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面亞當--佟振保

在收集張愛玲遺稿的《沉香》裡,看到張愛玲為自己筆下人物所畫的插畫。在這些畫裡,彷彿看到張愛玲如何細細為這些人物佈署了他們的故事,並賦予讀者想像外的另一風情。

借著這些圖片,順道說說故事吧。先來說《紅玫瑰與白玫瑰》: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紅玫瑰與白玫瑰】因為上面這段文字而成為經典,男主角佟振保也因而成為張愛玲小說裡,與【傾城之戀】的范柳原,同為重量級的男性人物。

藉由張愛玲親筆所畫的人物裡,我們來看看佟振保這個男人如何在四種女性裡與『自我』、『本我』、『超我』的爭鬥與掙脫。

玫瑰
這位玫瑰小姐,是佟振保的初戀。所以往後振保便將他生命中的另兩位女人都比作玫瑰。

振保在第一次嫖妓後發現了『自我』,決心要為自己打造一個『對』的世界,在這世界裡作自己的主人。

所以這位『年輕的身子彷彿從衣服裡蹦了出來』、『誰都可以在她身上撈一把』的天真、瘋傻的玫瑰小姐,自然被佟振保遺棄在他『對』的世界之外。

在玫瑰身上,振保的『超我』戰勝了『自我』,他想到許多社會、家庭、禮教所不允許的東西,於是他把『身子蹦到他身上』的玫瑰,輕輕推了回去。

他把他的所愛--玫瑰和嬌蕊,留在他心裡神聖而感傷的一角,而自己則為要在社會立足奮鬥去了。

王嬌蕊


紅玫瑰王嬌蕊,是玫瑰的還魂。

年輕的玫瑰『身子彷彿從衣服裡蹦了出來』,成了已婚的嬌蕊時,那熱情便更飽滿,更恣意了:『一件紋布浴衣,不曾繫帶,鬆鬆合在身上,從那淡墨條子上可以約略猜出身體的輪廓,一條一條,一寸一寸都是活的。』

在振保的愛情世界裡,嬌蕊是真正走進他心裡的女人,所以才第一次見面,他便意識到嬌蕊的危險,卻又偷偷藏著她在浴室裡洗掉的頭髮,『看她的頭髮,到處都是--到處都是她,牽牽絆絆的。』

嬌蕊有著『嬰兒的頭腦與成熟婦人的美』,這對振保是極具誘惑性的。以致振保在內心幾番掙扎下,那個想要維持『對』的世界的意志,一時之間癱瘓了下來。

嬌蕊貼近了振保『自我』 的靈魂深處,於是振保的『超我』在『自我』面前丟盔卸甲,與嬌蕊實實在在愛了一回。

艾許夫人母女與振保、嬌蕊


嬌蕊與振保在街頭散步時,遇到艾許夫人母女。振保與艾許夫人彼此寒喧問候。

這一幕看似唐突,實則是振保棄嬌蕊而去的重大轉折點。

張愛玲在這裡,又輕輕地把遠在英國的玫瑰帶了回來--移植到家鄉來的玫瑰,失去光彩與豔麗,只剩下『假髮』、『假眼珠』--由艾許夫人隱喻著。

在艾許夫人(玫瑰)面前,振保那個『對』的理想小宇宙,又跑了出來。他向艾許夫人談到母親時『讚揚到咬牙切齒』,介紹弟妺時,也個個像個『金童玉女』。於是,振保那個社會期許下的『超我』又活躍了起來--『你母親有你真是值得驕傲的』。

另外在一旁一直冷眼旁觀的艾許小姐,代表了社會的眼光,也代表了振保對自己嚴厲冷峻的鞭策。

所以那一晚回去後,嬌蕊的身體,振保的眼淚,都成了『身外物』,振保的『自我』遇到『超我』,敗下陣來。他在心裡放棄了他與嬌蕊的愛情。

孟煙鸝

振保在母親的期待下,社會禮教的必然儀式裡,娶了煙鸝。

雖然振保熱愛天真熱情的女子,但他卻選了一位羞縮、傳統、溫順的女子為妻。

煙鸝是三位女性裡,最具悲劇性的。因為她從來沒有得到振保的愛。而這個角色,又籠統地為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作了現身說法。 『床前明月光』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 心口上的硃砂痣成了牆上的蚊子血;煙鸝就是這粒飯黏子,就是這抹蚊子血。

煙鸝是張愛玲為已婚女性塑造的一個向下形像:愛丈夫,不為別的,只因為『在許多人裡,指派了這個男人是她的。 』;丈夫就是她的『天』;即便丈夫在外面公然宿娼,她也只是裝聾作啞。

