也看過"胭脂扣",咱們​脾胃真接近,看的電影都一樣...呵呵呵...

    ReplyDelete
  42. MargaretMay 08, 2012

    胭脂扣是大學時和高中死黨一起去明曜那裏的電影院看的,
    算是難忘的經典.

    ReplyDelete
  43. 是啊!那兩位主角居然都不在人間了。

    ReplyDelete
  44. MargaretMay 08, 2012

    我們的青春也就這樣流過去了

    ReplyDelete
  45. 我們已經算是幸福的一代,至少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台灣的​電影,音樂,副刊等都是最好的...不像現在,無處著落​。

    ReplyDelete
  46. 我也不看恐怖片,災難片也不太看...^^

    【半生緣】裡面有一段曼楨從姐姐家裡逃出來的一段描述,經某位仁兄(好像是司馬新)實地勘察,證明是張愛玲從自家逃出來的真實描述,不但是心境上的,連實景的路線都一樣...所以張父真是在某方面造就了他這個女兒...

    ReplyDelete
  47. 浩浩出東坡,
    獨月對山村, 仄仄仄平平 還行! 起碼上韻了!

    ReplyDelete
  48. 這...輕五,這沒對上吧?二難兄是仄仄仄平平,你若是​要對,應該是平平平仄仄...

    ReplyDelete
  49. MargaretMay 09, 2012

    >>我們已經算是幸福的一代

    也對, 高中時的人間副刊多好看, 現在...唉...

    電影還好, 現在還是有好作品, 台灣新電影的啟動, 我們這一代算是恭逢其盛, 還有香港電影的精華時代

    奇怪, 只看望月, 也生出這許多前塵往事

    ReplyDelete
  50. 嗯,誰說的?獨自莫憑欄,因為憑欄就望遠,就會勾起許多​前塵往事...^^

    ReplyDelete
  51. 萬戶擣衣聲?
    現在不會再萬戶擣衣聲了....大概都是上網尋開心...或是網路訴情衷了.

    ReplyDelete
  52. 呵呵,說得好!我寫萬戶擣衣聲時,自己也覺好笑,所以才​打了個問號,意思就是...不知道這時刻,老外都在作些​啥?本來想寫吃火雞之類的,哈哈哈!

    嗯嗯,上網尋開心,全民運動!...^^

    ReplyDelete
  53. 啄木鳥May 09, 2012

    昨天亂逛...,看到有人PO你曾拍過的 Bleeding heart(忘了你說的中文名字),就是像頂著一朵粉花俏麗髮型​的小女生的那種花呀....好美喔,想不到她又開花...(剛剛​翻了你的照片,竟然找不到...^^)

    ReplyDelete
  54. 鳥媽媽是說兔兒牡丹嗎?
    在這兒:夢幻花草

    ReplyDelete
  55. 啄木鳥May 09, 2012

    對....又看到她了,歡喜!
    再看一次囉!

    ReplyDelete
  56. 星辰﹐照片中月出的小山丘大約兩三百公尺高。至於上千公尺的藍色山脈並沒攝入鏡頭﹐在右邊偏西的方向。不是故意不照﹐是月亮不在那兒。

    我人站在家附近小坡上﹐就是上回失火的的地方。那天傍晚日落後的半小時﹐大約有十來個人不約而同地背著相機﹐選擇這塊地方拍攝超級月亮。從前看過月亮引力造成的夕潮﹐這回見識到月亮引發的人潮﹐我稍感意外﹐暗暗驚喜。

    天空尚藍﹐一因日落不久﹐二因萬里無雲。不是故意不照星星﹐是那會月兒超級﹐威力十足。

    ReplyDelete
  57. 光年兄一説就有印象,跟失火那張是同個角度。.

    ReplyDelete
  58. 想不到光年兄那座藍色山脈那麼高,我以為也是個小山丘而已...^^

    月明星稀,何況是超級月?當然看不到星星了...^^

    ReplyDelete
  59. 56姐真厲害,什麼題材都拍到了...^^

    ReplyDelete
  60. 我的新相機沒有長鏡頭,所以只有抬頭賞月而已^_^

    ReplyDelete
  61. 56姐,我有長鏡頭也沒用,拍出來的月亮都是兩個影子!...^^

    ReplyDelete
  62. 美國的,台灣的,晚上的,白天的月亮,花花這裡都有了!感覺一整個溫暖!
    祝花花今年的母親節圓圓滿滿,快快樂樂!^_^

    ReplyDelete
  63. 謝謝星辰...^^

    初夏的月色不致清冷,總給人一種温潤的感覺...母親節也是!...^^

    ReplyDelete
  64. 找到以前寫電子計算機闖入大觀園的相關文章了 ,當時忽忽還提供了高陽的說法:
    我的紅樓夢魘

    ReplyDelete
  65. 風痕影May 12, 2012

    過幾週還有日環蝕呢,臺灣要見到全蝕/環食超難的 -w=
    不過我的相機是普通相機 Orz
    用投影的方式拍會不會比較好啊...

