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俗



聽得人說:描寫醜惡容易,描寫歡樂難,因為歡樂的樣貌太平凡,而醜,而惡,卻以各種料想不到的樣貌震撼人心。我則以為,最難是描寫平凡。我們的回憶中總是省略生活中最大量的事實(韓少功語),三飽一倒,每天都在重覆,但它不夠情理並茂,不夠光彩,稱不上文明的旋律。而米蘭昆德拉則放大這些不文明:馬桶升起如百合,癌細胞綻放如玫瑰,其著落處正是無著落...日復一日,馬桶存在,癌細胞潛伏,尋常生活中的形形色色,在媚俗或反對媢俗的交纏中表現出來....如臉書的Like 或不 Like。

學弟說,臉書上的幼稚文,Like 數如排山倒海,有深度的文,則寥寥可數;從來曲高和寡,好文,好音樂,只能碰撞知己與知音,無法求諸市井...俗不是壞事,有時勢之所需;媢不媢俗,看高度....有時「俗」會追隨你,有時你追隨「俗」。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