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漿情事
附超級月亮


00

朋友來信說,因為喝到一瓶好喝的牛奶而一整天心情很好,信末云:『為了一件不足為道的小事高興一天,可能離幸福真的很近吧!』

於是想起,前兩天與淑瓊姐聊起豆漿的滋味。

01

兒時住在台北廈門街,街上有家豆漿店,清晨,人聲嘈雜而震盪。我總在排隊等待的時候,靜靜站在油鍋前,看著一條一條被拉扯得忽長忽短的白麵,被放進油鍋,幾個翻轉後,漸漸變成金黃的油炸檜。又或者站在烤爐前,看著幾隻刺著「反共抗俄」、「殺朱拔毛」青色字樣的手臂,拿著鐵叉自烤爐裡,將烤得酥黃的燒餅,一一運送進放著棉布的箱盒。拿起燒餅,快快剪一刀,塞進折疊適度的油條,一套套燒餅油條及那濃熱的油味與香味,便送進了家家戶戶。

那時的豆漿,濃得上頭總凝出一層豆皮。我喜歡鹹豆漿,喜歡看豆漿在醋裡,開出一朵一朵的花。那空氣中,充滿人性與生動。淡淡的慾望騰起輕輕的煙。

02

大三暑假,與淡江一群教會中人住在青田街受訓,忘了什麼原因,有一天晚上,有位學長留在我們女生住的地方,跟我們聊到天亮。還記得他聊了他在香港的一段青春戀情,好友的女友送他一面鏡子,上面寫著:『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他為此苦惱,在海邊以鞋為枕,思想了一夜,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告訴我們這故事時,他的語氣仍有不捨與遺憾(他原也是喜歡她的),當時我很感動,曾跟他說:『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你的故事寫出來...』...

那一晚,一眼含淚,一眼帶笑,一夜無眠。天亮時,一行五人,一臉作夢又憔悴地相偕,走過中正橋,到永和喝豆漿。那天的情景,如記憶中的石版畫,收藏在我竊愛的小角落裡。

03

婚後住在瑞安街,街口有家「永和豆漿」。
懷兒子時孕吐得很厲害,什麼都吃不下,但每晚就想喝豆漿。有趣的是,每天走到豆漿店門口,聞到店裡傳出來的味道,便忍不住吐。在門口吐完了,還是走進去喝豆漿。

生兒子當天早晨,羊水先破,我知接下來會有很長時間不能再喝冰冷的東西,於是不疾不徐地,在早晨六點左右,走進豆漿店,喝了一大杯冰豆漿...

04

離開台灣後,我便不再喝豆漿了。至少不在店裡喝。這是一種情結,一種與往日情懷難分難捨的情結。我不要那個充滿人性趣味,寫著各種生活面貌線索的畫面,被任何新畫面取代。

所謂原汁原味,當它不能物化時,那就是一股只能寫在日記或信件裡的味道...無可取代... 我願意為此抱著些許遺憾,些許破碎....我確信某些驚落只發生在歲月的眼神裡,感情或有輕重,但確信有人能解讀...

image from http://www.taipei.gov.tw/ct.asp?xItem=47803&CtNode=5283&mp=100021



Comments

  1. 「在門口吐完了,還是走進去喝豆漿。」
    「於是不疾不徐地,在早晨六點左右,走進豆漿店,喝了一大杯冰豆漿...」

    嗜豆漿到這種地步,還真少見,應頒個「最佳豆漿迷」獎。

    ReplyDelete
  2. 無言兄,我自己並不覺得特別喜歡喝豆漿,但回頭想想這些很細微的生活,發現豆漿最具平凡生活的況味,而且屬於幸福的那一味...^^

    ReplyDelete
  3. 南投還有這景象~ 我前陣子還有去吃過~
    台北已經沒這景象了!!

