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6

費穆《小城之春》

Image
以"後見之明"來看有「詩人導演」之稱的費穆早年所執導的《小城之春》,的確處處驚心。以非常通俗的三角習題反應對時代頽圮的感嘳,有著非常令人意外的巨大張力。

據說費穆當年交給《小城之春》的編劇只有一首杜甫的詩《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時值1948年,抗戰方歇,國共之戰又起,小老百姓的人生何去何從?

悲情城市--電影的抒情

Image
筆記:

電影作為一個媒介,透過影(觀看)音(聽聞)的傳遞,有其「再現」與「傳真」的功能,然侯孝賢卻在《悲情城市》中,以「聾啞」,暗示「觀看」和「聽聞」的感官均被政治化之下,看也看不清,聽也聽不明的控訴無門。

那些年...

Image
翻到十五年前的書信和日記,看到理智擱淺的時候,自己的扭曲、凹凸與皺褶;躊躇滿志,卻又意識到老之將至時,與時間賽跑的躁動與焦慮;在堪稱網路路痴的年代,求問無門,踽踽獨行;彷彿又回去與過去的自己展開一場對話,一個告白,並給予愛憐與安慰。

花凋

Image
今天聽到幾個高中女孩的對話:

大眼妹:我是我媽媽年輕時跟人亂搞生出來的。
胖妞:我外婆到現在還在亂搞啊,她同時有兩個超年輕的男朋友耶!
害羞女:我媽媽懷了外遇對象的孩子,最近去墮胎了。
長髮姐:我還在我家車子裡撿到用過的保險套呢!

45週年--怎堪聞問?

Image
朋友介紹的電影《45 years》,一對老夫老妻於籌辦四十五週年結婚紀念日的前一週,接獲一封來自瑞士的信,通知男主角尋獲五十年前墜落冰川的女友遺體,仍完好如初地冰封在冰崖中;通知單位希望男主角前往認領屍體。
一段維持了四十五年,水面無波的婚姻,這封通知信像酵母投入柔軟的麵團一樣,逐漸發酵、膨脹,以致不可收拾。

霧凇

Image
日子很尋常,總是因為節慶而被感其存在。微信有人傳來新年祝福,我沒細看,大意是祝賀來年遇著瑞雪--下鈔票雪,眼目所及,手腳所及,盡是金銀珠寶...從前的人說:「恭喜發財」,是因為「財」帶來基本民生的飽足,而現在的人,遠比飽足更飽足,居然還想望著下鈔票雪!真是懷壁無罪,匹夫其罪!人的慾望,何其無底!