    不知道光年兄老義是用什麼相機,什麼方法拍的?

    ReplyDelete
  66. 日環蝕?又是個啥景況?

    ReplyDelete
  67. 風痕影,我查了一下,日環蝕不是再過幾週,5/20就來了:
    2012年5月20日日食
    5/21 觀測日環食

    ReplyDelete
  68. 風痕影﹐月出的相片我是隨便亂照的。查了一下第一張相片的記錄如下﹕

    NIKON D3000  f/5.6 1/20sec. ISO-1600 focal length:200mm

    ReplyDelete
  69. 月蝕總是發生在滿月的日子﹐日蝕一定選擇新月的時候。五月二十一日(農曆初一)有日環蝕﹐六月四日(農曆十五)有月偏蝕。

    新月時﹐月球環轉到太陽與地球正中間﹐隨地球自轉﹐陰影帶狀迤邐東行﹐掃過大約兩百哩寬的地面。台北和加州北邊被寬帶掃過﹐都有看到短暫日環的機會﹐那時候百分之九十四的陽光都會被遮住。

    台灣地處換日線之西﹐五月二十一日清晨五點七分日出時﹐太陽已進入偏蝕狀況﹐所以是殘日東昇的景象。台灣西北角﹐如果無雲﹐在六點十分起的兩分多鐘窗口期可看到環蝕現象﹐其他地方看到的是偏蝕。美加西岸在換日線之東﹐日蝕出現在五月二十日的落日之前。

    台灣六月四日在日落後﹐可看到月偏蝕(月亮下角被地球陰影蓋到)。美加西岸則是在六月四日清晨日出之前見到。

    以肉眼看月蝕﹐不成問題。直接肉眼觀日蝕﹐卻很可能傷到眼睛﹐最好不要冒險。

    ReplyDelete
  70. 我發覺光年兄真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耶,呵呵呵...您平常有觀星的嗜好嗎?

    依上所言,我們這裡可以看到日蝕是黃昏時間,這時節,我們的黃昏都在七八點左右了,算是日光較微弱的時間,可以看嗎?...^^

    ReplyDelete
  71. 有一年的日蝕 , 無意間觀看到地上樹影間的日光亮點, 看起來像一個個咬了一口的月餅, 一個個缺了口的圓圈圈! ...^^

    這次若看得到日環蝕, 猜測可能樹下可以看到甜甜圈般的亮光點...

    ReplyDelete
  72. 哦,懂了!不往上看,往下看,哈哈,聰明!客提兄要是早起有看到,就拍照片給我們看...^^
    (我要是記得的話,就在黃昏時站在樹下等...^^)

    ReplyDelete
  73. 就像李宗盛唱的那首“給自己的歌”﹐埋葬了的舊愛無法阻擋。太陽即使偏蝕了百分之九十﹐餘威仍可傷人。雖是黃昏時刻﹐眼睛直視日蝕還是相當的危險。最好還是學學李白獨家發明的方法﹐酒壺裡看日蝕﹐“壺中別有日月天”。呵﹗老傢伙還真行。

    溫哥華不在這次日環蝕的通關要道上﹐甜甜圈勢必看不到﹐除非當時喝得太醉。淡水關渡一帶或觀音山上的週一清晨六時出頭﹐就有可能看到東昇的圓圈餅。不在環蝕要道途經之處﹐看到的只是缺口餅。溫哥華看到日蝕缺口最大的時候在週日下午六點十五分左右。

    中國古代的文人﹐困處中原大地﹐東邊雖有大海﹐西邊就只有大漠。他們眼裡日落西山的景象﹐就是暮色蒼茫﹐渾渾沉沉﹐無邊的荒涼。帶給人們窮途末路﹐風燭殘年的聯想。

    我們何其幸運﹐身處北美西岸﹐西邊就是太平洋。在千載難逢的吉日良辰﹐日月合璧的時刻﹐躺在柔軟的沙灘上﹐欣賞玉墬大洋的景色。天水映紅﹐浩瀚遼闊﹐霞低鳥飛﹐涼風習習﹐輕浪拍沙﹐身心的疲憊全然舒解。眼裡欣賞日蝕﹐心裡想著人生的分分合合。沉浸在美景之中﹐目悅心爽的我們﹐就這樣活活氣死了一大批無緣的唐宋古人。哈哈﹗豈不妙哉﹗

    ReplyDelete
  74. 人家早先死了上千年了,那裡還等我們來氣死?