    ReplyDelete
  4. 家附近還有..2家呢...不過陸先少吃了...大油鍋裡炸出來的..已經被養生的理由淘汰..現在的早餐..多以桂格大燕麥取代

    ReplyDelete
  5. 以前在民生社區0東站牌旁有這樣的豆漿店,好懷念。

    ReplyDelete
  6. MargaretMay 03, 2012

    花, 豆漿店中最難忘的是燒餅夾油條, 第一名產品, 再來是飯糰

    豆漿...聞味而逃, 只愛喝米漿

    從前的豆漿店, 在攤子上會有一個小小的玻璃檈, 裏面放著"碰餅", 可以加在豆漿裏吃, 那一大鍋豆漿是不加糖的, 要吃甜的, 老闆就加糖, 豪華一點還可以加碰餅, 要吃鹹的, 灑上鹽, 加上油條, 葱花, 也有人打個蛋加進去, 太久沒進豆漿店, 不知這些吃法式微沒有?

    之前住新店時, 在住家附近有一家豆漿店, 有現做的燒餅, 用那種圓桶的大櫨, 一個個放進去爐壁上烤著, 老闆很是仔細, 講究火候, 那燒餅算是在我成年後吃到最好吃的燒餅, 景美這一帶的豆漿店還沒去買過燒餅, 因為都在家製作早餐, 沒機會去豆漿店

    前年在朋友家喝了九陽豆漿機的豆漿, 我才敢喝豆漿, 也去特力屋買了一台回家自製豆漿...

    ReplyDelete
  7. 我家這邊的鹹豆漿..還加蘿蔔乾和小魚乾

    ReplyDelete
  8. 我從小住永和, 永和豆漿/燒餅油條/飯糰都是小時候常常吃的東西, 我還記得有次奶奶來家裡住, 早上我走路到市場幫每個人買飯糰...
    有人不要油條, 有人不要榨菜, 有人不要肉鬆...@@

    ReplyDelete
  9. 我超喜歡飯糰...而且很固執要包起來橢圓的那種...不可以只是捲起來..頭尾開開看到內餡的..不及格!!

    ReplyDelete
  10. 天秤形容的景色真的是屬於家家戶戶,總要記牢誰要什麼不要什麼。這些就是生活的原味呀。

    我的豆漿店回憶是在士林,有兩家,士林捷運站公車站牌右手邊中正路上,以及新光醫院那頭文昌路和中正路轉角也有一家,小時候要等半個小時一班(而且常常遲到)的 255 公車,不是去唱片店,就是去豆漿店,下午五、六時,很空很靜,因此對豆漿店有別於清早熱鬧鼎沸的印象,有電風扇、電視和風的聲音。不知道那兩家還在不在。行車從重陽橋經過中正路到故宮的這段,今年回台剛好有經過,莫名感觸很深,因為商店景物的改變,難免有「這是我童年的全部啊」的氣憤不捨,路與路燈與路樹,無一留下昔日的影子。
    就怕味道變了。

    ReplyDelete
  11. 「思想了一夜,最後還是決定放棄」

    我有個朋友也是如此。他也喜歡上好友的女友,默默地為她寫了一整本的日記,當年好友及其女友皆不知這回事……

    ReplyDelete
  12. 哦...無言兄的友人算是暗戀?

    我這朋友的故事,是他們三人一直都是三人行,也不知為何他與女孩就有了感情,但彼此都沒說破。後來他要到台灣讀書,女孩送了她那面鏡子。他把那面鏡子放在大樓的樓梯口,心想,如果一整夜都沒被人碰破,他就接受這份感情。第二天一早,他急忙忙去看....果然沒破...但他最終還是放棄了。那女孩後來也與男友分手,等了他兩年...

    男生好像比較容易喜歡上好友的女友?

    ReplyDelete
  13. Winderster, 所以,關於童年的記憶區,我的載具裡,大多承載的是氣味...景色很難依舊啊!變遷那麼快速的世界!

