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2

三面亞當--佟振保

Image
在收集張愛玲遺稿的《沉香》裡,看到張愛玲為自己筆下人物所畫的插畫。在這些畫裡,彷彿看到張愛玲如何細細為這些人物佈署了他們的故事,並賦予讀者想像外的另一風情。

借著這些圖片,順道說說故事吧。先來說《紅玫瑰與白玫瑰》:

羅浮宮珍藏展/Margaret

Image
00

在記憶中有一個小小的角落, 那是小一或小二的遠足, 我們在郊外吃著野餐, 代課老師手上拿著一本希臘神話, 她念給我們聽, 故事內容好像是一個女人在好奇心驅使下點了燈火, 然後她發現她的愛人是一個神....年幼的我和同學聽得好入迷, 央求老師再講幾個故事, 老師就拿著書又念了二三個故事。

從對照記看張愛玲的三個男人

Image
人生也是這樣的吧,它有它的圖案,我們唯有臨摹。
------張愛玲

對照記是在 1994 出版的。記得在出版之前,皇冠就打足了廣告,這本相簿幾乎是在千呼萬喚之下姍姍出現。也許張愛玲有意為自己生命的本體留下一個愴然記號。在她過世之前(她於 1996 年逝世)沒有其它作品出現,於是這本相簿成了她今生最後的回顧。

從對照記看張愛玲的華麗人物

Image
許多人是時間越久,越被遺忘,張愛玲則是越來越被記得。 ...... 南方朔
要來寫張愛玲的人生,心中很是泫然。在她生前,她一直是一個謎,正因她是一個迷,有心人在她未過世時,便已開始搜集一些蛛絲馬跡。張愛玲自己,只在最後留給我們一本 《對照記》,把她一生中珍貴的照片,公諸於世。

從對照記看張愛玲的戀衣狂

Image
很多人都知道,張愛玲對衣飾的講究,在她的小說中,人物身上的穿著,向來一一描述。且都具有意象上的意義。

她過世後,在她住處的衣櫥裡,發現大量沒穿過的衣物,每一件的顏色和款式,都恍若曾經穿在她小說中的人物身上。

百合、藍莓與黃昏

Image
01

陽台上的百合趁我不注意時擅自開放得這般美麗...^^

這棵百合去年只有一枝,花開盡後便在寒冬中香消玉殞。我只把盆子擱置一旁,未予理會。不料今年春天,盆子冒出新葉,喜出望外,趕緊換盆施肥。入夏時結了十多個花苞,今天早晨開了一朵,而後便在眼前,一朵一朵陸續開放...午間,花的香氣,微微散放在空氣中,讓我忍不住坐在陽台上,好生與她對望了一下午...

切膚慾謀-The Skin I Live In

Image
00

抽空看了阿莫多瓦的The Skin I Live In(切膚慾謀),略感失望,但仍維持阿莫多瓦的慣常風格,親情,愛情,性,愛,死亡與性別,元素齊全,且詮釋俐落,節奏明快。

最是多情故人來

Image
大學時在教會中服事我們的一對老夫婦來探望我們,帶著教會的歷史及我們那燙了金的年歲的記憶到來。團聚的席上,老先生見著我的第一句話,便是:『妳記得XXX嗎?他現在在XX!』,一時不知如何回應,終究尚未老到足以對過去的一切微笑,惟有苦笑地求饒:『您就把那段記憶抹了去吧?』。

Blogger 留言數「突破」兩百篇

Image
我真的對疑難雜症特別有興趣,即使家裡正在大興土木,還要抽空照顧我的小菜圃,還是忍不住要研究一下這留言筆數被卡在兩百筆究竟是怎麼回事。

閒看花開/晴陽

Image
不戀塵世浮華,不寫紅塵紛擾,不嘆世道蒼涼,不惹情思哀怨。 閒看花開,靜待花落,冷暖自知,乾淨如始。(圖文皆轉載自網路)

小暑

Image
2012.7.7 夕陽
聽說這一天來到二十四節氣的小暑,難怪陽光灼人。溫哥華整個六月都在十來度的低溫中度過,難得的陽光,即便灼人亦令人興高采烈...

院子裡發生的事

Image
城裡人種菜是有笑話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