    光年兄越來越有「情趣」了,呵呵,李宗盛的情歌,李白的詩都能用上,嚴重懷疑您這陣子不是去應戰,而是跑去跟日月星辰談戀愛了!...^^

    雖然長安位於中原地帶,沒有玉墜大洋的景色可看,但也未必都荒涼。李商隱有詩可證:『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是會尋找落霞餘暉作作日光浴療法的...^^

    壺中別有日月天,後來才有人想到可能是日蝕景象,一開始大家可猜半天.光年兄可否告知從那兒找到的典故?

    ReplyDelete
  75. 對了,光年兄,要有空就請您拿著您的D3000,把『千載難逢的吉日良辰﹐日月合璧的時刻﹐躺在柔軟的沙灘上﹐欣賞玉墬大洋的景色。天水映紅﹐浩瀚遼闊﹐霞低鳥飛﹐涼風習習﹐輕浪拍沙﹐身心的疲憊全然舒解。眼裡欣賞日蝕﹐心裡想著人生的分分合合』這能氣死古人的景象,拍下來給我們分享...^^

    ReplyDelete
  76. 忘了跟光年兄打個招呼,這篇文及您的回覆,我把它貼到『張愛玲二三事』那邊了...那兒過往的張迷多,您的發現算是首開先例(至少我沒看過有人提出),分享給眾張迷們...^^

    ReplyDelete
  77. >>我只聽過有人說她(張愛玲)不夠關心國家大事!...^^

    清朝末年有個進士﹐年少得志。呵﹗真不得了! 不但學問佳﹐文筆又好。他可關心國家大事﹐常上疏評論朝政。他也恃才驕橫﹐喜歡彈劾老臣﹐得罪許多人。

    光緒年間﹐法國為了佔據越南為屬地﹐派遠東艦隊封鎖台灣海峽﹐清廷避戰求和﹐委曲求全。這位愛國書生屢屢上奏主戰﹐老奸巨猾的李中堂頭很大﹐於是想辦法讓他離開京師﹐好圖個耳根清靜。力言主戰的書生就被調派到閩海﹐擔任福建水師的海防大臣。

    一八八四年八月二十三日﹐法國遠東艦隊在閩江口馬尾﹐展開激烈的炮火攻擊。福建水師不敵﹐全軍覆沒。紙上談兵言辭犀利的書生﹐披掛上陣﹐在血肉橫飛中﹐嚇得屁滾尿流。遭昔日的政敵和眾臣們疏奏圍剿﹐書生不得不背上作戰失敗的責任黑鍋﹐就此被下放邊疆。

    四年後充軍回京的書生﹐落魄無職﹐當時正逢李鴻章創建北洋水師。李鴻章惜才﹐沒再讓他帶兵﹐收他為文案秘書。老書生感激涕零﹐無意間見到李鴻章年輕女兒寫的詩詞﹐視為粉紅知己﹐進而求婚。

    好幾年﹐好幾年以後﹐張佩綸和李菊藕的親孫女兒被人批評說﹐不夠關心國家大事!

    仔細想來﹐當初若是沒有法國人的萬里遠征﹐或許今天我們就會少個張愛玲。

    ReplyDelete
  78. 沒想到光年兄真對張愛玲有了興趣?...感動啊!...^^

    聊聊張愛玲的祖父母?張愛玲最後著作【對照記】中用了很多篇幅寫祖父母,最後,她說與祖父母的關係『看似無用,無效,卻是我最需要的。他們只靜靜地躺在我的血液裡,等我死的時候再死一次。我愛他們。』(這是張愛玲生平難得表現出的孺慕之情)