    ReplyDelete
  14. 咦,無言兄,我發現您的國旗換了耶!...^^

    ReplyDelete
  15. 對哦,Vera, 我忘了寫飯糰!呵呵,有空再來補一段!...^^

    ReplyDelete
  16. 晴媽,我喝的鹹豆漿有加醋,榨菜和蝦皮!

    ReplyDelete
  17. MargaretMay 03, 2012

    這二周早餐做過二回飯糰

    去雜糧店買糯米時, 老闆說可以將長糯米和圓糯米各半混合, 這樣口感不會太軟也不會太硬

    一杯糯米, 內鍋一杯水, 外鍋四分之一杯水, 晚上洗好米, 放進電子鍋, 用預約定時

    早上再加入菜脯, 肉鬆, 老油條, 小孩說很好吃( 其實我很杙加入小黃瓜, 但小孩說不要, 不然口感一定更好), 很多年前早餐開始茹素, 所以現在只能眼巴巴看著小孩吃飯糰

    ReplyDelete
  18. 不加肉鬆..或是放素肉鬆..應該可以吧...不然很辛酸耶

    ReplyDelete
  19. 阿客提瑪May 03, 2012

    豆漿還是很常出現的食物啊! 說出現有點怪...應該說還是常跑豆漿店喝豆漿配燒餅啊...

    有一陣子愛喝豆漿還喝到體檢出紅字-- 尿酸過高...^^
    後來就收殮些了!

    ReplyDelete
  20. MargaretMay 03, 2012

    給樓上的花朋友-Vera, 早上不能吃飯糰, 還有別的選擇

    素肉鬆不太敢買, 因為不知道那家產品有口碑, 怕買到有問題的產品, 我們家的肉鬆是在萬華直興市場五十年老店買的, 個人口感覺得和位於長沙街昆明街上的名店唯豐肉鬆不相上下

    ReplyDelete
  21. ‎Margaret,碰餅我倒不記得,也不知長什麼樣子,妳是說,它是加在甜豆漿裡的?

    鹹豆漿除了醬油,塩外,還有醋,這樣才會有一朵一朵的豆花。

    ReplyDelete
  22. 「是他們三人一直都是三人行」

    連這都有些類似。

    ReplyDelete
  23. 沒換呀!我見的仍是類似青天白日滿地紅的那面。妳見到的是什麼樣呢?

    ReplyDelete
  24. 我看到的是黃綠紅三條橫條,中間有顆白星星的...

    ReplyDelete
  25. 我也不明白,有些戀人作啥沒事拉個"好朋友"進來作燈炮?這不是讓人難受嗎?...^^

    ReplyDelete
  26. 想起來在上海時,看到他們在賣"豆花",只看到豆花上頭加了榨菜,蒽花,海苔,心想:"他們的豆花居然是鹹的... ",一旁觀望許久,實在忍不住就買了一碗來吃...原來,就是我們的鹹豆漿。他們直稱"豆花"

    ReplyDelete
  27. 何昌, 民生東路0東站牌,是Jonah 他家附近嗎?

    ReplyDelete
  28. 當時的總站,就是現在的撫遠街與民權東路交叉路口旁,以前的0東在這裡算起站。Jonah家在撫遠街的另一頭。

    ReplyDelete
  29. 那在我的國中附近. 我家附近市面厝現在還有這樣一家豆漿店. 我呢,在西雅圖買了一台豆漿機解饞.

    ReplyDelete
  30. 你不是離鼎泰豐很近?鼎泰豐有沒有賣豆漿?

    ReplyDelete
  31. 鼎泰豐浚有豆漿. 本來這附近有一家上海小吃有豆漿燒燬油條, 可惜闢店了. The Soy Milk they sell here in the super market are "flavored" with vanilla, and shit. Those not flavored don't taste like 豆漿. 我這兒有一家DimSum, 星期天有正統的豆花. 可惜週日都客滿.

    ReplyDelete
  32. 我們這裡上海餐館都有豆漿,但都不像我們在台灣喝的那樣,我想是因為沒有家鄉味!