因為她也要活下去--『婚姻是長期的賣淫』(傾城之戀)--這是張愛玲將愛情自婚姻裡剝開來審視的結論--婚姻也只是一種交易。

煙鸝的繡花鞋

振保在發覺煙鸝與裁縫師有姦情後,他一手打造的『對』的世界,至此全然瓦解:母親因為與煙鸝不合,搬了出去,使得他原本孝順的名聲有了玷污;弟弟不務正業,振保替他還債、娶親、安家;妹妹有問題,一直沒嫁出去;現在--連他親自選定的女人都背叛他--他的世界,一下子全碎了。

振保背棄『自我』,而『超我』此時又無能為力,於是振保回到了最原初的『本我』--他公然嫖妓,不管愛情,不理社會期待,在『本我』的飢餓與被滿足間來回穿梭。

直到一天晚上,他對煙鸝發了一大頓脾氣後,夜裡醒來,看到躺在地板上一雙煙鸝的繡花鞋,『微帶八字式,一隻前些,一隻後些,像有個不敢現形的鬼怯怯向他走過來,央求著。』

有人說這雙鞋躺著的姿勢,正是卦象裡的『相思卦』,我不敢確定。但我隱隱約約感覺,這繡花鞋的溫曘恰恰對照了張愛玲在前面提到佟振保仍是單身時,心中的落寞:『風吹著的兩片落葉踏啦踏啦彷彿沒人穿的破鞋,自己走上一程子。』裡的那雙『破鞋』。

繡花鞋讓佟振保想起了:『這世界上有那麼許多人,可是他們不能陪著你回家。到了夜深人靜,還有無論何時,只要生死關頭,深的暗的所在,那時候你只能有一個真心愛的妻。』
『或者就是寂寞的。(破鞋)』

繡花鞋,真心愛的妻,喚起了振保沉睡的『超我』,『超我』趕走了自暴自棄的『本我』,安慰了受傷灰心的『 自我』,所以,『第二天起床,振保改過自新,又變了個好人。』



flower 2005.12.13

Comments

  1. 花, 張愛玲小說中我最不喜的男主角, 佟振保是第一名

    因為他不是三面亞當, 只是感情薄弱,又想擁有好名聲的爛人而已

    敢愛敢恨的嬌蕊, 在我看來, 她比佟振保那個豎子勇敢很多, 所以對她有一絲敬意

    ReplyDelete
  2. 呵呵,晴媽好激動!

    是啊,嬌蕊可愛,敢愛敢恨,願賭服輸。

    佟振保是張愛玲筆下少數以男性心理深入描寫的人物,我對他沒有喜惡,倒有幾分同情--一個連自己人生都作不了主的人,卻一心想為別人作主,在社會價值與自我肯定間掙扎搖晃...。很可憐的人。

    ReplyDelete
  3. 好像是睡覺起來, 每天都是好人一個....好人=良人?

    良人所以...今若此....不知道那個好人和這典故有沒關係.

    ReplyDelete
  4. 應該沒有關係吧?良人,古時候是指新郎吧?這男主角都當爸了...^^

    ReplyDelete
  5. 孟子原文您應該讀過...佟先生沒那麼不堪不用去討食, 不過外出混口飯大概是要的....
    齊人

    ReplyDelete
  6. 良人,也是指丈夫...但良人不一定是好人啊!...^^

    ReplyDelete
  7. 張為什麼用 ”好人”....

    我只知道任何男人都想當齊人.

    ReplyDelete
  8. 那是比較笨的男人吧?...^^
    沒聽人說過嗎?要想害一個人,就鼓動他去娶二奶!...^^

    哈哈,看王文洋就知了!...

    ReplyDelete
  9. 說實話,當初年紀小看傳奇,這故事最後 好人...那一句, 想到的就是...齊人有一妻一妾..

    王文洋算是故事裡比較好結局的. 至少現在的安妮是安靜的.

    ReplyDelete
  10. 安妮後來真的有跟他啊?我沒有追他們的新聞。之前不是還有一個出來鬧的?

    ReplyDelete
  11. 好的咧: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entertainment/20070521/3493680

    ReplyDelete
  12. 那時已經不興娶妾了啊!所以才有”離婚”這種動作。
    張愛玲說佟振保變成好人...是很諷刺的...因為佟振保的內心世界,一心要作一個”對”的人...狎妓放浪對他來說,就是個”壞掉的人”...所以後來變成”好人”...是指他又重整了自我的價值標準,重新出發當一個”對”的人!

    ReplyDelete
  13. 最好是....佟先生有沒變好人, 誰知道...那句是個OPEN ENDING 不是?

    ReplyDelete
  14. 是啊,我也覺是個open ending,好像故事還在進行,料不準啥時佟先生又變啥樣了。

    ReplyDelete
  15. 對...張用的是PUN....不全然是 right...也是COUPLED...
    這點文字遊戲, 張在行的很...好人..好...女.子也...也是一男一女....
    在對的世界點當主子...就是在配偶關係裡說了算...在上海, 男人什麼時候能說了算...阿災...
    反正咱不是說了算的主人...

    ReplyDelete
  16. >>在上海, 男人什麼時候能說了算
    只要你是大款,說什麼都算...^^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