    張愛玲幾度翻譯《海上花》,便是出於對祖父的血脈情感。《海上花》是張佩綸的全集自傳。

    【對照記】中提及,中法戰爭爆發時,張佩綸因為主戰,所以忌恨他的人主張派他上陣,大敗後,據張愛玲的說法,張佩綸在大雨中頭上頂著一隻銅臉盆逃走的...^^

    張佩綸與妻子(李鴻章之女)婚姻算美滿,兩人合寫過一本食譜,一本武俠小說,在南京的花園洋房裡偕隱。之後國民政府的立法院就設在這房子。

    前時有偷渡客言『秋色無南北,人心自淺深』是張曼娟或吳淡如之言?自露馬腳!這句詩句是張佩綸寫的,記在張愛玲的【對照記】...^^

    感謝光年兄為祖師奶奶「自圓其說」...就算她”不關心”國家大事,終究因為國家大事的發生才有了她...^^

    ReplyDelete
  79. 光年的結尾 屢屢讓人發笑!
    聽來彷彿我們得感謝法國人入侵, 我們才得有了個張愛玲? 

    妙! 妙!

    ReplyDelete
  80. 動不動就感動﹐肯定是防震系統出毛病。挺危險的﹗騙子都喜歡找這種人下手﹐事半功倍呢。妳最好還是保養維修一下。

    張愛玲哪可能需要人幫腔﹖就像時裝秀的模特兒﹐擺個高貴迷人的姿態﹐在伸展臺上優雅地走著﹐眼神專注於閃閃爍爍的鎂光燈﹐心情沉醉在此起彼落的讚嘆聲中。要是有人不識相﹐伸個手想要理平她衣裳的皺角﹐她定然躲過身﹐眉頭一皺﹐白眼回報﹐再拋下一句﹐“一邊站著涼快去﹗”

    哪來的為祖師奶奶「自圓其說」﹖人家未必領情你的好心﹐只奇怪你為什麼不是個大近視﹖只奇怪警衛都跑哪去了﹖人家早已定格在完美的框框裡﹐不可動搖。

    命運頑童躲在歷史的角落﹐偶爾跳出來戲弄一下路過的行人﹐有時刁鑽﹐有時調侃。冷眼旁觀的人﹐或許不經意地覺察出它頑皮的心機。也許那路人是有頭有臉的達官貴人﹐也許是嚴肅的經國大業的場合﹐也許是在危急存亡的時刻﹐都有可能發現一絲命運弄人的巧趣。

    一旦覺察自己的發現﹐既巧又趣﹐就好像中了頭獎。我是自娛﹐不是多情。

    ReplyDelete
  81. 光年兄多慮了,我的防震系統好得很呢!一杯滿滿的水放在引擎蓋上,兜一大圈回來,還是滿滿一杯...紋風不動...^^

    我是替祖師奶奶感動啊!能讓老牌木頭人佇足探頭,多不容易啊!您看樓上那位又能拿筆又能拿鋤頭的多情客提兄,可無論祖師奶奶蒼涼的手式如何揮招,硬是不搭理呢!...^^

    ReplyDelete
  82. 我怕冷! 不堪蒼涼...^^ 哈哈!

    唯上智與下愚不移, 我不是最聰明的! 所以大概是後者! ....^^

    ReplyDelete
  83. 這麼說來,光年兄是太上忘情了...呵呵...

    ReplyDelete
  84. 既然抓過蚤子﹐有了共通的嗜好﹐就算是好的開始。好像有句話是這麼說﹐勤能補拙。

    換上一襲華麗的袍子﹐抓蚤的手勢帶點蒼涼的風韻﹐生命就可以晉級到初段的水平。

    比較困難的是﹐成為一個古怪的女孩。即使努力﹐也是惘然。

    當不成天才﹐做做夢也行﹐夢裡去自殺﹐記得坐火車去西湖﹐醒來人就多些詩意。

    ReplyDelete
  85. 呵呵...看到【天才夢】了?張愛玲初試啼聲,短短一篇散文好幾句成了經典。倒是小小年紀的她,對自己已有很深沉的認識,為自己的人生定了調:”沒有人與人交往的情形下,生命充滿歡愉”(大意如此)

    光年兄知道這篇【天才夢】在西風徵文的得獎名單裡,同列於榜的,還有忽忽的父親林適存嗎?林伯伯當年的筆名我忘了,但季季提過這事,網上應該找得到...

    如果沒記錯,鹿橋是當年的榜首...