    老外的Soy Milk就甭提了!...^^

    ReplyDelete
  33. MargaretMay 04, 2012

    吐了再喝, 陪人傷心後還是去喝永和豆漿, 看來豆漿是"療癒系"的食品!

    ReplyDelete
  34. 後來回想起來,豆漿居然是記憶裡很重要的氣味。

    ReplyDelete
  35. MargaretMay 04, 2012

    我超怕豆漿店的豆漿味道, 有一股青青的豆味

    ReplyDelete
  36. 現在我就不知了,我文裡寫的那種傳統豆漿店,炸油條的味道,大概把什麼味道都壓過去了。

    ReplyDelete
  37. 真不敢相信有這麼巧的事。早上才談豆漿,傍晚就在仰光喝到豆漿,還是冰的。

    下午去買貨,店門口有一攤,賣豆花。我要了一碗,先嚐一口,好吃!這是真的豆花,不是果凍做的那種。居然加的還不是糖水,而是如台灣的薑糖水。我並不喜歡薑糖水,較喜歡純糖水。不過,能在此地吃到豆花就不錯了,那還能挑三揀四?吃畢,回店裡找老闆娘幫我翻譯,問小販有無豆漿,居然真有。豆漿裝於袋中,浸泡於一旁的冰水裡。我急忙點了一杯,先不喝,湊到鼻下深吸一口氣,豆奶香撲鼻;喝一口,味道醇正夠濃,水沒多加。接下來就是牛飲,一飲而盡。冰冷的豆漿入腹,真是沁人心脾的清涼。

    ReplyDelete
  38. 哈哈哈!無言兄肯定是因為談到豆漿,才覺今天喝到的豆漿特別醇濃!

    我記得熱豆花才加薑糖水,冰豆花也只是加糖水,當然也還可以加一些紅豆,綠豆,花生等等...

    生兒子當天,也是喝了一大杯冰豆漿,正暑,沁透心脾!

    ReplyDelete
  39. 「生兒子當天,也是喝了一大杯冰豆漿,正暑,沁透心脾!」

    妳一喝再喝,卻聲稱不特別愛喝豆漿。看來,若愛喝的話,得開豆漿店了。

    ReplyDelete
  40. 比較喜歡鹹豆漿啦!生兒子當天,是圖它是冰的,懷胎十月不敢喝冰的東西,生完要坐月子,也不能喝,所以知道快生了,當天就任性地喝了一大杯。

    仰光人也喝豆漿,吃豆花,是受華人影響嗎?

    對了,您說豆漿放在袋子裡,以現在的說法,就是會有塑化劑哦!

    ReplyDelete
  41. 我們家從前五代同堂,有曾經是大清國人變日本人再變中國人、也有由日本人變中華民國人、當然還有生出來就是Taiwan,ROC人。可是當家的都是中間那個族群,所以我從小早餐就都吃飯還一定要喝味噌湯,早上五點整我的任務就是在自家路口攔截豆腐伯,在他送貨前先買我家要吃的豆腐。現做的豆腐好好吃啊。

    長大離家才喝豆漿。恕我不敬,我真的覺得鹹豆漿是怪東西,完全沒有嚐試的意願,加糖的豆漿沒那麼怪但也是怪,只喝不加糖的,就當它是液態豆腐了。

    ReplyDelete
  42. 緬甸很奇怪。我買化學藥品,是有機液體,店家也是裝在塑膠袋裡。我心想:塑化劑不是會溶在有機溶劑裡嗎?

    豆漿是水性,塑化劑較不溶,應該好一點。

    ReplyDelete
  43. 五代同堂啊?真了不起!這好像是我聽過最"龐大"的家族了!...^^

    Kate一說,我也想起來,很小的時候去市場買剛到的豆腐,還熱著,在一塊塊木板上的那種...
    好像就是倒點兒醬油吃?

