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縱歌聲穿山去


且縱歌聲穿山去,埋此心境青松底,常棲息。--鹿橋

前兩天與大學的學兄姐相聚,時隔二十年,恍如隔世。那曾經以最嘹亮的歌喉,唱著屬於我們自己的未央歌的吉光片羽,如印象派畫中的光點,自四面八方聚攏而來,凝聚成一幅動人的光景。

在故人面前,彷彿回到當年,自然用著大一、二新生才有的口吻,撒嬌丶撒潑,任性著,被哄著。

當年新生舞會跳開場的學長,而今已是穩重的微禿中年;緋聞不斷的學長,最後也安於平凡卻不平淡的家室。而學姐那獨自涉及的暗戀與情傷,無人撃打卻碎落如糠秕的清純之愛,也只在嘴角輕輕揚起的笑意裡,雲淡風輕。一齣齣的內心對手戲,曾經相互參與,所有的苦與樂,多年以後,仍然懂得。

席散,學長摟著我拍照:「妳依然聰穎亮麗!」;學姐送行,陪著在捷運上,坐過來又坐過去,十八相送。不得不告別時,學姐紅著眼眶緊緊抱我:「看到妳真好!」

任何景色、美食都慰藉不了離家二十年的我,惟有這些永遠無法取代或收買的昔日情誼,才讓我久久回不了神,低迴不已...

照片:姐姐一顆顆珠子為我串起的手鍊

2015.10.26 @Taipei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CCD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