    ReplyDelete
  86. 不知光年兄有沒有拍到今天的日環蝕?...^^

    ReplyDelete
  87. 加州的陽光是出名的﹐尤其雨季結束以後。舊金山的金門大橋也同樣的舉世聞名。但是夏天到舊金山的遊客﹐常常有上當受騙的感覺。穿著清涼的女士在大橋前﹐寒風花顫﹐霧裡看橋。既看不全大橋﹐又不見陽光。草草照個相﹐口中喃喃幾句怨言﹐受不了﹐趕緊躲回車上。

    其實不止舊金山﹐灣區整條海岸線上的陽光﹐在夏季都不太可靠。太平洋濕熱的空氣﹐午後向內陸吹拂﹐掠過寒冷的洋流海面﹐瞬間凝結成水珠﹐形成滾滾霧氣﹐就從海上登陸﹐貼著地面﹐毫無預警地源源襲來。

    我們心裡惦記著太陽與月亮重逢大喜的日子﹐是人生難得遇見的機會。看看窗外﹐一片風和日麗﹐似乎值得冒險去海邊。臨時決定上路﹐赴一場不尋常的婚宴。車向大海的方向駛去﹐沿著海岸公路走走停停。幸好海水一片蔚藍﹐心上的石頭終於放下。我們東張西望﹐想要物色一塊合適的地點。

    不經意地發現一群等不及的賓客﹐已經自動自發聚集在一座古老燈塔旁的草地﹐架起他們的觀禮儀器。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我們沒有自備儀器﹐這會兒算是尋珠撿玉。呵呵﹗驀然回首﹐才恍然大悟﹐古人說的燈火闌珊處原來就是海邊的燈塔。

    一座座像大砲的望遠鏡﹐對著藍天﹐瞄準太陽。除了業餘天文愛好者外﹐草地上還有玩呼啦圈的孩童﹐個人雜技的表演者﹐吉他歌手﹐當然最多的還是好奇的群眾們﹐熱熱鬧鬧地像是一場事先安排好的村鄉活動。一臺臺裝上濾光鏡片的望遠鏡﹐吸引無數的圍觀者﹐仔細瞧看各式的天文儀器﹐更企圖一睹難得的日蝕景象。

    二三十台大大小小的望遠鏡﹐有的排著等候觀賞的隊伍﹐主人一旁招呼﹐微笑點頭﹐歡迎大家輪流看日蝕。有的空鏡對天﹐四周無人﹐不曉得主人跑到哪裡串門子去了。我四處走走﹐看到有空鏡的機會﹐就上前視察一下日蝕的進度。有些望遠鏡﹐不光是看到日蝕﹐還能見得到太陽表面的黑子和週環的日冕。

    加州地大﹐能看到日環蝕的地區很小﹐我們所在的海邊只有欣賞日偏蝕的機會。六點三十分﹐是偏蝕程度最大的時刻﹐太陽失去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威力。我環顧四下﹐明顯感覺到燈塔周遭的亮度已降低﹐熱度也減弱。

    可惜的是﹐望遠鏡裡看到的影像﹐只能肉眼親睹。幾番嘗試用相機的鏡頭對準望遠鏡的鏡頭﹐照的相片都完全失敗。別人用簡單的傻瓜相機嘗試﹐成功率似乎還好些﹐可惜我們沒有隨身帶著。用相機直接照太陽﹐沒有濾光鏡片﹐也是一片模糊的光團而已﹐難以清楚辨形。

    反而有用針眼形成的日蝕影像﹐相機可照。我兒子用兩手的指頭﹐十字交叉﹐陽光穿過指縫間的漏洞﹐地面上的陰影中就出現了好幾個日蝕。有人用草帽遮陽﹐一下子在衣服上﹐呈現出成千個針眼日蝕﹐形成美麗的天然圖案。

    雖然不曾擔心日月的婚禮誤時﹐我還是不時利用空鏡的機會﹐確認日蝕一直照著進度表順利舉行。有一次臨鏡檢查完進度﹐剛抬頭﹐就聽到身後傳來嬌滴滴的聲音﹐“能讓我們看一下﹐好嗎﹖”回頭一看﹐是兩個年輕女孩﹐高中生的模樣。“當然﹗”我趕緊側身讓出望遠鏡的位置。

    女孩小心翼翼地往鏡頭裡看了一會﹐抬起頭﹐臉上卻掛著困惑的表情。她招呼朋友上前換班。她那朋友看過以後﹐聳了聳肩﹐兩手一攤﹐扮個鬼臉﹐好像有些失望。一下子﹐我被她們的困惑傳染﹐心想難道鏡身被碰歪﹐沒對準太陽﹖