    我小時候看鹹豆漿也蠻噁心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所以完全可以體會妳說的"怪東西"!

    我有朋友到現在家裡的早餐都堅持吃飯,曾經請我們去她家吃早餐,很豐盛,五菜配飯!她說早上沒吃到白飯,一整天不對勁!...^^

    ReplyDelete
  44. 無言兄,就怕豆漿是熱的狀態被放進袋子裡的,那就有可能溶解出塑化劑!

    哎呀!您難得喝一口透心涼的豆漿,就別提塑化劑了!要我,大概明知會有,也還是會喝的!...^^

    ReplyDelete
  45. MargaretMay 04, 2012

    >>炸油條的味道,大概把什麼味道都壓過去了。

    呵呵, 炸油條的味道很香, 不過怕豆漿的我一定先聞到豆漿味...你這一提, 我倒想起來, 南海路靠近羅斯羅福路那兒, 有一家豆漿店, 有時如果要去植物園, 從中正紀念堂出站走過去, 就會去那家店買燒餅油條, 燒餅普普, 但那個食物實在是"記憶中的心頭好", 所以就覺美味好吃極了

    ReplyDelete
  46. 是啊,都是因為記憶裡的美好,有些味道就變得無可取代。

    ReplyDelete
  47. MargaretMay 04, 2012

    豆漿店是台北的一個食物地標, 中南部不知有沒有??

    你問的碰餅, 是圓型的, 米白色, 可以單吃, 一層層的酥皮, 也可以泡在甜豆漿裏, 碰餅在很多老式糕餅店都還有賣

    ReplyDelete
  48. 唉呀,我好幼齒,都沒有豆漿回憶,只有阿婆的鹹豆漿

    成大旁勝利路有家「勝利早餐豆漿店」,約晚上十一二點開到隔天中午,生意非常好。蔥餅最熱門,濃郁的豆漿次之。

    因為生意太好,店員都忙著做食物,不招呼客人。蔥餅、油條、燒餅、蛋餅... 做好就丟桌上,自己拿;豆漿自己裝;吃完付錢自己算好丟桌上,店員沒時間算錢。

    蔥餅太熱門,識門道者有備而來,站在烤箱前等出爐時便戴上棉布手套。出爐後店員把裝滿蔥餅的火燙大鐵盤往桌上一丟,戴手套者大棘棘狂掃,沒戴手套者因蔥餅太燙欲取還羞,搶不到幾個。

    唯一不能自己拿的是鹹豆漿,有位老阿公負責。後來覺得看看也會了,就是把架上擺的瓶瓶罐罐各抓一小把丟進碗裡嘛,於是趁老阿公不注意就自己來,沒想到老阿公回來看到大聲罵人。

    以上是1990年前後的事,據說豆漿店現在還在,老阿公可能不在了。

    ReplyDelete
  49. 你小時候就已經在吃美而美了嗎?...^^

    阿婆的鹹豆漿,廣告,把我笑壞了!...連帶後面的減肥刀,好久好久沒聽到這種工商廣告了!

    只要是開在大學旁邊的豆漿店,大概生意都很好!我讀書時,山上唯一一家豆漿店生意也好到差不多這種程度,只是發展的情況不太一樣--我們幾個私下跟老闆娘熟,所以就幫忙跑堂,老闆娘坐在那兒收錢...^^

    ReplyDelete
  50. 晴媽說的碰餅,我查了一下,碰餅是台南點心,好意外,會放在豆漿裡...意外的原因是,我以為豆漿和燒餅油條是很"外省"的東西,居然會和府城的點心搭配在一起。

    ReplyDelete
  51. Ally在成大的這家「勝利早餐豆漿店」,是不是也是「外省人」開的?

