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2

「寂寞喬治」之聯想

Image
00
(圖/法新社)
地球上僅存的平塔島亞種的加拉巴哥象龜「寂寞喬治」於6月24日離世,從此消逝的,不僅僅是一隻百歲龜瑞,而是一個物種,一個族類。「寂寞喬治」向這個星球作了永世的告別,自此而後,不復出現。生前寂寞,死後引發討論,而所有的討論也不過只是為了進入最後的沉默,這沉默最後也將演變成沉沉數載...千載...的渺然。

自家粽永飄香

Image
孩子小的時候,常在廚房裡轉來轉去,舉凡小時候吃過的,沒吃過看過的,沒看過想到的,全都搬進廚房一試身手。媽媽在溫哥華的時候,看我老在廚房忙來忙去,很是不忍,從小雖不是什麼千金大小姐,但媽媽也不太讓我們作家事的。

戲說關盼盼情事
附元稹《會真記》探索

Image
前言:

與光年兄於太陽與月亮的婚禮篇中閒聊時,由一句:「花花如花花不如」延展到白居易作詩逼死一代名妓關盼盼的話題,討論過程中,有意無意地,便將白居易與關盼盼送作堆了...^^

蘇東坡喜歡聊天/二難

Image
原來,東坡也會說鬼故事....


蘇東坡喜歡聊天

子瞻在黃州及嶺表,每旦起,不招客相與語,則必出而訪客,所與游者,亦不盡擇,各隨其人高下,談諧放蕩,不復為畛畦。有不能談者,則強之說鬼。或辭無有,則曰姑妄言之。

波斯菊

Image
一直以為喜歡花花草草是女人與生俱來的天性,後來才知,男人喜歡起花來,尤勝女人百倍不止。有聽過男人以自己妻妾去換一盆奇花的,沒聽過女人為了一株異草而典當丈夫吧?...

新的手機殼

Image
朋友開了一家美甲店,附設鑲嵌手機殼,開幕當天大家前去慶祝,不免要捧場一番。我沒有習慣在指甲上鑲鑽,鑲花或鑲金銀線,而滿室的手機殼不是太華麗,就是太可愛...太華麗的,沒有衣裳相襯,太可愛的,沒有青春氣習作陪,著實為難了一陣。

萬里共嬋娟-月蝕+金星凌日/光年

Image
光年兄起了個大早,拍下今天清晨北加州的月蝕景象。好美哦,想起鄭愁予的詩:『月下,一道鐵色的筋,使心灰的大地更懶了。』(by fl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