    我馬上仔細再看一看。月亮還是老實巴交地死咬著太陽的缺口﹐並沒有偷溜。問題確定不是出在儀器上頭﹐我回頭再看看女孩們。只聽見其中一個怯聲低問﹐“你們究竟在看什麼呢﹖”忽地一陣海風吹走了疑雲﹐原來她們不是為了日蝕﹐特地來到這裡。她們只是不知情地路過﹐看見人群聚集﹐臨場引發的一時好奇。

    我一手套個小圈圈﹐代表月亮。另一手圍個大圈圈﹐權充太陽。在鏡頭前交叉比劃﹐稍微解說日蝕的成因﹐請她們再仔細看看。女孩們看過望遠鏡以後﹐臉上都露出恍然大悟的喜悅。太陽一時的黯然﹐不曾浪費﹐換來我一瞬間小小的得意。女孩們很有禮貌地跟我道別﹐高高興興地離去。

    幾步之外﹐其中一位轉過身﹐揮揮手﹐大聲地跟我說﹐“謝謝你讓我們看你的望遠鏡﹗”突如其來的這句話﹐嚇了我一大跳。當時很想追過去﹐跟她們說清楚﹐望遠鏡不是我的。

    猶豫片刻﹐想想幹嘛在小事上如此較真。大家都是陌生的過路人﹐正經八百的澄清﹐似乎有點小題大作﹐說不定還真有些掃興。既然是她們人生第一次的日蝕體驗﹐還是盡可能保留愉快完美的回憶。再說﹐這場誤會並沒有造成任何人實質的損失。

    短暫的日月合璧﹐好像情侶匆匆一吻之後﹐便分道揚鑣。太陽開始逐漸復原﹐離落日還有半個多小時。我們決定沿海岸﹐繼續北行﹐想找個景色好的沙灘。斜陽下﹐沙灘外﹐一塊巨石被海水侵蝕出一道拱門。海水隨著浪潮﹐在門裡門外進進出出﹐忙個不停﹐好像自家的客廳。

    月亮和太陽﹐是一對歡喜冤家﹐玩不完的迷藏遊戲。雖是分久合短﹐但日後還有再重逢的機會﹐畢竟仍有一絲情份。海水與石塊﹐像日夜相處的夫妻﹐時時刻刻地啃心蠶蝕﹐緩緩進行凌遲的分手﹐最終歸究情緣了斷。

    想想﹐人的一時失意﹐不過心靈上的駁蝕﹐還有復原的機會。然而﹐人的年漸衰老﹐如同肉體上的歲蝕﹐一去再也不回頭。

    在沙灘逗留時﹐海上突然起霧﹐茫茫水氣如海嘯般撲向陸地。眼看美景在眼前消逝﹐我們心頭一沉﹐匆匆上路﹐揀高處爬。說來好笑﹐別人躲海嘯﹐為了救命。我們逃霧氣﹐想要救景。明知徒勞﹐還是奮力。

    爬高的半路上﹐猛一回頭﹐遠處灰朦朦的濃雲密霧﹐有樣學樣﹐正吞食夕陽。我們只在它沒頂的上方看到一片慘叫的霞光。

    看著看著﹐突然想起唐宋古人﹐那層厚重的茫霧好像是千年沉澱的妒怨。也想起祖師奶奶﹐那片彩霞妨如陽光在臨終前揮出美麗蒼涼的手勢。

    (相片一會兒另寄)

    ReplyDelete
  88. 謝謝光年兄分享這太陽與月亮的世紀婚禮,照片收到了...我想想怎麼把圖文放在一起,再貼上來...

    您上文提到美西的曰蝕是五月二十曰,所以您是520那天拍的?不是521?

    ReplyDelete
  89. 是的﹐日蝕的相片是加州五月二十日星期天照的。

    當台北五月二十一日清晨的日環蝕已經結束的時候﹐加州二十日傍晚的日蝕還沒開始呢﹗兩地時差十六個小時﹐夏天因北美採日光節約制﹐兩地時差變成十五小時。

    ReplyDelete
  90. 嗯,本來在發文前想要確定一下日期,想說可以下個精準一點兒的標題,沒等到答案,就乾脆下個”浪漫”一點兒的標題...^^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