    ReplyDelete
  52. MargaretMay 05, 2012

    我也有去查, 台南的硑餅裏面還有包黑糖, 但我記得小時候的碰餅沒有包東西, 就是一層層的酥皮

    我也覺得豆漿饅頭燒餅都是外省掛的,

    台式的是清粥小菜, 還有婆家那裏很流行的豆菜麵, 或是鱔魚麵( 這二種我都不愛就是了)

    民國六十幾年時, 清晨時會有人推著一台車子, 裏面有各式可搭配清粥的小菜, 紅紅的豆絲, 麵筋, 醃蘿蔔乾等的那種小醬菜車, 邊推邊敲鐘吸引客人, 這個東西花有看過嗎??

    ReplyDelete
  53. MargaretMay 05, 2012

    醬菜車的長相( 竟然真的有人拍到照片, 實在是太高興了)
    醬菜車

    ReplyDelete
  54. 有有有,我有看過,但沒吃過!

    ReplyDelete
  55. MargaretMay 05, 2012

    我記得是要自己帶盤子去買醬菜, 印象中我有去買過一或二次

    ReplyDelete
  56. 上面那張照片是在台灣故事館拍的,好像我也有拍過...^^

    ReplyDelete
  57. MargaretMay 05, 2012

    是哦, 因為沒去過, 所以不知道, 這種東西應該列為文物, 因為有那個年代的生活樣貌.

    ReplyDelete
  58. 咦?晴媽,妳看到的醬菜車是像照片中那種手推的嗎?我看到的用騎的車,我忘了是腳踏車或犘托車或小貨車,但不是手推的...

    ReplyDelete
  59. MargaretMay 05, 2012

    有手推的, 也有用騎的, 就是類似三輪車那種款式, 偶真是古人啊, 竟然兩種類型都看過>"<

    ReplyDelete
  60. 不太可能妳有看過我沒看過,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妳記得,我沒記得...^^

    ReplyDelete
  61. 「我以為豆漿和燒餅油條是很"外省"的東西」
    「我也覺得豆漿饅頭燒餅都是外省掛的」

    油條光復前就有了。忘了在那本書裡讀到的,作者唸小學時,頗羨慕有油條可吃的同學。有次阿公給了幾毛錢,他立即飛奔去買油條。算來是光復前數年之事。

    ReplyDelete
  62. 無言兄一提,我細想一下,說不定油條還是很「本省」的食物呢!閩南人原本就是宋朝南遷的士大夫,所以閩南人才喊油條為「油炸檜」!

    因為小時候的豆漿店都是榮民伯伯開的,所以整個印象都是很"外省"的!誤導!誤導!...^^

    ReplyDelete
  63. 五月五日,農曆四月十五,立夏。
    超級月亮

    ReplyDelete
  64. 小時候好像都在家吃早餐,若吃燒餅油條可能也是媽媽去買的,我沒有特地去哪家豆漿店的回憶。

    我唸民權國小,離0東總站兩三百公尺之遙,但因為家住相反方向,沒去過那家豆漿店。

    ReplyDelete
  65. MargaretMay 06, 2012

    呵, 今天才看到新聞, 今晚也有超級月亮, 比平常大上14%

    ReplyDelete
  66. 今月曾經照古人。
    我們要感謝月亮,因為有她,生出無數不朽篇章。

    ReplyDelete
  67. 昨晚拍的月亮:
    五月五日,立夏,晚上九點四十分左右:溫哥華的月亮

    用手機在車上拍的,將就一下...^^

    ReplyDelete
  68. 月稱超級,豈能無感

    今宵超級月,浩浩出東坡。
    四野吳牛喘,朝廷怪事多。

    ReplyDelete
  69. 「但因為我們人被困在地球上遠望﹐遠近若不同﹐山就有高低﹐月也就有大小。」

    一直沒搞懂何以行星衛星的運行軌道不是圓形,而是橢圓形。圓形的話,就沒有什麼遠近之分,多簡易明暸。世事真是紛雜。

    ReplyDelete
  70. 在雅虎見到的像片。月亮大到發假,覺得好像是合成照,不然就是在別的星球拍的,再不然就是從科幻片裡找出來的劇照。月亮不可能那麼大吧?好像快要撞到地球了。

    假月亮?合成照?

