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是一條河


《紅樓夢》真是一部迷人的作品,不但提供談不完的題材,也一直保留了讀者與作者之間的對話空間,讀者於個人的任何時空下進到大觀園,總能看見自己的反射或折射,或被同情理解,或被安慰原諒。

李碧華曾說『張愛玲是一口井,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盡情 來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古井無波,越淘越有。』,以此作比,那《紅樓夢》則是一條河了,一條從古時流到今時的河,在岸上能觀照自己,在河裡能被蕩滌。

但也因此太多人想在河裡淘金沙,以致喧騰塵囂,語不驚人死不休。紅學雖曾是一時顯學,然今時紅學卻流於考證上的穿鑿附會與個人成見的捕風捉影。看到擁薛派與擁林派「大打出手」,想到國中時同班同學為了二林(林青霞、林鳳嬌)爭得面紅耳赤,其情狀並無二致--還停留在幼稚的好人與壞人之分。

清代女子未嫁而亡是不能寫進族譜的,曹雪芹濃彩重墨地記錄大觀園眾女子,未嘗不是想為這些未嫁而亡的芳魂立下別傳。「大觀園」是曹雪芹為這一批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架構的一座伊甸園,暫且遠離社會背景,遠離禮教的規束,天真爛漫地揮霍他們的青春。只是宿命難違,這些人或精彩或卑微,都在自己的人生路上走得不得已。

鬧騰不休的紅學或紅外學,擁薛或擁林,誰又是誰的分身,賈寶玉後來究竟娶了誰....這些夾雜著個人生命經驗或成見或情緒的各種考證與偽命題,遮掩了《紅樓夢》本身的藝術價值,實是本末倒置,令人好生無奈與不耐!

圖:今日黃昏,家後面的河上景致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