    ReplyDelete
  71. Ally大概每天都睡到快遲到,才有現成早餐可吃。不像我,早起的鳥兒,每天五點半起床,小學二年級起就負責全家早餐,一直到出外讀書才停止。五點半起床則一直維持到婚前...^^

    ReplyDelete
  72. 輕五,反過來說也可,因為有詩人,有文人,有不朽的篇章,才使月亮更清亮!...^^

    ReplyDelete
  73. 二難兄的四野吳牛喘,真謂神筆 ...^^

    ReplyDelete
  74. 無言兄,就因橢圓軌道,才讓月亮可以像女人的心情,初一十五不一樣,沒情沒緒的女人或沒有圓缺的月亮,多無趣?...^^

    那張可能是假月亮的照片,有可能是實景哦!昨兒個傍晚,我這兒的七點多,就看到偌大偌大的月亮,若角度找得巧,有可能能拍到您連結的那張照片的構圖。我拍的那張是拍好玩的,看不出比例。...^^

    ReplyDelete
  75. 文字迷May 06, 2012

    光年一出現就是重頭戲,上次是茨威格,這次是張愛玲,都是花花的菜,逗得花心大悅!

    ReplyDelete
  76. 沒關係,自動校對機制一直啟動著...^^

    ReplyDelete
  77. 曬一下幸福好了!

    剛去接兒子的路上,仍然看到那偌大的超級月亮,鵝黃而溫潤。兒子上車後,送了今年的母親節禮物,一本YSL的筆記本,黑皮鑲紅邊...回程中,只覺那圓月,亦是笑意盈盈!...^^

    ReplyDelete
  78. 要貼月亮的歌是吧... 新加坡漂亮美眉有翻唱過 Moon River、月亮代表我的心、Fly Me To The Moon... 啊算了,不要在這邊展露豬哥本性。

    ReplyDelete
  79. 我明明有在 Blogger 擺一張蕭邦圖片,為什麼秀出來的是驚嘆號?真奇怪。

    ReplyDelete
  80. 「就因橢圓軌道,才讓月亮可以像女人的心情,初一十五不一樣」

    哈!哈!妙喻。

    「那張可能是假月亮的照片,有可能是實景哦!」

    本來已經肯定那是從科幻片裡摘來的劇照(頭頂著巨月跑步那張),經妳這麼一說,那就姑且相信是實景好了。月亮那麼大,眼看就要掉落地表,怎不教人憂心忡忡?

    ReplyDelete
  81. 無言兄,還真是「假作真時真亦假」,昨天在臉書看到有人拍月亮照片,拍得很棒,結果拍攝者自己說,那是合成的...^^

    所以那張有人在超級月亮下慢跑的照片,合成的嫌疑還是很大的!...^^

    幸好,超級月亮只帶來超級月色,沒有帶來什麼災難,人類有時還真是太杞人憂天了!

    ReplyDelete
  82. Ally有沒有整理出一系列月亮的歌?應該也很有"聽頭"...^^

    照片的事,我也不知,lili的也都是問號。跟你網站空間有關嗎?圖片外連設定不顯示?lili也是用wordpress.

    ReplyDelete
  83. windersterMay 07, 2012

    母親節不是現在要來的這個星期日嗎?

    ReplyDelete
  84. 照片?

    那我也要曬筆記本!可是是我自己花錢買的。
    阿里山 塔山工作坊 真皮筆記本

    ReplyDelete
  85. MargaretMay 07, 2012

    用月亮曬幸福, 哇, 真有創意的花花

    ReplyDelete
  86. 大家天天都快樂唷!

    ReplyDelete
  87. 文字迷May 07, 2012

    正想來搶#101,沒想到被光年搶先一步!

    ReplyDelete
  88. 哈哈哈,快被文字迷大哥笑翻了!還在101!

    ReplyDelete
  89. ‎56姐,孩子乖的話,真的天天母親節!...^^

    ReplyDelete
  90. winderster,因為他下週不在,所以提前送了!...^^

    ReplyDelete
  91. Ally, 你這筆記本也未免太高級,太有手感了!相較之下,兒子送​的那本"單薄"多了!...^^

    ReplyDelete
  92. Margaret, 是妳聯想力強,我還真沒"創意"呢!...^^

    ReplyDelete
  93. 還是把光年兄的金鎖記另起一題,不然跟豆漿混在一塊兒,真快混成一碗鹹豆漿了..^^
    超級月下看金鎖記/光年

    ReplyDelete
  94. 古人憂天,今人憂月。

    ReplyDelete
  95. 無言兄,前幾天才在臉書上看到蓓蓓說,現代人,既不管德先生,也不管賽先生,只關心錢先生...
    現代人,可能太多埋伏的憂杞,乾脆就及時行樂(所以縱慾?)

    ReplyDelete
  96. 為超級月再寫一首,疊前韻

    鳥並高低樹,人登遠近坡。
    不愁觀者眾,今夕月華多。

    ReplyDelete
  97. 好漂亮!在101拍的?

    ReplyDelete
  98. 由三重往台北車站方向拍的(正東) 左邊是101 右邊是車站對面的新光三越
    第二張 則是取景月亮與新光三越大樓尖端
    請笑納!

    ReplyDelete
  99. 謝謝!這下我們東西方的超級月亮都有了!耶!耶!...^^"

    ReplyDelete
  100. 我的新相機沒有長鏡頭,所以只有抬頭賞月而已^_^

    ReplyDelete
  101. 老義兄拍得月亮好有況味哦! ...^^
    漂亮! 漂亮!~

    ReplyDelete
  102. 阿客提瑪May 24, 2012

    >> 用月亮曬幸福, 哇, 真有創意的花花

    曬月亮?
    突然想到一件事兒,
    上圍棋課時 本來都帶黑色白色的磁鐵當棋子,
    有次就不小心混到一顆更大一些的 臨時起意! 擺上去, 果然有”笑果”! 很逗的!
    接著說:很多東西曬太陽會縮水! 可是這顆大棋子晒到月亮...
    大班以上小朋友就會說: 你騙人!
    中班的可能就會說: 真的嗎?

    ReplyDelete
  103. 怎麼從這小故事裡,還是看到客提兄的風趣兼調皮?逗小朋友似乎很在行啊!...^^

    ReplyDelete
  104. 在FB上和花聊到復與南路與瑞安街口, 去GOOGLE MAP 輸入了復興南路二段92號( 台北市消防隊), 花說離此不遠的永和豆漿大王, 就是她連生產都要去的豆漿店, 轉枱回到花想, 才發現這個話題從豆漿跳到月亮, 現在請大家再跳回地球的豆漿店...

    不過現在的消防隊是新蓋大樓, 民國八十幾年(82-84)時是舊大樓, 花那時應該還在台灣吧

    ReplyDelete
  105. 呵呵,我四處在找,想說妳跑那兒去了,原來跑回這兒了!...^^

    我是1995(84年)出來的,所以沒看過新的大樓。連那家豆漿店都是新建的大樓,我在時,它還只是在一家平房裡的小舖...

    ReplyDelete
  106. 想來想去放在這裏較妥當, 因為是後話了

    你上回提到要生產還去豆漿店時, 腦子裏真的很用力在想這一帶的街景(忘了可以用google map), 今早一找, 就看到這家豆漿店了...


    豆漿店原來是平房, 我沒印象, 因為那時外子的公司在瑞安街, 我是從消防隊這走過去, 所以記得消防隊的長相

    ReplyDelete
  107. 那咱們真是擦肩而過了...^^

    除了豆漿店,復興南路上還有清粥小菜也頗負盛名,當年都是我們家常走動的宵夜地區...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